《我不是潘金莲》四人谈

作者:胡克;游飞;赛人;陈世亚;田艳茹; 刊名:当代电影 上传者:李树春

【摘要】时间:2016年9月27日下午地点:中国电影资料馆会议室圆形画幅游飞(以下简称游):圆形画幅是《我不是潘金莲》这部影片特别明显的亮点,或者说是噱头和吸引眼球的形式创新。陈世亚(以下简称陈):导演冯小刚曾经接受过一次小范围的媒体专访,当时我作为《环球银幕》记者专门问了画幅的问题,他很详细地讲述了圆形画

全文阅读

时间:2016年9月27日下午地点:中国电影资料馆会议室 圆形画幅 游飞(以下简称游):圆形画幅是《我不是潘金莲》这部影片特别明显的亮点,或者说是噱头和吸引眼球的形式创新。 陈世亚(以下简称陈):导演冯小刚曾经接受过一次小范围的媒体专访,当时我作为《环球银幕》记者专门问了画幅的问题,他很详细地讲述了圆形画幅的由来。在决定拍《我不是潘金莲》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想形式的问题。在他看来,《秋菊打官司》或者《小武》的那种手持纪实摄影已经过时了。后来,和他合作过《老炮儿》的管虎导演向他推荐了方形画幅的《妈咪》。起初他觉得挺有意思,就很想试用方形画幅,但发现已经有很多影片——包括《聂隐娘》和《山河故人》——都用过这种画幅后,冯小刚又打算放弃方形画幅,但他依然觉得形式特别重要,所以,摄影师罗攀就不经意地问他:“难道我们要做成圆形的吗?”冯导觉得可以尝试,因为他是学绘画出身的,宋明时期的文人画也都是圆形的画幅。为此,他还特意给了罗攀100万元,用来拍摄一个十分钟的实验片。 赛人(以下简称赛):圆形和方形的转换以及其中的意义,不知道冯导有没有说过? 陈:没有。但他特地说明,圆形画幅的使用导致了影片很难在北方拍摄,因为北方的建筑和山水在圆形画幅里不好看,于是在南方选景时就定了影片中的几个地方。圆形画幅的运用导致影片的构图和色彩都做了相应的调整,偏灰一些的颜色在圆形画幅里会比较好看。但我看影片的时候,除了画面构图以及颜色比较和谐之外,没有太强烈的感觉。 游:圆形画幅这个视觉问题可以联系到听觉上的问题。冯小刚的作品历来都是京味儿北方话,也就是说,他的电影主要针对北方观众,冯氏喜剧在上海、江浙一带就不太灵光,到闽粤港澳就更难觅知音。作为一个大导演,冯小刚一直致力于争取全 国观众,也不乏做国际大导的野心,他的这次努力应该说一定程度上成功了。冯小刚是个聪明人,《我不是潘金莲》选用中国中部语言(主要是江西话和安徽话)应该是经过反复掂量的。冯小刚没有选择北方话,也没有选择南方话,而是选择中部语言,这就让我联想到一个传统——明朝科举考试分为南卷和北卷,因为南方人读书考试比北方人厉害很多,江南的状元占到七八成以上。但问题是安徽(朱洪武的码头)、江西、湖北、四川等省似乎又不南不北,朱元璋索性又增加了一个中卷考试。《我不是潘金莲》选择这三四种中部地区的语言的讲究之处在于,南方观众感到亲切舒服,北方观众也能听懂,不像类似外语的温州话、闽南话和粤语。 所以说,冯小刚在影片画幅、台词语言和拍摄地的选择上,都有着非常缜密的整体设想。导演决定用圆形画幅后就会觉得,圆形画幅不太适合传统的外景拍摄,这就连带场景和语言等方面都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有机体。这些都是他这次相当成功的地方。 赛:有人认为,在影厅中间看,电影是圆形画幅;在两边看的话,就会引发视觉上的不适。我们在看其他画幅电影时,位置的刺激没有那么大,但圆形画幅则不一样。如果要给看这部电影的观众提建议的话,那就是买票时买中间位置。看这部电影的时候,画幅会成为一个限制,观众在观影时会紧张。 陈:普通观众会觉得很奇怪,但画幅不应该成为他们观影的障碍。看影片时,我个人大概只用了五分钟就适应了圆形画幅,后来就慢慢忘记了画幅的问题。 游:我是和学生们一起观看的,我们的感受比较接近。一开始可能会很奇怪,但五分钟之后就适应了,基本不会产生大的影响,只有当画幅由圆变成方的时候才会感觉到变化。所以,我们也会从这部影片中引申出一个话题:画幅到底会对电影产生多大的影响? 胡克(以下简称胡):电影把长方画幅变成圆画幅是可以的。出于观赏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