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特《欧伯曼山谷》的音乐分析与演奏研究

作者:周蕾; 刊名:山东农业工程学院学报 上传者:张进

【摘要】《欧伯曼山谷》是李斯特的钢琴曲集《旅行岁月》第一集《瑞士游记》中的第六首作品。本文通过对整部作品的创作背景、曲式结构、演奏等方面的分析,研究该作品的音乐内涵,帮助演奏者加深对作品的理解,为演奏提供建议和提示。

全文阅读

1.《欧伯曼山谷》创作背景及动机钢琴套曲《旅行岁月》,是李斯特在欧洲各国游历时把所见到的大自然风景、历史以及作曲家的个人感受寄托在钢琴上加以音乐化的作品集。全套共有三集,从1835年开始创作,至1877年整体修订完成。在作品集的序文中,李斯特说:“最近,我走过许多新的国家、不同的地方,并拜访一些因历史与诗而圣化的场所。这些大自然的变化和景色,并不是只以空虚的印象在我眼前滑过,而是在我的心底唤醒深刻地感动。于是我就把一些自己强烈的感情和活生生的印象,试图通过音乐,把它再现出来”。《欧伯曼山谷》是第一集《瑞士游记》中的第六首作品,创作于1835-1836年间。然而这首乐曲并非描写瑞士的美丽风光,而是用音乐表达李斯特在读塞纳库尔创作的书信体作品《欧伯曼》后而引起的强烈情感体验。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天才的青年,因找不到人生的意义而苦恼万分。它记录了无神论兼禁欲主义者的作者20年代内心世界,曾与歌德的《维持》一起挑起19世纪前半叶欧洲的自杀风潮。谱前引用了该作品中的两段文字和拜伦的一段话,其中第一段文字(“我在盼望什么?我是什么?对自然期求什么?……”)和第二段文字(“我认为,我的存在会被无法克服的愿望耗尽,被虚构的世界诱惑而陶醉,被酒色的诱惑所击倒”)都表达了其男主人翁沮丧、疲惫、孤独和自我存在的质疑等情绪,这正是《欧伯曼山谷》创作的情感源泉。2.《欧伯曼山谷》的作品分析2.1曲式分析《欧伯曼山谷》是一个带有尾声的二部曲式。第一部分是一个并列三段式,具体为第一乐段1-8小节,第二乐段9-25小节,第三乐段26-33小节。第一乐段是全曲的第一主题,其后两个乐段都是基于第一主题的变形发展,主要调性为e小调。34-74小节为第一部分的整体反复。第二部分是一个边缘曲式,具体分为74-94小节,95-118小节,119-169小节,170-179小节,180-187小节,188-194小节,195-199小节共7个部分。200小节以后是尾声部分。其中74-94小节是全曲的第二主题,调性为C大调;119-169小节是第一主题的变形发展,调性为e小调;170小节至尾声部分都是第二主题的再现,调性为E大调。2.2音乐内容分析《欧伯曼山谷》的音乐内涵与塞纳库尔创作的书信体作品《欧伯曼》有着紧密的联系。作品始终围绕着两个音乐主题:第一个是青年自我质疑、厌世的主题(1-8小节),带有悲剧色彩;第二个是青年对人生美好的向往,心灵得到救赎的主题(74-94小节),带有光明温暖的色彩;这两个主题在作品中不断交替出现。全曲以左手沉重的、如同厌世步伐的下行旋律开始,描绘出一幅孤独忧郁的画面。青年人仿佛努力想冲破什么,却发现困难重重。于是他开始思索,我该怎么办呢?我该走向何方。音乐中细微的停顿似乎包含了其怀疑、痛苦与无奈的内心情感,与谱前的第一段文字(“我在盼望什么?我是什么?对自然期求什么?……”)所表达的欧伯曼对人生的自问自答,找不到人生意义而苦恼万分的情绪是相符的。这是全曲的第一个主题并贯穿始终。 全曲的第二主题(74小节)由e小调转为C大调,音响色彩由暗转明,右手的高音声部透亮、柔美的旋律使情感由沮丧转变为希望,仿佛唤起了人心中的光明、温暖和渴望。第二主题在持续了20个小节之后,再次回到第一主题(94小节)。与开头相比,在情绪上少了一些沮丧和沉重,增添了坚强和摆脱现状的决心。音乐表现形式由最初的在同一音区上的自述转变为高低两个音区的对话,仿佛是青年内心矛盾的争斗。随着音乐的发展越来越急促和激烈,似乎是青年开始了自我抗争。在暴风骤雨般的宣叙调(119小节)中,音乐表现形式为不协和震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