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中“圆”与“方”的多重解读

作者:季贞贞; 刊名:现代语文(学术综合版) 上传者:向廷生

【摘要】冯小刚的新作《我不是潘金莲》讲述了一个被丈夫污蔑为"潘金莲"的女人,在十多年的申诉中坚持不懈为自己讨公道的故事。该影片自公布预告起就以独特的圆形构图以及方圆构图之间的切换饱受热议。《我不是潘金莲》中的方圆构图可以从多个层面进行解读,在技术层面上产生了间离与陌生化效果,在寓意层面上体现了法理与人情的冲突,在美学层面上启示人们要坦诚相待与真诚交流。

全文阅读

冯小刚的新作《我不是潘金莲》于2016年9月8日在多封,而是不断地挑战自我,挑战观众常规的视觉习惯,这伦多电影节上映,该影片无论是在技术创新上,还是在题种敢于突破和实验本身就是一种勇气和底气,值得所有电材选择上都在电影创作方面迈出了一大步,受到了来自高影人学习。校圈、影评界、政法界等多个领域的热议。除了纯技术上的创新,更重要的是由于影片题材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改编自刘震云2012年的长篇敏感性,与方形画幅相比,圆形画幅使观众在一定程度上同名小说。该影片讲述了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李雪莲为了形成一种心理屏障,将故事与现实隔开,形成一种间离效生二胎经历了一场荒诞的离婚案,还莫名背上潘金莲的恶果。《我不是潘金莲》从宣传期开始,就引起了广泛的关名。为了证明自己是假离婚,更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潘金莲注。该影片围绕李雪莲上访这一件事,看起来是在说李雪而走上告状之路。从镇到县,由市到省,甚至误打误撞到莲,其实是在演一帮为了李雪莲忙得团团转的官员,从镇了首都,不但没能澄清事实,还把法院庭长、院长、县长到县,由市到省,最后到北京,牵涉法院庭长、院长、乃至市长一举拉下马,以致每年人代会期间,她所在的省县长、市长、省长等大大小小一系列官员,还牵扯到“首市县都要上演围追堵截的一幕,竟然持续了十年,直到前长”和“人代会”。影片虽充满喜剧色彩,但更可以看作夫秦玉河意外去世,上访才不得已结束。一部严肃的“官场现形记”。圆形画幅的使用将影片故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自公布预告起就以独特的圆事与现实生活隔离开,使观众在心理上产生一种看戏的感形构图以及方圆构图之间的顺时切换惊艳四方。“圆”与觉,从敏感题材间接表现的角度讲,圆形画幅运用得非常“方”不仅是先锋试验的尝试,也包含了层层深意。到位。一、技术层面:间离与陌生化效果另外,方圆画幅的变换,将观众置于“观察者”的位在技术层面上,电影《我不是潘金莲》采用了一种全置。换句话说,调用异于常规的圆、方形电影构图,不仅新的电影表现方式。冯小刚导演对影片画幅进行了创新性是为了给观众带来某种新的视觉体验,更重要的是将观众的突破,他打破常规的4:3全屏画幅,大胆采用罕见的圆始终置于电影之外,获得某种“陌生化”的艺术效果:一形(占整部影片的三分之二左右)、方形、宽银幕三种画方面,圆形构图给观众提供了一个“窥视”的通道,观众幅。这种技术层面的创新不只是商业的噱头,更是一种勇可以站在“看客”的观影位置上窥探李雪莲十余年上访之于突破自我的态度。将圆形画幅与横移镜头、卷轴镜头、路上遭遇的种种“荒诞不经”;另一方面,圆形构图又可跳轴镜头等非常规散点镜头相结合,再利用窓寒窣窣的雨以作为一面镜子,使处于故事之外的“看客们”在满足看声,二胡、古筝、笛、箫、琵琶、尺八、京鼓等民乐配器热闹的观看欲望的同时,又能从旁观者的角度对自身产生的适时参奏,共同营造渲染出一种中式古典画的诗意美一些思考和遐想。[2]感。[1]而且,冯小刚导演的电影观众群一般在北方,而该影二、寓意层面:法理与人情的冲突片李雪莲讲着一口江西婺源方言,给南方观众一种熟悉感《我不是潘金莲》中的“圆”与“方”除了在画幅、和亲切感,体现了冯小刚导演将电影推向整个中国甚至走构图等形式技术层面上产生间离和陌生化的效果之外,在向国际的决心。冯小刚导演早就功成名就,但他不固步自寓意层面上也有其真正的内涵。电影开篇便展现江南烟 雨、蓑衣、竹筏的圆形画面,这个画面包括李雪莲家乡的风景,也囊括了李雪莲上访事件的前因后果,同时限制了李雪莲突破“圆”的视角看清问题的本质。随着故事的发展,进京上访的李雪莲被容纳进了视野更加开阔的方形画面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