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新生社会支持与学校适应的关系研究

作者:包文婷 刊名:《卫生职业教育》 上传者:刘建军

【摘要】目的探讨大学新生社会支持与学校适应的关系。方法采用社会支持评定量表和中国大学生适应量表对湖南省某高校256名大学新生进行调查。结果男生在人际适应和自我适应方面的得分高于女生(P〈0.05或P〈0.01),城市学生在满意度方面的得分高于农村学生(P〈0.05),独生子女与非独生子女在社会支持、学校适应方面所有维度的得分比较,没有显著性差异(P〉0.05)。大学新生社会支持总分及各维度与学校适应总分及各维度均呈显著正相关(P〈0.01)。主观支持、支持利用度、客观支持可以显著地预测大学新生的学校适应水平,其中主观支持的预测力最强。结论大学新生社会支持水平高,学校适应水平高。

全文阅读

人的一生需要不断地适应自我和客观环境,一个人的成长历程就是不断地适应自我和客观环境的过程。个体在重要转折期的适应状况直接关系着其今后的人生发展。进入大学,是个体在青年期所面临的一次重要转折,个体经历与环境关系等多方面都会发生改变,个体对这一转折的适应,不仅对他们当前的学习和生活产生直接影响,而且对于其今后的人生发展也将产生深远影响。学校适应是指学生和学校环境、学校活动互动的状态,其不单指学生的学校表现,还应包括学生对学校的情感、态度及其参与学校活动的程度[1]。具体包括人际关系适应、学习适应、校园生活适应、择业适应、情绪适应、自我适应和满意度七个方面[2]。影响大学生学校适应的因素主要包括人格、应对方式、社会支持、应激事件等,在已有的文献研究中,社会支持被认为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影响因素[3-5]。本文将大学新生作为研究对象,以社会支持在学校适应中的作用为视角,探讨社会支持与学校适应的关系,为高校教育者更好地解决大学新生的学校适应问题提供依据。1对象与方法1.1研究对象采取整班抽样的方法,选取湖南省某高校10个班的大学新生作为研究对象,共发放问卷268份,经过筛选和统计整理,获得有效问卷256份,有效问卷回收率95.52%。其中男生62名,女生194名。1.2研究工具1.2.1社会支持评定量表[6]该量表由肖水源1986年编制,共10个项目,包括主观支持、客观支持和对社会支持的利用度3个维度。鉴于研究对象均为大学生,参考已有文献资料[5],本研究对测试项目进行了修改。本测试中量表的内部一致性系数和分半信度分别为0.716和0.734。1.2.2中国大学生适应量表[7]该量表由方晓义等2004年编制,共60个项目,包括人际关系适应、学习适应、校园生活适应、择业适应、情绪适应、自我适应和满意度7个维度。量表采用五点评分,从不同意到同意分别计为1~5分。反向计分题重新编码,得分越高,说明适应状况越好。鉴于已有研究表明大学新生的学校适应不包括择业维度[4,8-9],本研究只采用除择业维度外的其他6个维度共51个项目进行测试。本测试中量表的内部一致性系数和分半信度分别为0.927和0.909。1.3数据处理使用SPSS15.0进行统计分析。2结果2.1大学新生社会支持、学校适应的各维度得分比较(见表1)从表1可知,男生在人际适应和自我适应方面的得分高于女生(P<0.05或P<0.01),其他方面的得分比较,没有显著性差异(P>0.05)。城市学生在满意度方面的得分高于农村学生(P<0.05),其他方面的得分比较,没有显著性差异(P>0.05)。独生子女与非独生子女在社会支持、学校适应方面所有维度的得分比较,没有显著性差异(P>0.05)。2.2大学新生社会支持与学校适应的相关性(见表2)从表2可知,大学新生社会支持总分及各维度与学校适应总分及各维度均呈显著正相关(P<0.01)。2.3大学新生社会支持对学校适应的预测为了进一步分析社会支持对大学新生学校适应的预测作用,本研究以学校适应总分为因变量,主观支持、客观支持、支持利用度为自变量,采用逐步多元回归法进行回归分析。结果显示,3个回归分析模型中,F值分别为52.303(P<0.01)、37.167(P<0.01)、28.321(P<0.01),均达到显著水平,容忍度值介于0.596至0.874间,VIF值介于1.110至1.244间,按照容忍度T>0.1,VIF<10的标准,表示进入回归方程式的自变量间没有线性重合的问题,可以探讨它们对因变量的预测作用。3个预测变量均进入了回归方程,依次为主观支持、支持利用度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