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昆剧彩旦的成功之路——访首届上海戏剧表演艺术白玉兰奖 配角奖获奖演员成志雄

作者:孙瑞清 刊名:上海戏剧 上传者:黄丽云

【摘要】 话说津门某日,有贴演名剧《占花魁》者,众往而观之。其腔清新,其曲绵远,殆无足奇也。及至一旦上场,碎步轻盈,似风摆柳,神情诡秘,如怨如慕,口操吴侬软语:“秦小官人,你来唦,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白糖梅子、酱油瓜子、豆沙包子……”,其音俏嗲,诲人不倦。霎时彩声叠起,不绝如缕。比及戏终,有奇而欲睹真容者,转至后台,未料二八佳人不见矣,但见一条大汉坐台口。众士惊绝不已,良久乃叹服而去。

全文阅读

话说津门某日,有贴演名剧《占花魁》者,众往而观之。其腔清新,其曲绵远,殆无足奇也。及至-一旦上场,碎步轻盈,似风摆柳,神情诡秘,如怨如慕.口操吴侬软语:“秦小官人,你来0沙,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白糖梅子、酱油瓜子、豆沙包子……”,其音俏嗲,诲人不倦。霎时彩声叠起,不绝如缕。比及戏终,有奇而欲睹真容者,转至后台,未料二八佳人不见矣,但见一条大汉坐台口。众士惊绝不已,良久乃叹服而去。这条大汉是谁呢?作为本文的主人公,由他自己来叙说那是最相宜的了。一一是我。我是昆丑成志雄.自幼生长在商家。只因家道中落,生计差了,罢、罢、罢,只得转身到来梨园家。这一转身将是三十年。笔者感到充满了阴错阳差的味道,“成志雄先生,这似乎意味着你并没有打算从事戏剧艺术的初衷,是吗?”“是的,照我自己的兴趣和爱好,那倒是想当一名记者,搞新闻工作。因为我出生在宁波的一个大户人家,母亲持家很严,她对自己自撤子非常注重成人立业的教育。所以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机会和戏曲打交道,更不会有象现在这样以戏为业的念头。记得曾经有过一丝二丝朦朦胧彤哟人生憧憬掠过心头,那也只是一个少年,祝愿自己今后在文化学术上能有所成就,以报答母亲。不过.这个想法到了五十年代很快就被改写了,因为家贫,我考入了上海戏曲学校。”“原来如此,那后来昵?”一一华传浩是我的开蒙师,先生授业基础牢,丑副角色两门抱。大处着眼念和做舞,小处讲究手眼喝身法步,学过偷油的娄阿鼠,扮过油嘴滑舌的王妈妈。有分教:全本折子,大戏小戏,小戏大戏,一共学了一百四十八、四十八。噢,原来是昆曲“传字辈”名丑华传浩的弟子,笔者瞧着眼前这位虎背熊腰、一脸络腮胡的大汉,不由得乐了。“成先生,就形象而言,你与其说是一位小花脸,其实倒还不如说是位架子大花脸更合适呢!莫非这里面有什么故事吗?”“好象没有”,大汉现沉思状.“五十年代进戏校时.当时同学之中数我最小,传浩老师一眼就看中我,所以从开蒙拍曲到归行扮戏.我都一直是跟着华老师走丑行一路。”说罢,哈哈一笑,两眼滴溜溜四下打转,精光乱射,一片狡黠。冲这一表情,笔者相信.并非所有行当的演员,部具有这种机俏玲珑的内在素质.对此,华传浩可谓是伯乐善相马。“成先生,通常人们都认为一个丑角或喜剧演员的嘻笑怒骂,皆是文章.你的生活大概也充满着许多有趣的故事吧?”“非也”,成志雄沉吟道,“舞台上的丑角们虽都伶牙利齿的.但我实际上却是很不善于辞令,而且更主要的是,我的生活的确就象我的说话一样,似水流年,平平淡淡的…?“因为我一直没有结婚,至今仍独身而居,每日除了练功之外,还是练功,没有多少情趣可言。平时我常常喜欢逛公园,公园里熙来攘往,三教九流,各色人等都有。而我们小花脸的特点就是一个“杂”字,上至文武大臣、公卿将相,下至贩夫走卒、引车卖浆;男女老少,都要能扮会演.而且还要丑中出趣、丑中见美。这除了要有自己的。一招鲜、(技巧)外,没有生活的积累是不行的。所以我时常一个人就那么静静地坐着。默默地观察着每一个人,细细揣摩着他们的神态、心理和举止……“说实在的.我的故事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曲折,却有不少挫折。在戏校里,我因是‘非无产阶级、出身,不可能得到重点培养.以后至多只能在一、两出戏里打打杂、扮一、二个零碎小角色而已。所以每每感到有一种被冷落的昧道,好在我也不丧气.就在场边做个有心人,仔细观摩老师和同学的表演方法和演出技巧。譬如和我这次一起获奖的刘异龙,他是一位昆剧名丑,也是我的同门师兄。他的舞台风格是机智而幽默.热情又风趣,现场抓眼是他的一绝。虽然我自己在台上并不抓眼,但是从他出众的口才中.我却受到过不少启发,’为自己捕捉到一丝又一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