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创构——中国传统造型观念在中国传统纹样中的反映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6.00KB 文档分类:艺术 上传者:周宇晴

文档信息

【作者】 董冰 

【出版日期】2005-04-30

【摘要】意象创构是在抽象思维的指导下,对客观物象进行选择、组接、加工和创造,力求创造出最富有表现力的意象性。

【刊名】美与时代

全文阅读

意象是中华民族首创的一个内涵十分复杂的美学范畴,也是人类文艺理论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中国是最早创立意象说的国家。三国时期哲学家王弼在他的《周易略例·明象》中说:“夫象,出意者也”,“象生于意,故可寻象以观意”,“以象尽意,象以言著。故言者,所以明象,得象而忘言;象者,所以存意,得意而忘象……”简言之,就是“立象而尽意”,即通过可见客观物象去指代、体现、昭示、比附某种观念、思想、情感等理性内容。意象创构则是古人用诗性思维的方式去抽取客观物象的本质特征,融注自身的生命情感,“随心所欲”地表现心中世界的构物造型方式。它以“象征观念、互渗心理感觉,理想、幻想为基础,即以特殊的视觉观念造成的心象和以意念造像的意象,……随意造型,使它超越客体对象。”①意象创构以表意为目的,甚至不惜放弃具象的真实,而采用幻象和抽象的手法以求达到能表现意念的真实。意象创构是在抽象思维的指导下对客观物象进行选择、组接、加工和创造,力求创造出最富有艺术表现力的意象性。诚如康德所说的那样,在“无限多的形式中,提供一种形式”,而这种形式必须把“概念的形象显现与语言所不能完全表达的丰富思想结合在一起,从而使它审美地上升到意象”。总之,意象创构是五千年来中国传统造型艺术的瑰宝,意象创构作为中国传统艺术的最高审美追求,给予我们神秘、飘逸、高古的审美享受,使我们在这种魔幻多姿、灵气飞动的世界里体味其挖掘不尽的美。意象创构在中国传统纹样中的具体运用程式是:1.影像造型影像造型是姿态在大块影面概括下的简约和凝聚,是物象魂魄的有力彰显,是运用点线面架构的一种近似虚幻的空间、神秘的意味和朦胧的意象,从而将观赏者引向一个更深的想象意境。它是永恒与瞬间的交替,是流动与休止的转换,是有形与无形的更迭,具有乐音与诗歌般的节奏和韵律。如山东嘉祥武氏祠汉画像石中利用大面积的黑白色块对比,将经过夸张、变形、简化、几何化的形象,置于一种恍惚不定的影像中,增强了其中的神秘意味和艺术效果,从而彰显了汉代慷慨激昂、恢宏阔大的文化风貌和开拓的、饱满的时代精神,体现着那个时代的审美倾向。在民间大量的剪纸、皮影中,民间艺人将人物、动物、植物等客观物象由精心构思过的几何形进行概括,经过有机组合,形成点、线、面的有节奏的对比,形成大色块与小色块的强烈反衬,构成优美、生动、简括的艺术形象。这种影像造型方式是消隐细节、发挥韵律感的整体造型方式,有助于在大的体块面的概括下,突现客观物象的本质和精华,形成点、线、面的对比,黑与白的对照,光与影的反衬。2.置换同构造型置换同构是古先民用“互渗律”的思维方式创造的超自然物种形态的综合形象的造型方式。这种综合性的形象产生于远古时代的神话中,来自于原始先民的巫术活动中。它建立在一种浑沌不清的,模糊不定的思维方式上,表现出一种超自然的,超逻辑的,超物类的纯粹的意象,能够将人类的渺小赋予自然的博大,能够将肉体的平凡赋予灵魂的神奇。这种纯粹来自于人类意象的物象建构了一个异彩纷呈的奇异空间,在形与色的相互碰撞、交织中表现出或激越,或清朗,或怪异的美。置换同构以想象、虚构为媒介,用联想搭桥,创造出各种巧合与相似;用物化的境界,超乎象外地组合新的形,统一新的形,从而在新的层面上,表现出它的感染力和多元化。如商周时期青铜器上的兽面纹饰被称为饕餮纹,《吕氏春秋.先识览》:“周鼎铸饕餮,有兽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报更也。”现在的许多学者认为饕餮纹是很多猛禽的抽象变形拼接而成,它们“以中间鼻梁为基准线,而两边是对称的目纹,目上往往有眉,其间有耳,下部两侧为兽口和兽腿,上部为额,额两侧有突出的兽目,在兽面纹的两侧,各有一段向上弯曲的体躯,体躯下部往往有兽足,所有的兽面形,基本上脱离不了这个格局”②。夏商周时期青铜器上的饕餮纹就是利用置换同构的造型方式经过奇特的幻想,绝妙的构思,将多种动物的特征组合而成的虚幻的动物纹饰,它是羊角、牛耳、蛇身、鹰爪、鸟羽等的复合体。新石器时代的彩陶人面鱼形纹,汉画中经常出现的“四神”纹样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也是利用置换同构的造型方法将某种植物动物的特征拼接聚合在一起,形成具有某种象征性的程式化的固化在人们的理念中的一些图式。这些图式虽然都是先民的幻想之物,积淀着原始图腾崇拜的文化观念以及封建主义的迷信意识,但是它们的浪漫主义的装饰韵味与古怪离奇的艺术风格却令人回味无穷。3.通感联想造型通感联想造型是人的不同感觉器官对不同的刺激符号产生的感觉之间的相通性,在这里人的丰富的联想成为这种造型方式的媒介与桥梁。在这里人们可以由婉转悠扬的歌声联想到叮咚泉水的恬美;由枯萎凋零的落英联想到叹婉惆怅的低落;由美丽娇艳的鲜花联想到青春健康的少女。这时是一种“诗性思维”,贯穿着浪漫神奇的自由畅想,蕴藏着变幻迷离的情感体验。在这里我们可以与飞鸟共舞,与鲜花私语。这是暗香浮动的诗性意境,这是现实与虚幻交织的迷幻空间。在民间美术的喜花剪纸、木板年画中,民间艺人利用通感联想造型,经过丰富的联想、想象与幻想展示出空灵律动的花身树影,婉转流畅的龙飞凤舞。民间剪纸中“抓髻娃娃”天真活泼、古朴雅致又带几分神秘色彩的外象,与象征生命吉祥的符号(如:双如意、鸡、鱼、莲花等)相匹配组合,形成“莲生贵子”、“双鱼娃娃”、“招魂娃娃”等寓意求生祈子、子孙繁衍的在民间备受青睐的“生命之神”。在汉代利用蝙蝠与“福”的谐音,将其纹样与“寿”联在一起,像5只飞翔的蝙蝠纹围绕着“寿”字纹样,表示“五蝠捧寿”。此外还有蝙蝠与桃、双泉钱组合在一起的“福寿双全”的纹样、“福寿如意”(蝠、桃、灵芝)纹样等等。至于蝙蝠纹以重复、叠构的方式构成的寓意“蝠(福)自天来”的卷草纹更是常见。在民间传统的吉祥纹样中,利用通感联想造型方式构成的纹样还有很多,如:鱼戏莲、凤求凰、蝶恋花——象征追求爱情桃、龟、松、鹤——象征长寿抓髻娃娃、莲花童子——象征生命繁衍葫芦、金瓜、蛙、鱼、——象征多子多福中国传统纹样积淀着五千年来中华民族文明的精神,其博大精深的内涵与精妙绝伦的造型,给现代绘画艺术创作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宝库。中国传统纹样所反映的造型观念与象征韵味,具有挖掘不尽的潜力。它为现代艺术家提供了无可比拟的创作与设计的源泉,如中国现代艺术家吕胜中先生利用民间的视觉造型形式创造了许多具有民族风格的现代感极强的剪纸作品,在众多现代壁画创作与标志设计作品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传统艺术造型观念在其中的融会贯通。影像造型、置换同构造型、通感联想造型等造型观念与方式,在现代绘画艺术中的运用,使中华民族传统艺术的精髓融入时代,融入生活,融入社会,从而被不断赋予新的寓意与内涵。意象创构——中国传统造型观念在中国传统纹样中的反映@董冰$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美术学专业研究生意象创构是在抽象思维的指导下,对客观物象进行选择、组接、加工和创造,力求创造出最富有表现力的意象性。①安琪、杨学芹.民间美术概论.北京:北京工艺美出版社,1994:130页 ②孔智光.中国审美文化研究.济南:山东文艺出版社,2002:96页

1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