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保姆因错生情 女局长为“烟火”断前程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768.00KB 文档分类:政治、法律 上传者:黄贤源

文档信息

【作者】 绿野 

【出版日期】1999-11-01

【刊名】公安月刊

全文阅读

湖北省某地原税务局女局长邹玉枝,在警方的帮助下,几经周折,终于找回了她失踪数月的儿子程贺贺。然而,1999年5月10日,她却被上级的一纸红头文件开除党籍并撤销了党内外一切职务。这是为什么呢?儿子失踪有隐情1998年7月19日,邹玉枝在省城武汉开完会后,又绕道去探望了在武汉住院的丈夫程世贵,回家时已经很晚了。邹玉枝进屋后就径直上楼推开卧室门。她发现儿子程贺贺没有睡在床上,也不见小保姆田丽的影子,邹玉枝心想,可能是小保姆田丽将程贺贺带到农村家中去了。于是,她简单地冲了个热水澡,就上床入睡了。第二天,邹玉枝又是忙到晚上才回到家,然而家里仍然不见程贺贺与小保姆的身影。她心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连忙叫上司机就往小保姆家赶去。到了田家,田丽的父母说田丽并没有回家。当夜,邹玉枝和田丽的父母几乎找遍了所有的亲戚家,直到天亮也未得到程贺贺的任何消息。时间又过去了一天,邹玉枝的亲友和单位职工几乎全都出动了,可是人们带回的都是令人失望的消息。邹玉枝万般无奈到公安局报案。警察反复询问:“你和丈夫平时有没有冤家?你与他人有无纠葛?最近在你家进出的有哪些人?你要如实地提供线索,以便我们尽快侦查破案。”邹玉枝这才讲述了她人生中一段鲜为人知的经历,一个近乎天方夜谭但又真真切切的离奇故事——1957年,邹玉枝出生在长江南岸的一个山村里,她从小就出落得明眸皓齿、面如桃花,加上她头脑灵活、嘴巴乖巧,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学校,人们都十分喜欢她。那时,她想,长大后能当上民办教师就是烧高香了,因为她记祖辈辈没有一个人走出眼前这连绵起伏的大山。然而,邹玉枝低估了自己的前程c1975年她高中刚毕业,就被挑选到当时的公社当上了广播员,不久又被推荐到一个离县城较近的公社担任团委书记,并在一个后进村用点。她把当地的妇女组织起来,成立了“铁姑娘战斗队”,自己担任队长,开山造田,兴修水利,不断探索科学种田的新路子,仅两年时间,就改变了这个村的面貌。她也获得省“新长征突击手”、“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c她的“铁姑娘”美称,也由此传开了。邹玉枝的地位变了,身价也发生了变化,追求她的小伙子一个接一个。本来,她的心目中早就有了白马王子,是与她一起从小学读到高中的同窗好友李某。但是,J绿野当她担任公社干部后,就开始嫌弃对方家穷,退了这门亲事。1980年,邹玉枝被提拔进了县城某机关领导班子,并与商业部门的青年干部程世贵结为伉俪,次年生一千金,取名“程贝贝”。没想到,她为了和丈夫超生一个儿子,嫁祸于人,却惹来一场悲剧……一个阴谋的出笼那是1994年清明节,已担任税务局局长的邹玉枝,与丈夫一起回娘家,与昔日被她抛弃的恋人李某不期而遇。邹玉枝早就听说李某在外做生意发财了,此次,李某西装革履,手持大哥大,开着自己的小汽车,带着老婆和两子一女也回家祭祖。李某见了邹玉枝,便主动搭讪,语气咄咄逼人:“怎么样,老同学,我现在混得并不比你这个大局长差吧,不比别的,就比后代,你就生一个女孩,将来老了,恐怕没有谁来为你做孝子贤孙吧!”回到城里,邹玉枝的丈夫程世贵一连几天长吁短叹,刚&不乐。知夫莫如妻。丈夫是三代单传,早就对她生女孩流露出不满,那天又听了李某的冷言冷语,更是忧心冲忡。邹玉枝不愿看到丈夫这副样子,劝导说:“我何尝不想再生一个儿子,但是国策不许生,如果‘超生’了,我们不仅都要丢掉头上的这顶乌纱帽,还要受到巨额罚款,我们都是快40岁的人了,谁都经受不起折腾呀!”但是任凭邹玉枝好说歹劝、百般柔情,她的丈夫仍然快快不乐。于是,邹玉枝这个昔日名闻道速的“铁姑娘”,而今堂堂大局长,竟产生了一个不该产生的念头。这天,邹玉枝对丈夫说:“我已有两个月身孕了,我觉得这次怀的很可能是男孩,要不要把他生下来,就看你的了。”程世贵一下子搂住妻子,欣喜若狂地说:“生,就是让咱俩当牛变马,也要把他生下来。”邹玉枝说:“你想当牛变马,我可不想,我有个办法,可保我不受处理,但可就要苦了你啦,不过,只要不把我牵扯进去,组织上即使把你怎么样也不要紧,我可在暗中保护你,保住我们这个家。”然后,她在丈夫耳边如此这般地说了起来:“我掐指算了一下,这孩子最快也要到年底出生,那时天气寒冷,穿上羽绒服,谁也看不出我怀了孩子,到预产期可以去外地学习或参观,找个有熟人的医院把孩子生下来,你再抱着孩子与小保姆一同去农村住一个时期,我放出风声,给人们造成一种错觉,孩子是你与小保姆所生,等组织对你调查处理后,我再接你们回来。纪检机关找你调查,你只要承认问题,主动接受处理就行了。不过丑话说在先,你要答应我两件事:一是与小保姆不可假戏真做;二是对任何人都要保密,包括对你的亲爹。”程世贵对邹玉枝佩服得五体投地:“行,我听你的,只要你给我生个带把的,就是让我上刀山、下油锅,我也在所不辞。”邹玉枝与程世贵暗中商定后,便开始做小保姆的工作了。小保姆日丽是邹玉枝一个远房亲戚的外甥女,能吃苦、重感情。最初,邹玉枝一到月底就付给她工钱,但她说什么也不要。田丽不要工钱,邹玉枝就在银行为田而开了一个户头,按月将钱存进去,并已将自己不再穿的衣服赠给日丽。田雨对邹局长的关怀感激涕零,每天把庭院内外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并且洗衣、做饭、端茶、倒水也都做得非常细致、周到。一天,邹玉枝把田丽叫到身边说:“田丽呀,你来我家快一年了,你看我和老程对你怎么样?”田雨对邹玉枝的话大惑不解:“你们对我不错呀,是不是我什么事没做好?”邹玉枝说:“你是个好姑娘,在我家事事都做得好,我和老程都很喜欢你。你姨在外面是个要强的人,但是一直有块心病,只有你能帮我治好这个病。”接着邹玉枝眼里噙着泪水,给日丽讲了自己的超生计划,并提出,只要日丽肯帮忙,可马上托人将她的户口和粮油关系迁到城里,等孩子出生的风波过去后,再给她联系一个好工作。田丽开始没听懂邹玉枝的意思,认为是让她与被称为姨父的程世贵一起生孩子,脸颊一下子涨得通红,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一个劲儿说:“不,不不!”但当她听完邹玉枝的整个想法后,感到站在她眼前的邹玉枝,不再是她心目中敬重的姨母,她想拒绝邹玉枝的要求,但想到“端人家的碗,就受人家管”,而且自己的前途和命运就握在邹玉枝的手里,于是她硬着头皮答应了。1995年农历正月初二,邹玉枝在某医院产下一子后,就被立即接回家中。三天后,为了不露马脚,她竟不顾虚弱的身体,上县政府各位领导家中拜年,又到本单位几个有困难的职工家里问寒问暖。转眼过了春节,邹玉枝导演的家庭“矛盾”开始“白热化”,并被反映到市里。不久,她的丈夫程世贵因“生活腐化”问题,被上级撤销行政职务,开除党籍。随后,邹玉枝也将一纸离婚诉状递到法院,并开始与程世贵“分居”。1995年4月至7月间,法院进行了两次调解后,认为两人感情没有完全破裂,要求双方再慎重考虑。邹玉枝听罢,立即趁机撤诉。没过多长时间,她就“允许”程世贵带着儿子从出租屋搬回家中,夫妇俩还共同为儿子取名为程贺贺,那充当替罪羊的田丽,也不再在邹家做保姆了。她手持城镇户口,去一家国有企业上班了。个别知道内情的人装聋作哑,而更多不知情者都在记责程世贵的“卑劣行径”,并在赞许邹玉枝心地善良的同时,也为她在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面前妥协而大为不平。邹玉枝这一招真绝。她不仅人到中年,喜添贵子,而且局长照当,名气更大。让她高兴的还有一件事,1997年8月,她的宝贝女儿程贝贝考取了上海某高校。也许是乐极生悲,1997年10月,程世贵原有的血吸虫病发展成为晚期肝硬化,!998年7月Ic日,他被转往武汉市肿瘤医院住院治疗。其间,日丽因所在工厂效益不好,又被请到邹玉枝家继续当保姆。不料,7月19日,儿子程贺贺和小保姆田丽同时失踪。儿子寻到前程毁邹玉枝到公安局报案后,立即引起各有关方面的重视。次日,武汉及周边的几个城市的电视台同时播发了“寻人启事”。同时,在这些城市的车站、码头、巷口等醒目地方,张贴了田丽和程贺贺的照片。邹玉枝的办公室和家里,每天电话不断,有的是询问情况,有的是提供线索。1998年7月24日下午,武汉市江岸区某居委会的一名热心干部打来电话称,他们那里有一个20岁左右的女人,带着一个男孩,在出租屋里进出,看上去很像“寻人启事”里要找的日丽和程贺贺。邹玉枝立即备车,直驱江岸,找到打电话的那位热心的居委会干部,但当她来到一个低矮潮湿的小屋子里,见到电话里所说的女人和男孩时,竟一下子昏倒在地,原来那不过是一对躲避水灾的母子,猛一看那女人,脸有点儿像田雨。当时天色已黑,邹玉枝被一同前往的人扶上了汽车,晕晕乎乎地往家赶。突然,她感到车身一阵巨大的震动,便昏了过去,等她醒来时,已是第三天了,她与司机都躺在医院的同一间抢救室里,一位陪护人员告诉她:“前天从江岸返回时,司机一不留神,车子转弯时憧了一辆农用车,局里前去处理事故的人回来说,农用车上的两人伤势很重,有生命危险,交警勘验现场后,要我方负主要责任,因为轿车转弯时没有打转向灯。”数日后,邹玉枝与司机伤愈出院。因她是公车办私事,所用轿车又超过了保险期限,使被撞者未得到保险公司赔偿。经有关方面协调,由她承担对方费用6万元。对方得到赔偿后,仍不肯罢休,经常有人上门找她纠缠。邹玉枝在武汉住院的丈夫程世贵,自从儿子失踪后,病情加重,不久又知道妻子为寻子发生了车祸。一次次沉重打击终于将他击倒。】998年8月27日他含泪谢世。邹玉枝整日以泪洗面,四处打听孩子的下落,公安机关也向各地发出了协查通报。1998年10月5日,田丽和程贺贺出现在广东省汕头市某建筑工地时,被当地警察认出并收容,湖北警方将其领回原籍。警官在开始审讯日丽时问:“你为什么要拐走邹玉枝的儿子?”田丽满腹委屈地答道:“我没有拐骗,程贺贺本来就是我的儿子。你们不信,可以去某医院查一下他的出生登记,那上面写着我是他的母亲,你们还可以到纪委去问,那里有组织上对我和程世贵的调查取证材料和对程世贵的处理决定书,上面都写着程贺贺是我与程世贵生的。”警官再次严肃地说:“田丽,你不要再狡辩了,邹玉枝已向我们交代了她借用你的名字生孩子的问题,你知道你拐走了程贺贺,给邹玉枝本人和家庭带来了什么后果吗?”警官接着向田雨介绍了她与程贺贺失踪后,邹玉枝家发生的一连串不幸。.田丽闻听一切,惊呆了,突然,她双膝跪地,哭诉着:“邹姨呀,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姨父。”接着,田雨交代:“我在邹局长家做小保姆时,她的确对我很好,她让我代她受过,我因幼稚无知接她说的做了。她得厂儿子,可苦了我。因为全城的人都知道,我与她丈夫生了孩子。我不论走到哪里,总有人在我身后指手画脚。我也二十好几了,虽然在他们的帮助下解决了户u问题,有了工作,但对象却谈一个吹一个,原因是我这个人作风不好,还生了孩子。我无脸见人,几次想到跳河或卧轨,但想到我如果死了就更说不清楚广。我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去死,也不想在邹玉枝家干了C但家乡的风言风活,让我实在呆不下去,便想到广东闯一闯。”“也许是天意,贺贺大头大脑,长得确实有些像我。我非常喜欢他,也离不开他。我想,也许我一辈子都结不成婚了,那就让贺贺陪我过一辈子吧。主意拿定后,我带着几年来的全部积蓄3000元,抱着贺贺坐火车去了广州,先是在郊区的一个小镇为人家看衣摊,后来摊主领来一个男人,要我把贺贺卖给他,他愿意给我10万元钱。我说什么也不同意,吓得我直冒汗,生怕他们抢走我的贺贺。我连夜抱着贺贺赶到了火车站,准备回家。但不知坐哪趟车,见车就上,结果稀里糊涂地到了汕头,在一个建筑工地,为一伙民工烧火做饭。我边带孩子边干活,一晃就过去了3个多月,谁知,这3个多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好后悔呀!”小保姆日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邹玉枝找回了儿子,但她却失去了很多。丈夫死了,她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并因抵债而变卖了住房,搬到了单位借给她的一套单身职工宿舍里暂住。了解邹玉枝的人都为她惋惜,她作为一局之长,年富力强,前途无量。但为了所谓的“烟火”,她不仅毁了自己的前途,而且把一个好端端的家也给毁了。小保姆因错生情 女局长为“烟火”断前程@绿野

1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