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窃”的法律适用问题研究

作者:邹娟 刊名:法制与社会 上传者:闫庆宝

【摘要】《刑法修正案(八)》增加了"扒窃"作为盗窃罪的入罪的标准之一,但是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司法实践上,对于"扒窃"的法律适用还存在很大的争议和混乱。公安、检察院、法院对于"扒窃"案件的处理存在很多不一致的地方,这不利于司法实践的有序操作,所以对于"扒窃"的界定就显得尤为重要,为了更好的使新法应用到实践中去,对于"扒窃"的定义我们应该摈弃刑法的理想主义,回到现实的土壤中来,对"扒窃"的相关问题应站在科学解释,并且结合实际的案例进行研究,为理论的完善和司法实践的进步迈出一步。

全文阅读

制私佘 2016.1(一上) “扒窃”的法律适用问题研究 邹娟 摘要刑法修正案00》增加了“扒窃”作为盗窃罪的入罪的标准之一,但是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司法实践上对于“扒窃” 的氵去律适用还存在很大的争议和混乱。公安、检察院,法院对于“扒窃”案件的处理存在很多不一致的地方,这不利于司法实践的有序操作,所以对于“扒窃”的界定就显得尤为要,为了更好的使新法应用到实践中去,对于“扒窃"的定义我们应该摈弃刑法的理想主义,回到现实的土壤中来1对“扒窃”的相关问题应站在科学解释,并且结合实际的案例进行研究,为理论的完善和司法实践的进步迈出一步。 关键词扒窃公共场合携带 作者简介:邹娟,华东政法大学巩究生,研究方向:刑法学 中图分类号;20.4 扒窃入刑”是否合理 文献标识鸸;A 自从《刑法修正案(八)》把扒窃入刑以来,关于扒窃的相关问题就一直争论不休,甚至于部分学者从源头上质疑扒窃入刑的合理性嗌认为“扒窃入刑”合理的学者的理由是;1,扒窃的技术含量较高,反侦察能力强,社会危害性大;2 ·扒窃主要都是惯犯,具有常习性;3.扒窃发生在公共场所,和被害人的近身接近,存在对被害人身伤害的可能性;扒窃者流动性太,侦破困难·持该观点的学者主要从功利性的角度谈扒窃入刑的合理性,也就是认为,扒窃的社会危害性大,用刑法予以蠲整比较能启到打击犯罪的效果,从另一方面考虑,这也是刑事政策对刑事立法的影响所在。 而部分学者则反对扒窃人刑,如有学者认为,“不具有刑法可罚性的扒窃行为,总体上而言只是一种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行为,不宣认定为犯罪“否则,就会不适当地扩大盗窃罪的定罪范围、刑法处罚的范围,也混淆了刑事处罚和行政处罚的边界”:另有学者认为:“要是中国的刑事立法(至少是財产犯罪的立法)并未做好观念性和体系性变革(变行政处罚和刑事制裁的违法犯罪二元机制为刑事制裁一元机制)的准备,那么,就当下的语境来说,立法本身还是应尽量在考虑必要性的同时也能考虑可行性,这样的立法才能跳出浪漫主义的迷雾,回归到中国法治现实的上壤中来”.、还有学者认为“不具有刑法可罚性的扒窃行为,总体上而言只是一种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行为,不宣认定为犯罪,否则,就会不j舌当地扩大盗窃罪的定罪范围、刑罚处罰的范围,也混淆了刑事处罚和行政处罚的边界”。 笔者认为,虽然扒窃确实在目前社会中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但是一味的依靠刑法来解决是非常 不科学并且不合理的首先,扒窃这是一个侦察过程中惯用的词语,并不是刑法学用语,在没有对扒窃有一个很明确的界定下就把扒窃纳入刑法,势必会产生歧义,这也是刑事立注不严谨的表现。其次,盗窃罪的条文中,除了“数额较大”这个定罪清节,还纳入了“入户盗窗”、“携带凶器盗窃”、“多次盗窃”、“扒窃而且没有数额的要求,那么所留给治安处罚的空间就很狭小了,这就导致了刑事处罚的过度膨胀,行政处罚的限缩,这也是刑法功利主义、刑法万能主义的影响在前置法失灵的情况下,就追求刑法来 68 文童编号;1C09一0592(2016)01一068一02 予以调整,打破了二次违法性的平衡,使得刑法打击面过宽,再次,扒窃"入刑忽略了可行性的研究,导致实际上并没有起到立 法者预想中的效果严扒窃”是没有数额要求的,但是目前基层法院、检察院的办案压力大,如果按照立法的理想主义,那么会导致盗窃案件急速增多,所投入的司注成本增加,导致司法资源的浪费,实际上,司法实践操作中,对扒窃还是有一定的数额要求的,往往在达到盗窃数额较大的基础上,把扒窃作为从重处罚的量刑情节。所以基于上述原因,笔者认为“扒窃”入刑并不合理,但是“ 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