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研究是对文化战略、政治睿智的呼唤和检验

作者:卓新平 刊名:党政视野 上传者:宋津晶

【摘要】关注伊斯兰教与中国社会,首先涉及到对伊斯兰教的透彻了解。伊斯兰教不仅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而且还形成了独特的文化体系、文明形态和许多相关民族的精神蕴涵及生活习俗。其次,对伊斯兰教与中国社会关系的审视及研究应该持有一种动态的、相互关联的观察眼光和基本态度。就当今中国社会而言,不能抽象、孤立地看待伊斯兰教,而应该结合国际大环境、其历史演变和当前发展的根源及其内外因来关注其处境与现状。

全文阅读

卓新平关注伊斯兰教与中国社会,首先涉及到对伊斯兰教的透彻了解。伊斯兰教不仅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而且还形成了独特的文化体系、文明形态和许多相关民族的精神蕴涵及生活习俗。其次,对伊斯兰教与中国社会关系的审视及研究应该持有一种动态的、相互关联的观察眼光和基本态度。就当今中国社会而言,不能抽象、孤立地看待伊斯兰教,而应该结合国际大环境、其历史演变和当前发展的根源及其内外因来关注其处境与现状。第三,对伊斯兰教的研究既是学术的、也是政治的。在学术层面,应该深入研究伊斯兰教的思想文化形态,发现其思维方式的独特之处及价值所在,说清楚伊斯兰教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地位、作用、影响及贡献。这种对伊斯兰教的理解既要全面,也应有深度。第四,研究伊斯兰教与中国社会应立足于对伊斯兰教的积极引导,促进其与社会主义中国社会的全面适应和深入融合。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伊斯兰教存在形态,我们当然需要中国特色鲜明又保持了其信仰本真的中国伊斯兰教。对此,中国社会本身也理应积极营造乃至完全实现包容宗教、善待宗教的良好氛围,让宗教真正脱敏、回归其正常存在之状。基于这一思考,我们要反驳那些认为宗教不可能真正适应社会主义社会、无视宗教的积极社会作用、觉得没有必要对之积极引导的错误见解。这是因为,如果不能做好对宗教的积极引导,不能实现宗教在中国社会的文化、政治之深层次适应,将会出现一种两败俱伤的灾难性后果。我们要想有效防范这种错误走向的发生,只能采取积极引导宗教这唯一正确的选择。这对于世界性宗教如伊斯兰教等尤为重要。为此,我们一方面要保持一种相互尊重、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开明、开放之底线,另一方面则应努力争取在和而不同的现实基础上追求一种求同存异、聚同化异之发展。例如,有神、无神之论,唯心、唯物之辨,生死、灵魂之探等,本不是喊喊简单的口号就可解决的,其中乃蕴涵着深奥的哲理。辩解这些问题不可局限于物质科学的模式,而应关注精神科学的范畴,至少应该放弃遮蔽、歪曲、无视、批判的态度,而去试用倾听、了解、坦诚、公正的方法,在对话、交流中求共识或共存,“惠此中国,以绥四方”。所以,对于积极引导宗教的这一正确定位不可否认,且更加需要高度重视。实际上,是否应该和能够积极引导宗教,已经到了历史上一个极为关键的机遇期和转折点。对此,任何空谈或口号都无济于事,真正需要的是冷静分析、科学研究,审时度势、当机立断。可以说,宗教研究特别是伊斯兰教研究也是对文化战略、政治睿智的呼唤和检验。(摘自《中国民族报》2015年11月10日)伊斯兰教研究是对文化战略、政治睿智的呼唤和检验@卓新平<正>关注伊斯兰教与中国社会,首先涉及到对伊斯兰教的透彻了解。伊斯兰教不仅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而且还形成了独特的文化体系、文明形态和许多相关民族的精神蕴涵及生活习俗。其次,对伊斯兰教与中国社会关系的审视及研究应该持有一种动态的、相互关联的观察眼光和基本态度。就当今中国社会而言,不能抽象、孤立地看待伊斯兰教,而应该结合国际大环境、其历史演变和当前发展的根源及其内外因来关注其处境与现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