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农村普惠金融可持续发展问题研究

作者:张忠宇 刊名:河北经贸大学学报 上传者:尹雪梅

【摘要】面对"新四化"对农村金融发展提出的新需求,以及"中心—外围"效应对保持城乡协调发展带来的新挑战,应按照普惠金融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推进我国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并应在遵循金融发展内生规律基础上,通过不断完善激励机制、推进市场化改革、优化金融组织经营方式、改变监管机制和财政补贴方式等,推动我国农村普惠金融可持续发展。

全文阅读

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的背景下,农村金融如何支持农村新型生产经营主体发展,以实现产业整合,如何创新抵押担保方式推动土地资源等要素加快流转,如何支持就业创业促进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以及如何创新消费性金融服务满足农村居民需求改善等,都面临新的挑战。尤其是在城乡一体化发展过程中,“由于中国城市化发展不和谐,使得其城市经济在竞争中受到发达国家城市体系“中心—外围”式的支配、剥削,其效应有渐增的趋向,这种趋向同样弱化了城市“反哺”农村的能力,进而阻碍城乡协调发展和三农问题的破解,……必须供给合适的保障制度使得庞大的农户转移进城而不致陷入“贫困的陷阱”……而扩大资金供给是推动农户转移进城从而快速推进城市化的根本性前提,且为城市化“稳健推进1”战略的一个根本着力点[1][2]。鉴于此,顺应全球化规律,通过前瞻性、系统性的农村金融改革与创新,实现工业反哺农业和城乡统筹发展,是必须要着重考虑的大问题。而在经历多轮改革后,关于我国国有商业银行、政策性金融、农村信用社、民间金融等农村金融业态的定位、布局、监管方式等,尚未形成一致意见,农村金融机构实现商业利益最大化的目标和承担社会责任之间的深层次矛盾,形成农村金融改革陷入必须不断发放新牌照、成立新机构解决新问题的无限反复的怪圈。解决以上问题,除了加强农村金融机构自身经营管理外,更应该从制度层面对我国农村金融改革进行反思,运用可持续发展理念推进我国农村金融改革。一、普惠金融发展的国际趋势及相关评述国际上,信息化技术的快速发展为金融服务的规模化、批量化和标准化提供了可能,面对全球化竞争,金融机构纷纷通过简化操作流程、撤销服务网点等形式,降低运营成本,增加利润空间。特别是“中心—外围”效应在金融领域的不断强化,导致金融机构将农村居民以及缺乏合格抵质押品的小微企业等排斥于金融体系之外。针对金融排斥(FinancialExclusion),联合国2005年提出普惠金融(Inclusive Finan-cial)的概念2,即:能有效、全方位地为社会所有阶层和群体提供服务的金融体系。关于普惠金融的基本理念,安信永国际(Accion International,2009)认为普惠金融服务应该是为各年龄段工作者提供负担得起的、有尊严的、便利的、优质金融服务[3]。兰加拉詹委员会(Rangarajan Committee,2008)认为,普惠金融是在成本可控前提下保证弱势群体能够及时、有效地获得金融支持。为衡量普惠金融的发展水平,印度学者萨尔马(Sarma,2008)提出了金融包容性指数(IFI,Index of Fi-nancial Inclusion),主要包括“金融渗透率、金融服务可得性和实际使用度”等[4]。2012年,世界银行建立了全球首个金融包容性数据库,从金融深度、金融可及性、金融效率和金融稳定性等来衡量普惠金融发展水平3。从国际主流观点看(详见表1),普惠金融发展水平的不断提升,必须以金融服务的可持续性供给为前提,金融机构正是通过强化回报机制不断扩大资本来源,通过和客户建立长期合作关系、提供固定服务并使客户形成稳定的收益预期,而不断提升金融覆盖率,并通过产品、服务、技术和制度等创新不断提升金融绩效。在我国,农村金融服务可持续问题一直是研究重点,谢平(2001)指出产权改革、多样化经营、兼顾竞争和盈利、规模经济以及体制机制改革是农村金融改革的关键[5]。谢平、徐忠(2006)指出应发挥公共财政在农村金融商业可持续中的作用[6]。吴晓灵(2013)强调小额贷款等普惠金融必须实现利率能够覆盖风险[7]。李江华、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