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集群发展中的近交衰退风险与对策研究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74.00KB 文档分类:经济 上传者:李清臣

文档信息

【作者】 陈金波 

【关键词】生态学 企业集群 近交衰退风险 对策 

【出版日期】2005-04-21

【摘要】本文在生态学和企业集群理论的基础上,采用生物学类比研究方法,对企业集群发展中面临的近交衰退(inbreedingdepression)风险及其危害进行了深入分析和论述,并进一步指出,必须通过企业、政府、地方行业协会以及众多社会服务机构等多方面的共同努力,企业集群才能够对此类风险做到防患于未然,为促进区域乃至国家经济的快速发展发挥出重要作用。

【刊名】企业经济

全文阅读

一、引言集群(cluster)是指集中于一定区域内、某一特定领域内相互联系的、在地理位置上相对集中的众多具有分工合作关系的不同规模等级的企业和与其发展有关的各种机构、组织等行为主体,通过纵横交错的网络关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空间集聚体。集群代表着介于市场和企业等级制之间的一种新的空间经济组织形式,它不仅可以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主导,而且也成为提高一国产业国际竞争力的新力量。企业集群是世界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典型现象,美国的硅谷、印度班加罗尔的软件业、意大利的瓷砖业等都是比较著名的例子,因此它也逐渐成为学术界研究的焦点和热点问题。企业集群的经济效应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集群所带来的对正面影响的经济发挥效应;另一方面是集群所带来的对负面影响的经济规避效应。目前国内外理论界对企业集群的多数研究主要集中在集群的发展机制及其对区域乃至国家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等具有正面意义的方面,而从发展风险及其对经济发展的阻碍作用等“负面”角度进行研究的理论成果还不多见,研究成果也很不成熟。对企业集群积极作用的片面和过分地强调很容易让人形成的一种错误看法是,似乎只要建起了集群,地方乃至国家的经济就会在集群的带动下蓬勃发展,这显然有违各国经济发展的现实。实际上,世界上有很多原来十分发达的企业集群,如今已经或正在走向衰退。如西欧的很多钢铁、煤炭、造船、纺织等著名区域型产业,今天已经变成了失去活力的老工业区;美国曾经十分著名的“汽车城”———底特律,由于未能经受住全球汽车工业危机的严重冲击,如今也已经逐渐失去往日的风光;澳大利亚的上Styria地区在20世纪中叶一度繁荣的钢铁工业集群到80年代也已经彻底衰落;在我国的湖南省邵东地区,那里的小企业集群也已经失去了原有的竞争优势。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为什么曾经一度辉煌、显示出强大竞争优势的区域性企业集群会逐渐趋于衰败呢?原因就在于企业集群在其形成、发展和繁荣的同时,也滋生着很多潜在危险与不稳定因素,由此而产生的负面影响就是导致整个集群衰退的风险。奥地利著名区域经济学家Tichy.G已经指出,今天成功的集群也有可能衰落成为明天的“问题区域”。导致一个集群败落的风险很多,如资源依赖型企业集群就会面临有限的自然资源耗尽的风险,而基于产品的集群则必须面对生产技术老化、市场需求改变等风险。本文试图从生态学的角度,采用生物学类比方法,对企业集群发展中的近交衰退风险及其危害进行深入分析,并提出相应的防范对策。二、企业集群发展中的近交衰退风险及其危害在生态学中,近交衰退是危害生物种群的一种主要的风险因素。生物遗传学认为,生物种群内的个体在遗传上都存在一定的差异性,这些差异大都受遗传控制。有性生殖的生物在孕育下一代的过程中,两个亲代的染色体上的基因就会在子代体内发生重组。基因在重组的过程中还会发生突变(mutation),它是指一个或更多核苷酸排列顺序的改变。在生物细胞进行减数分裂的过程中,某一位点上的基因通常能够被精确地复制,但是也有可能会发生错误,新基因并不完全是原基因的准确复制品,因此就发生了基因突变。基因重组和突变本身并不会使生物种群发生进化,但是它们却可以提供基因的各种不同组合以及增加基因库的遗传多样性,从而为发挥自然选择的作用提供了可供选择的对象。在生态学中,生物个体所具有的遗传信息总和称为基因型(genotype),它指示个体的发育方向,决定着个体的形态特征、生理特征与行为特征。基因型可以观察到的外在表达就是表型(phenotype)。在环境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某些基因型会比另一些基因型更有利于生物个体的生存,这种基因型就会在生物种群内得到扩散,导致种群内基因频率发生相对变化,这种过程就是生物进化的过程。如果没有基因的重组和突变,生物种群对自然环境的变化及其选择作用就不会作出任何进一步的反应,只能坐以待毙,整个种群就会毁灭,因此二者对于生物种群适应时刻处于变化状态的环境是十分重要的。由于近亲生物个体之间的遗传基因具有比较大的相似性,长期近亲繁殖就会使种群基因库的多样性严重降低,使稀有基因、隐性基因和有害基因得到表达,造成群内生物个体的竞争力和对环境的适应力(fitness)弱化,这种后果就称为近交衰退。为了保持基因库的多样性,生殖行为应该尽量避免在近亲个体之间进行。但是如果一个生物种群由于种种原因被与同种的其他种群长期隔离,就必然会产生近亲繁殖与近交衰退现象,最终造成整个种群对环境变化适应力(fitness)降低,严重情况下可能导致种群的灭亡。按照组织生态学的观点,一个企业集群就可以被视为是一个企业种群(population)或企业群落(community)。由于企业集群在结构、机制等很多方面与生物种群具有很大的相似性,因此近交衰退的风险在企业集群中也是同样存在的。美国著名学者塞思·戈丁(SethGodin)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比较详细的研究和论述。他把企业组织的制胜战略及其策略的基本构件、概念传递的功能单元称为企业的记因(meme),记因在企业进化过程中扮演着与生物基因相类似的作用。创意或概念在从一个企业到另一个企业的传播过程中就与其他不同的企业记因相结合,形成新的“基因组合”,这些“基因组合”不一定都十分优良,但是却增加了企业“基因”库的多样性。处于变动状态的环境会对企业“基因”库中的组合进行选择,结果是最适应的记因组合得以生存,不适应的则会消亡,这个过程就是企业的记因式进化(memeticevolution)过程。企业记因的变化与重组是可以随时进行的,例如一个企业通过聘用新的员工(新员工拥有与本企业员工不同的知识和行为模式,即个人记因)或向其他不同类型的企业学习就可以很快改进自己的记因。戈丁认为,与生物近交衰退的危险相类似,企业的记因重组如果在各方面都比较相似的企业之间进行,就会使这些企业陷入十分僵化的状态,从而使其在变化的环境中失去应有的适应能力。戈丁指出,越是获得过很大成功的企业就越容易发生近交衰退,从而为其走向衰亡埋下伏笔。而企业集群恰恰是企业发生近交衰退概率很高的地方。企业集群具有专业化分工(Specialisation)、地理性临近(Ceographicproximity)、群内企业相互关联(Interrelatedness)以及协同与溢出效应(Synergiesandspillovers)四大特性。这四大特性在构成企业集群竞争优势的同时,也滋生了集群自身的内生性潜在风险。由于地理区位上的集中和产业内容上的紧密相关,集群内企业之间会进行十分频繁的信息、知识、人员、企业策略以及行为模式等许多方面的交流,同时也会排斥与集群外部的交流。在集群形成的初期,这种内部交流无疑对提高集群内企业的创新能力、市场竞争力等会起到十分巨大的促进作用,但是长期下去将可能形成很强的趋同效应,使得集群内企业都具有比较相似的“记因组合”。因此,当它们面临相同的市场机遇或威胁的情况下,很可能做出十分相似的决策和行动,这样就会导致整个集群形成战略趋同性“整体行动”,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这样成功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另外,集群中的知识溢出效应使得有效的创新难以得到应有的保护,这就容易导致“搭便车”行为盛行,这也抑制了集群内企业创新能力和市场竞争力的持续提高。企业集群近交衰退的集中表现就是整个集群普遍陷入低效状态,整体上应对市场环境变化的能力弱化,即产生所谓的锁定(lock-in)效应和路径依赖(pathdependence)。锁定效应就是指企业集群失去活力的效应,格拉伯赫把它分为三种:(1)功能性锁定(functionallock-ins),即锁定到本地企业间的关系;(2)认知锁定(cognitivelock-ins),即将会有周期性低迷的长期倾向;(3)政治锁定(politicallock-ins),即保留原有传统产业结构的很强的制度组织,影响到本地的内生潜力和创造力的发挥。路径依赖是指一个具有正反馈机制的体系,一旦在外部偶然事件的影响下被系统采纳,便会沿着一定的路径发展演进,而很难为其他潜在的甚至更优的体系所取代,即系统如果因为某种原因发生了变化,即使导致这种变化的力量已经消失,系统也不会回到初始状态。路径依赖说明了锁定效应和次优行为可以持久存在。路径依赖和这三种锁定之一种或三种同时存在,将会阻碍企业集群的产业结构重组与企业创新,使整个集群应对环境变化的能力严重下降,最终可能使之走向衰亡。近交衰退导致企业集群衰落的案例也很多,瑞士的钟表产业以及前文所述的美国底特律的汽车产业、澳大利亚的钢铁产业等都是比较著名的例子。三、近交衰退风险的防范对策进行两性生殖的动物种群应对近交衰退风险的方法一般是将群内即将成熟的雄性个体驱逐出去(它们会去占领其他区域中的同类种群),而将同龄的雌性个体留下。另外,亲属识别(kinrecognition)机制也可以避免近交,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雌雄个体彼此都很熟悉,双方都不会选择与自己有亲缘关系的异性作配偶。这些机制在防范生物种群的近交衰退风险中都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企业集群也应该采取具有相似作用的措施来防止自身发展中的近交衰退风险。塞思·戈丁(SethGodin)指出,企业的生存环境时刻都处于不断变动的状态,这种外部状况的变化是任何企业都无力控制的,每一家企业都只能通过提高对环境变化的适应性来达到生存下去的目的。而为了提高对变化环境的适应性,企业就必须向一般生物学习,应该经常采取如招聘新的、具有很强创新能力的员工、选择与自己在各方面都具有很大差异、但是也同样成功的企业作为学习对象与合作伙伴等措施,努力保持自己的遗传记因在组合方面的多样性,同时必须避免仅与那些和自己在各方面都比较相似的企业进行交流,即进行记因重组。Maillat也指出,在一个地方环境中的行为主体应该和外界信息资源建立系统的联系,以保证外部的重要的市场和新技术信息流入该环境内,否则该环境会有淤塞的危险。王缉慈也认为,我们必须强调企业之间的非本地联系,其原因就在于太靠近、太排外、太僵化、太单一的本地联系是非常危险的,这种单调的社会关系将对单个企业或企业集群的竞争力造成威胁;建立和保持外部联系需要大量的努力和充分的时间,因此需要每个企业都进行人、财、物等多方面的投入。分别来自德国、瑞典和丹麦的经济地理学教授贝谢尔特(HaraldBathelt)、马尔伯格(Malmberg)以及马斯科尔(PeterMaskell)等从知识创造的角度对企业集群进行研究后指出,企业的学习行为不仅可以在本地企业之间进行,也可以在处于不同地域的企业之间进行。他们认为,过去研究企业集群的大量文献过分片面地强调企业之间本地互动学习的重要性,而实际上,无论是隐含经验类知识还是编码化知识的交流,都是既可以在地方上,也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远距离进行。企业各方面知识的创新不仅需要本地企业之间、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知识和信息交流,而且需要建立全球化的交流渠道(globalpipeline)。除了集群内企业自身必须作出努力,政府、行业协会等管理部门也应创造良好的条件,努力避免本地区企业集群的近交衰退风险。政府在企业集群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一方面要加大对外开放的力度,另一方面要加强产业集群的引导和扶持工作。政府要努力为企业集群营造一个支持生产率提高的环境,这意味着要在一些领域淡化政府角色,如贸易障碍、价格制定等,而在另外一些领域要加强政府职能,例如建立更完善的市场机制,为集群内企业提供高质量的教育培训,通过税收等优惠政策吸引技术含量高的企业进入,使企业能自由进入或退出本集群,等等,来促使企业集群在各个方面加速进行更新换代。来自外部的新企业及科研机构的加入往往会带来新思想、新方法、新战略等新型“记因”,从而使原有的企业记因分化、瓦解、重组,促生新的有效创新,提高整个集群的市场应变能力。如果企业不能自由出入,新企业进不来,经营不善的企业退不出,那么原有的企业群集就必然逐渐僵化,其竞争力就会逐渐减弱。政府还可以通过制定和实行一定的优惠政策,引导、协调和加强相关科研机构与企业集群的联系,引入外部智力来防止集群的近交衰退风险。高校等科研机构对企业集群的形成、发展以及风险防范都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例如,

1 2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