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当下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论研究的一点思考  

作者:李龙 刊名:《文艺理论与批评》 上传者:姜涵

【摘要】最近几年,马克思主义文论研究稳中有进,无论是关注的问题、研究的视域,还是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都出现了新的气象。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有学者提出了建构“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构想,这是面对文艺新问题的一种可贵的理论探索。那么,推动并建构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文论研究,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呢?笔者试图从以下三个方面提出自己的思考,以就教于方家。

全文阅读

对当下中国马克思主义文论研究的一点思考 口 面向21世 纪的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 对 当 下 中 国 马 克 思 主 义 文 论 研 究 的 一 点 思 考 李 龙 最近几年,马克思主义文论研究稳中有进,无 论是关注的问题、研究的视域,还是研究对象和研 究方法,都出现了新的气象。正是在这样的背景 下,有学者提出了建构“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 义文艺学”的构想,这是面对文艺新问题的一种 可贵的理论探索。那么,推动并建构21世纪中国 的马克思主义文论研究,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呢? 笔者试图从以下三个方面提出自己的思考,以就 教于方家。 一 、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立场 建构“21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秉 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是根本。离开 这一点,其他都无从谈起。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应 考虑这样三个问题: (一)需要有理论工作者 自身的理论 自觉。 这种 自觉,是指理论工作者对自我的明确定位,不 仅能够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深度阐释,还能在 具体的文学研究、文论研究中自觉地运用马克思 主义的基本原理和方法。一方面,人文学科研究 要有一定的人文关怀和明确的价值立场。众所周 知,马克思主义是把“人”的解放作为自己的最高 使命的,但这种对“人”的理解,绝不是资产阶级 人道主义意义上的“人”。马克思所给出的答案 , 也不是在思想观念的内部加以解决。正如阿尔都 塞在《今日马克思主义》中所说过的,马克思改变 了“批评”或者“批判”的意义,不仅为 自己确立了 代表一个阶级的使命,还拒绝了那种在传统意义 上把他假定为“批判的知识 分子 ‘作者 ’的观 念”。[1]同样的,在 当今的马克思主义文论研究 1 6 中,理论工作者也应该有这样的理论 自觉和理论 实践。另一方面,我们也应看到,马克思主义文论 研究不仅仅是纯粹理论层面的探讨,它还指对于 包括文学史、作家、作品等问题在内的各种具体问 题的研究。就如詹姆逊所认为的:“马克思主义 业已充分渗透到各个学科的内部,在各个领域存 在着、活动着,早已不是一种专门化的知识或思想 分工了。”[2 J也就是说,不能简单地把马克思主义 文论“学科化”、“知识化”,更重要的是理论的应 用和实践。在当下的文学基本理论领域 ,马克思 主义文论的探讨已经比较深入,而在作家、作品以 及文学史等具体的文学研究领域,马克思主义的 观念和方法事实上是被忽视甚至是否定的。所 以,马克思主义文论研究应该在纯粹理论层面探 讨的基础之上,将其理论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应用 到新的、具体作家、作品研究、文学史研究和文艺 理论研究中去,以此建构起对文学活动从微观到 宏观的总体性理解,从而使它获得深广的生命力 和强劲的发展动力。 (二)应反对文艺理论研究的“去政治化”倾 向。自从1980年代以来,建立在“审美主义、启蒙 主义和人道主义” 基础上的文论研究,有一个 重要的趋 向就是将马克思主义文论研究“学科 化”、“学术化”和“中性化”,简而言之,就是“去 政治化”。我们承认,文论研究有其自身的学科 规范和学科问题域,很多基本理论问题需要在这 一 框架内进行充分合理的解释。但同时也应看 到,这种研究思路和那种过于“政治化”的理论话 语 ,其实属于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它们对文艺 的理解过于片面和狭隘,对文艺与政治的关系理 解得也过于简单 ,基本还停留在简单的二元对立 文艺理论与批评 2016年第 3期 框架内对文艺与政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