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黑社会性质犯罪界定的一些认识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306.00KB 文档分类:政治、法律 上传者:张倩

文档信息

【作者】 曹喆 

【关键词】黑社会性质犯罪 社会秩序 科学界定 

【出版日期】2005-01-15

【摘要】1997年修订的《刑法》根据当时社会上已经出现的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活动,在“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一章中增加了“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近年来,我国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呈现上升趋势,这一罪名的增加,为司法实践中打击该类犯罪活动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武器,基本实现了立法者的目的。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我国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活动也有了新的变化,我们有必要对《刑法》中关于该罪的相关规定作进一步的研究,科学地界定黑社会性质犯罪,以便有力地打击犯罪,维护社会治安。

【刊名】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全文阅读

我国现行《刑法》第294条规定的“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是我国刑法在1997年修订时增加的一款新罪名。其刑法条文表述为:“组织、领导和积极参加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他积极参加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这是针对当时社会上已经出现的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活动增设的。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我国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率逐年上升,其犯罪活动也有了新的变化。针对这种状况,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02年对“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含义做出了明确的立法解释。但是,由于表述不够贴切、准确,导致我们对“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理解存在着一定的困难。这就需要我们对相关刑法条款做进一步研究,使黑社会性质犯罪的界定更加准确化、具体化、科学化。一、何为“称霸一方,为非作恶”一般说来,黑社会性质组织往往长期盘踞在一定的地域内,并在该地域内经常性地实施犯罪活动。所谓“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是我国刑法对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特点的一个概括,但是作为法律语言,这种表述就不够合理、恰切。《现代汉语词典》中对“称霸”一词的解释为:“依仗权势,欺压别人。”从这一解释可以看出,“称霸”一词并没有准确的法律含义。其实,在古汉语中“称霸”一词原意为当诸侯国的首领,亦用于比喻在某一方面居于首要地位。如果这样理解“称霸”,也只是描述了黑社会性质组织在一个地区“发展壮大,取得霸权”以后的状态。实际上,任何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产生和发展都有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往往有一个时期是没有取得“霸权”的,有的地方还有几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同时存在,这时往往出现它们之间互相争斗的情况。这个阶段它们是“争霸”,而不是“称霸”,但是这时这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对社会的危害已经很大了。《华西都市报》曾报道,在2000年3月,四川宜宾曾发生的黑帮火并事件,造成3人死亡。这一事件就是在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在发展过程中,为了争得霸权、获取更多的利益而发生的。因此,在界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时候不应以“称霸”为条件,只要有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就应当构成犯罪。这也符合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严厉打击的刑事政策。“一方”也是个比较模糊的概念:一个街道、一个村庄、一个乡乃至一个市、一个省都可以是“一方”。如果对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的范围不加区分,笼统称为“一方”,很可能会出现罪刑不相适应的情况。另外,在某些地方,有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并非在社会经济的所有领域都依仗权势、欺压别人;而只是在某个经济领域(如水产、建筑、运输等)称王称霸。这在我国《刑法》中是没有明确加以规定的。为此,在2000年12月5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肯定了在一定行业范围内部可以存在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这为打击在某一行业欺行霸市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依据。“为非作恶”是成语“为非作歹”的变形。《汉语成语词典》中的解释是专做坏事。这个成语出现在《刑法》中,也不是规范的立法语言,“为非”并不一定违法,“作恶”也并非一定触犯刑律。因此,实践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把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所有的违法行为都包含在内,模糊刑事犯罪和一般违法行为的界限,以致于出现打击面过宽的情况。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并不一定都是犯罪行为,犯罪行为要依法处罚,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也要依法处罚。但是对于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违法行为绝对不能用刑事处罚的方式进行惩处,只有这样才符合罪刑法定原则。二、关于“欺压、残害群众”的表述先从“欺压”说起。从法律语言的角度来说,“欺压”一词语义不明确。欺负和压迫都不是具体的犯罪行为,欺负人不一定是犯罪行为,可能是很轻微的民事侵权行为。如果把欺负人的行为也规定在刑法中显然是不合适的。而“残害”一词的原意是“伤害或杀害”,这个词是基本符合法律语言要求的。但是,条文中对于残害的对象———“群众”的规定存在着一定的问题。在我们国家,“群众”一词很大程度上还是个政治概念,而本罪中所规定的“群众”,是以犯罪对象的身份直接出现的。在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的犯罪活动中,犯罪的对象可能是自然人也可能是法人,如果单纯规定“欺压、残害群众”,则不能完整地概括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对象,许多针对法人的犯罪活动就无法包括进去。其次,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活动,虽然对某一地区的公民或某一行业的从业人员都构成威胁,但犯罪针对的对象主要还是特定的自然人和法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毕竟与恐怖组织不同,并不是在侵犯社会上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重大公私财产及·67·公共生产、生活的安全。因此,这一条款中笼统地使用“群众”一词来表述也是不适当的。三、关于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客体”的界定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所侵犯的客体———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刑法的规定是比较正确的。但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不同于一般的共同犯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员往往都有公开的社会身份,较高的社会地位,较强的经济实力,黑社会性质组织往往在一定的地域内长期从事犯罪活动。这些特点决定了黑社会性质组织需要在自己活动范围内的政府机关和执法部门内部建立自己的“保护伞”。这样,就决定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活动必然会在“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同时,企图而且实际上也破坏了国家的政治秩序。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最初只是拉拢腐蚀国家干部、政法干警,为自己的犯罪活动建立“保护伞”,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它们就企图控制党政机关的组织部门,掌握干部的任免,甚至企图操纵整个地方政权,左右各种政策的出台,使自己破坏政治秩序的犯罪活动更加隐蔽。在最近被媒体披露的几起已被查获的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案件中,黑社会性质组织不但拉拢腐蚀了一批国家干部和有关公职人员,有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头号人物本身就是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如沈阳的刘涌,本身就是沈阳市人大代表。基于上述情况,笔者认为,在刑法对该罪客体的规定中,应该增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活动破坏国家政治生活的界定。从国外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可以清楚地看出,当黑社会性质组织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时,总是开始向政治领域发展。如意大利的黑手党、美国的“三K党”、俄罗斯犯罪联合体等,都是完备形态的犯罪组织,它们有的甚至能左右国家政局。我们应该认识到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对政治秩序的破坏,在处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过程中,不但要注意严惩暴力犯罪、经济犯罪,还要注意处罚行贿受贿及破坏民主选举等犯罪。这样,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打击力度加大了,同时也打击了与此相关联的一些协助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行为。综上所述,为了更有力地打击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活动,我国现行的《刑法》对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犯罪构成的规定需要更加科学、更加完善。对黑社会性质犯罪界定的一些认识@曹喆$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法律系!河南郑州450053黑社会性质犯罪;;社会秩序;;科学界定1997年修订的《刑法》根据当时社会上已经出现的一些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活动,在“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一章中增加了“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近年来,我国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呈现上升趋势,这一罪名的增加,为司法实践中打击该类犯罪活动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武器,基本实现了立法者的目的。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我国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活动也有了新的变化,我们有必要对《刑法》中关于该罪的相关规定作进一步的研究,科学地界定黑社会性质犯罪,以便有力地打击犯罪,维护社会治安。

1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