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英格兰庄园法庭探微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527.00KB 文档分类:历史、地理 上传者:林艳琴

最多预览10页,更多请下载原文查看

文档信息

【作者】 李云飞 

【关键词】中世纪 英格兰 庄园 法庭 

【出版日期】2005-04-15

【摘要】本文着重考察了中世纪英格兰庄园法庭的主要职能、参与者、主持者、裁决者、裁决依据和执行手段。其结论是,庄园法庭是领主控制和盘剥佃农的工具,而不是佃农自我保护的手段。由于存在多种制约庄园法庭运作的因素,领主不得不在庄园法庭中吸收和利用一些村社组织和庄民自治的形式;对庄民具有保护作用的不是庄园法庭,而是其背后潜藏着的村社组织和集体力量。

【刊名】世界历史

全文阅读

中世纪英格兰的庄园法庭是领主为控制和盘剥庄民而组织的 ,是领主与佃农冲突和妥协的舞台。 1 3世纪中期以后 ,英格兰出现了大量庄园法庭记录 ,其中很多得以保存下来 ,这为我们考察中世纪英格兰乡村社会 ,特别是领主与佃农的关系提供了难得的资料。国外学界在评价领主与佃农的关系时表现出两种不同倾向。梅特兰将庄园归于私法范畴 ,强调庄园法庭是一种“财产权”① ,奥尔特则说领主有时只是村庄最大的农民② 。罗德内·希尔顿、克里斯托佛·戴尔、茨维·拉奇等人比较强调庄园法庭在领主盘剥庄民中的作用 ,而以拉夫提斯为首的多伦多学派则突出庄园法庭在加强村社团结方面的作用。类似的分歧也存在于国内学界。马克土土土 先生较早对庄园法庭作了考察 ,他倾向于强调庄园法庭对领主权益的维护 ,指出不能因为农民是庄园案件的裁决者就把庄园法庭误认为是农民的法庭③ 。近来 ,侯建新、徐浩等学者非常恰当地说明中世纪英格兰乡村社会中由村社、庄园和教区所构成的多元权力结构为农民留下了较为宽广的自由空间 ,不过他们认为庄园法庭具有二重性 ,它既是领主“实现其权力意志的工具” ,又“保护了农民的利益”④ 。这种“二重性”的观点提醒我们 ,领主或其总管并非庄园法庭的裁决者 ;领主对佃农的索取有时会遭到失败 ,但它未能说明 :庄园法庭为何能同时具备两种相互矛盾的功能 ?哪些因素影响着庄园对佃农的控制力 ?本文先分析庄园法庭存在的内外环境 ,然后依次考察庄园法庭的主要功能、参与者、主持者、裁决者、裁决依据和执行手段。其结论是 ,由于存在多种制约因素 ,领主在组织庄园法庭时不得不吸收和利用一些村社组织和庄民自治的形式 ;庄园法庭是领主控制和盘剥庄民的工具 ,对庄民具有保护作用的不是庄园法庭 ,而是其背后潜藏着的村社集体力量。一、庄园法庭的内外环境  在讨论庄园法庭之前 ,首先应简要说明它所处的内外环境。中世纪英格兰王国的整个司法体系是由王室法庭、领主法庭、教会法庭 ,以及城市法庭等组成的多元系统。诸种法庭之间呈现出牵制、渗透和竞争的复杂关系。国王作为最大最高的领主 ,也拥有自己的庄园和庄园法庭 ;代表国王利益、属于司法行政系统的百户区、十户联保会可能因各种原因落入私人领主之手 ;教会组织也是封建领主 ,它不仅同国王争夺涉及教士的诉讼 ,而且拥有自己的庄园和庄园法庭。在这个多元竞争的系统中 ,王室法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逐渐排挤和蚕食着其他法庭的管辖权。属于其他领主的庄园法庭就是在王室法庭的挤压下运作的。从封建地产的结构来看 ,中世纪英格兰封建制度的一个重要特点是 ,领主们虽然占有广阔的地产 ,但这些地产往往分散各地 ,且不同领主的地产相互交错间隔。大领主在其住所附近拥有一批庄园 ,不过许多庄园都是远离住所的。比如 ,牛津大学默顿学院就有几个庄园位于英格兰北部的达勒姆郡 ,距离学院所在地牛津城有 2 0 0多英里 ,领主及其地产管理人乘马车从牛津到达勒姆郡通常要一周时间①。这种空间障碍和不同领主的相互牵制使得领主在通过庄园法庭控制佃农方面存在一定的困难。从乡村经济社会环境来看 ,庄园是领主地产的基本单位 ,是外部力量人为划分的产物。它与作为农民自然聚落形态的村庄可能一致 ,也可能不一致。有时庄园包含若干村落 ,有时则只是村落中属于不同领主的若干庄园之一。科斯敏斯基的研究表明 ,即使在庄园制比较发达的地区 ,多数情况下庄园与村庄也是不一致的②。封建地产的分割继承、再分封和转让使得庄园变得更加复杂。一个庄园的自由佃农可能有自己的维兰和庄园法庭 ,其地产构成次级庄园。有时次级庄园之下还有次级庄园。地租收入的转让使得一个领主的佃农可能要向另一个 ,甚至多个领主交租。有时某个佃农 (甚至维兰 )也可能从两个或更多属于不同领主的不同庄园租佃土地。这种庄园之间以及庄园与村庄的复杂关系同样不利于庄园法庭的组织和运作。庄园通常由领主自营地、佃农份地和公共林地牧场构成。领主自营地通常并不连成一片 ,集中分布 ,而是分成条田与佃农份地交错分布 ,在实行敞田制的地方更是如此。这就使领主与农民在维持有序的轮作制度、维护路桥沟渠等公共设施方面具有共同利益。另外 ,领主要使用佃农劳役来耕种自营地 ,就需要对佃农进行人身控制和监督。庄园法庭不仅是领主地产生产经营的组织工具 ,而且其司法活动能直接为领主带来丰厚的收入。领主与佃农的关系既有共生共存的一面 ,也有盘剥控制的一面 ,这使二者既经常冲突 ,又不时妥协。如何在王室法庭的渗透下确保自己的司法权益 ,如何有效管理与其他领主地产相互交错且分散各地的众多庄园 ,如何利用原有的村社组织维护自己的权威和利益 ,同时又防止来自村社的集体抵制 ,这些问题深深影响着庄园法庭的组织和运作。二、庄园法庭的职能  庄园法庭的职能 ,即它所处理的事务可以分为三类 :维护领主权益、解决庄民纠纷和处理公共事务。首先 ,维护领主权益是领主举行法庭的目的所在。佃农应当帮助领主修缮庄宅 ,耕种自营地。佃农无故不服劳役 ,或者服劳役时懒散怠惰的 ,要遭罚款。领主还享有一些垄断性的经营权或独占性的使用权。比如 ,领主在庄园往往修有磨坊 ,实行垄断经营 ,既不允许佃农们修建磨坊 ,也禁止他们到外地磨坊磨粉 ,而佃农使用领主磨坊要交纳所磨谷物的 1 / 1 6作为磨粉费。佃农进入林地牧猪、伐木都要交费。此外 ,领主还享有针对农奴人身的超经济特权。维兰死后领主可从其动产中选择大牲畜作为死首费 ,而继承土地的佃农要交纳进入费 ;维兰将女儿嫁到庄园以外要交纳婚姻费 ;领主每年还要向全体维兰征收任意税 ;佃农外出务工或接受外来人口居留也要交费 ;维兰之间原则上禁止租佃和买卖土地 ,出让土地者要花钱购买领主的批准书 ,私自转让者要受罚款。侵害领主上述权益的各种行为都应当在庄园法庭上受到处罚。领主也利用庄园法庭选举庄头、收租人、割草监工、秋收监工、护林员、陪审员等庄官。庄官同庄民相互承担连带责任 ,庄民给领主造成损失时 ,先由庄头赔偿 ,再由庄头向肇事者索赔。同样 ,如果庄头渎职而使领主蒙受损失 ,且庄头未能赔偿全部损失时 ,不足部分就由选举他担任庄头的全体佃农补足①。推选庄官不仅是庄民的权利 ,同时也是义务。海尔索文庄园 (属于海尔索文修道院 )的庄民们就曾因没有选出庄头而受到 1 0英镑的集体罚款②。另外 ,领主也鼓励庄民揭发和调查庄官的不端行为。托恩伯雷庄园 (在格罗斯特郡 )的领主就曾安排一些佃农专门负责监督管家和庄头③。《论领地法庭》的小册子也建议 ,撤销一位经常光顾集市和酒馆的庄头 ,并向庄民宣布“若有人要揭发他 ,就应马上进行”④。其次 ,庄园法庭作为一种佃农集会 ,也为他们解决相互纠纷提供了一种途径。农民之间的纠纷包括债务、侵犯人身财产、家庭内部纠纷、财产继承纠纷、诽谤、轻微打斗 ,等等。庄园法庭最初包揽了这些纠纷的处理 ,但后来王室法庭也试图进行渗透。 1 2 78年爱德华一世颁布了格罗斯特敕令 ,其中第 8条规定 ,“任何人均不得在巡回法官面前提出侵占动产之诉 ,除非他能宣誓申明被占之物至少值 4 0先令”①。这意味着标的物价值超过 4 0先令的诉讼就可进入巡回法庭。后来王室法庭的法官对此曲意引申 ,试图将庄园法庭审理侵占动产之诉限于标的物价值 4 0先令以内。不过 ,一些庄园因其领主享有较广泛的司法行政权 ,自然可以不受限制。总体来看 ,庄园法庭在解决佃农纠纷方面比王室法庭拥有更大的优势 ,庄园法庭的卷宗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是佃农相互争诉的记录。比如在 1 333年 2月 8日布拉姆贝尔苏特庄园 (在汉普郡 )的法庭上 ,一位佃农就因错误地说另一佃农是盗贼而被罚款 3便士 ②。海尔索文庄园的一次法庭开庭则解决了某个佃农家庭的财产继承纠纷 ③。有时庄园法庭还可发挥公证作用。佃农们愿意让书记员把私人契约登记在庄园法庭卷宗中 ,或当众宣读 ,因为庄园法庭的正式记录或全体法庭参与人的共同见证可以为契约履行提供契据证明和舆论压力。庄园法庭解决农民纠纷有调解和裁决等多种形式。农民有时邀请几位德高望重者进行调解 ,以避免法庭裁决和胜败感觉激化双方的矛盾。已经向庄园法庭起诉的纠纷有时也会得到法庭允许而私下和解 ,法庭还常应诉讼一方的和解请求而推迟裁决 ,以便给双方留出和解的时间 ④。只有难以和解的诉讼才由陪审团裁决。比如 ,在哈佛林庄园 ,农民之间的诉讼许多都因原告撤诉或者被告满足原告的诉求而庭外解决 ,只有 1 0 %到 1 6 %的诉讼最终通过法庭裁决结案 ⑤。在 1 2 89— 1 30 4年辛德克雷庄园法庭上属于农民纠纷的案件中 ,由法庭正式裁决的仅占31 % ⑥。庄园法庭在裁决农民之间的纠纷时 ,往往强调情理而非法律。比如 ,在上述辛德克雷庄园上 ,由于尼古拉斯指控罗伯特与其妻子发生奸情 ,而村民们对此事也有很多流言蜚语 ,这使尼古拉斯起初一再得到陪审团的同情 ,在诉讼中处于有利地位。只有经过多次法庭调查之后 ,尼古拉斯才因拒绝向罗伯特偿还高额债务而败诉 ⑦。这些都说明 ,庄园法庭处理庄民纠纷的主要目的在于创造和睦的邻里关系 ,避免矛盾的激化。最后 ,庄园法庭还有维护公共秩序和处理公益事务的职能。一些庄园法庭卷宗中包含着村规民约 ,往往涉及公共林地和牧场的使用、道路修筑、沟渠挖掘 ,特别是秋收季节的收割、拾穗、佣工 ,等等。违反村规民约要受到罚款。比如 ,有的庄园规定 ,只有不能收割庄稼的人 (老人、小孩、或病残者 )才可拾穗。这既是为了照顾老弱病残 ,也是为了保证收获季节的劳动人手 ,因为在秋收季节的拾穗收入往往比充当雇工所挣工资还高。有的庄园规定庄民在收获季节不得外出务工 ,寻找更高的劳动报酬 ;只有当庄稼全部收割完毕 ,并从田地里运走时才可拾穗。还有一些针对偷盗谷穗行为的规约 ,比如所有的谷穗都要在白天拖运 ,日落后禁止从田地运出谷穗 ,也不能在田地里直接将谷穗送人或出让 ,甚至作为雇工的工资也不行。在一些实行敞田制的地方 ,村民应当集体决定何时将收割后的耕地和割草后的草地开放为牧场 ,哪些土地应当轮作何种作物 ,以便步调一致 ,协调农耕与畜牧之间的矛盾。他们还根据占地多寡来确定每户饲养牲畜的上限 ,以防草地过度利用①。庄园法庭常常也是佃农们处理这些事务的组织形式。除此以外 ,治安问题也是重要的公共事务。维护地方治安是郡、百户区的职能 ,其最基层的组织是十户联保会。凡年满 1 2岁的男性都应编入十户组 ,相互承担连带责任。每组选出一两名组长 ,参加每年举行两次的十户联保会 ,其职责是检举和处理危害地方治安的事件 ,比如偷盗、械斗等 ,评估其危害程度并作出相应处罚。许多庄园领主通过各种途径获得了这些司法行政权 ,通常在庄园法庭上一并处理治安事务 ,最经常的形式就是合并庄园法庭和十户联保会为庄园全会。有些庄园设有集市 ,其领主往往享有管理市场的特权 ,因而监督物价、检查酒类以及面包的质量等事务也成为庄园法庭的职能。从以上三个方面的职能来看 ,中世纪英格兰的庄园法庭并非今天纯粹司法审判意义上的法庭 ,而包含着行政管理的功能。若不是沿用习惯的说法 ,我们将庄园法庭称为“庄园会议”或许更加名副其实。三、庄园法庭的参与者、支持者和裁决者  根据 1 3世纪著名法学家伯拉克顿的论述 ,庄园法庭每隔两三周就召开一次 ②。学者们对一些法庭卷宗的研究表明 ,不少庄园举行法庭很频繁 ,且颇为规则。格罗斯特伯爵的托恩伯雷庄园在 1 333年后一般每 3— 4周召开一次 ③。王室的哈弗林庄园 (埃塞克斯郡 )在 1 4世纪后期和 1 5世纪也是每 3周召开一次 ④。约克郡的维克菲尔德是一个大庄园 ,其土地扩展到 52个村庄 ,通常每年举行 1 6— 1 7次庄园法庭 ,大约每 3周一次 ⑤。不过 ,很多庄园未必如此频繁开庭 ,尤其是一些小庄园 ,并没有很多事务要每隔 3周举行一次法庭来处理。默顿学院的托克罗夫特庄园 (牛津郡 )在 1 2 79至 1 343年平均每年召开 2— 3次 ,有的年份多达 8次 ,也有少数年份根本不召开 ①。举行法庭的地点通常是领主的庄宅内 ,但村庄的一颗大树下、堂区的教堂等都

1 2 3 4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