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托代理及其对网络型产业并购绩效的影响——基于信息技术业的实证证据

作者:陈福中;陈诚 刊名:金融发展研究 上传者:杰恩斯·哈列力

【摘要】本文以信息技术业为例,对网络型产业并购的市场预期绩效和经营绩效进行实证考察。研究表明,并购事件公布所引致的市场异常收益说明中国证券市场属于非半强式有效;委托代理问题的存在使得并购方和目标方的累积异常收益率都会上升;在个人理性和兼容性约束的共同作用下,目标方经营绩效会得到提高,但并购方却出现降低。因此,完善证券市场信息披露制度、建立具有竞争机制的职业经理人市场及引入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治理机制,对提高网络型产业并购绩效具有重要意义。

全文阅读

一、问题的提出在现代企业制度中,股份公司(尤其是股份在证券市场交易的公司)股权较为分散,直接引致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冯根福,2004)。而“两权”分离,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委托代理关系成为上市公司全体股东和经营者之间利益冲突的主要根源之一(姚晓春、王海英,2002)。股东与经营者间利益冲突所表现出来的特征,则由于股权集中程度不同而有所差异。一般说来,股权相对集中的上市公司,经营者的地位要弱于控股股东;而在股权相对分散的公司,中小股东本研究受201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科学研究基金项目资助(项目名称:FDI异质性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研究,项目编号:11XNH159)。则很难对经营者进行监控管理(冯根福,2004)。从某种意义上,并购为股东监控经营者提供了解决委托代理问题的思路。Manne(1965)认为,当企业经营不佳时,可能导致其被并购,相应地公司高层管理人员职位将会被替换或地位受到威胁,经营者努力工作提升公司绩效的主动性被迫提高。面对来自其他公司或职业经理人市场的竞争,经营者为使自身效用最大化,常会做出优化配置资源及提高本企业绩效的努力(王淑贤、李德志,2007)。然而,企业的规模在某种程度上与经营者的收入相关(Mueller,1969),由此可能导致企业经营者盲目追求规模扩张而忽视并购后的经营绩效改善问题。再者,企业经营者常可能因为对自身管理能力过度自负,追求企业规模,导致企业财富从本企业向目标企业转移(Roll,1986)。基于消除股东与经营者间委托代理问题的视角,并购可在一定程度上引发经营者的危机感,迫使其努力提高本企业绩效;同时,企业经营者也可能由于追求扩大规模或过度自负,具有进行并购的动因,但其结果可能并不能带来企业绩效改善。一般认为,生产的产品具有互补性、兼容性、标准性及消费外部性,生产过程存在转换的成本及显著的规模经济性等特征的产业,即为网络型产业。行业独有的特征要求位于该行业中的企业具备相应规模以保证研发及正常经营。根据中国的情况,网络型产业常被国有企业垄断经营(王俊豪,2005),由此而导致的市场结构重组及委托代理问题异常复杂。正是基于上述背景,本文以网络型产业中具有代表性的信息技术业为例,从委托代理的视角,对该产业并购的市场预期绩效及经营绩效进行测算与分析,试图探求委托代理问题对网络型产业并购绩效的影响机制。二、理论模型与假设(一)委托代理理论与网络型产业并购绩效随着博弈理论的发展与演进,委托代理问题可用广义分布公式化方法进行表达和求解(张维迎,1996)。表示代理人所有可选择的行动的组合,则表示代理人的一个特定行动。表示货币收入(亦即产出),是唯一可观测变量,同时假定是的严格递增的凹函数。表示观测到的代理人行动,表示委托人所设计的激励合同,即委托人根据观测到的代理人的行动所制定的奖惩措施。因此,委托人与代理人的效用和分别可表示为:同时为便于求解,假定委托人和代理人都是风险规避者或风险中性者,且代理人努力工作的边际负效用是递增的,那么:其中表示代理人努力工作所需付出的成本。一般地,委托人希望代理人更多努力地工作,即;而委托人则希望尽可能少地努力工作,即所付出的成本递减,即-。假定委托人效用的分布密度函数可表示为和的函数,因此委托人的总期望效用函数可表示为:假定代理人的保留效用,即代理人不接受委托人合同时所能得到的最大期望效用为,那么委托人参与合同的个人理性约束(IndividualRationalCon-straint,IRC)可表示为:同时根据理性原则,每个参与合同的代理人都会选择自己期望效用最大的行动,即动机兼容性约束(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