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事件后美国反恐战略的演变

作者:李希若 刊名:国际资料信息 上传者:陈家鼎

【摘要】"9·11"事件使美国本土绝对安全的神话被打破,直接改变了美国对安全环境和现实威胁的判断,"反恐"迅速成为美国国际战略的主轴。"9·11"事件六年来,美国反恐战略历经了继承、重塑、调整、完善四个阶段,并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反恐战略以及相关的反恐机制与措施体系。

全文阅读

“9n”事件使美国本土绝对安全的神话被打破,直接改变了美国对安全环境和现实威胁的判断,“反恐”迅速成为美国国际战略的主轴。“9n”事件六年来,美国反恐战略历经了继承、重塑、调整、完善四个阶段,并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反恐战略以及相关的反恐机制与措施体系。一、反恐战略与反恐理念的调整美国历届政府的反恐战略和反恐理念是伴随着国家安全面临的主要威胁源的变化而逐步调整的。冷战时期,美国长期以苏联为主要对手、主要威胁源和作战对象,恐怖主义的威胁还显得离美国很遥远。因此,美国政府的反恐理念一直是“运用一切合法手段保护境外的美国外交和军事设施”。苏联解体后,美国认为“大国之间使用战略核武器的威胁被恐怖分子使用核武器的威胁取代”,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问题开始在战略层次上受到重视,于是,其反恐战略演变为制止恐怖主义者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此指导下,胡萝卜与大棒并举,但战争成为反恐行动的主轴。期间,美国发动了第一次海湾战争,与朝鲜签订了《核框架协议》,开始频繁指责活跃在阿富汗的塔利班学生武装,并强硬推行国家导弹防御计划。事实证明,美国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恐怖主义者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能力,但没有从根本上采取有效措施来剔除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反而以霸权的心态简单地处理国际间历史遗留问题,最终激起了普遍的反美主义,导致了“911”事件的发生。(一)反恐战略的继承和重塑。2(X)1年的“911”事件,使恐怖主义对美国国家安全的现实威胁凸显。布什政府在继承了克林顿时期对恐怖主义者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担忧的同时,将恐怖主义,尤其是宗教恐怖主义列为美国的首要威胁。2(X)2年,布什政府挟美军在阿富汗胜利的余威,将国家威胁源从宗教恐怖主义转向了美国所认定的“国家恐怖主义”,并以前所未有的强硬语气称,寻求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伊拉克、伊朗和朝鲜这三个国家“相互勾结”,组成“恐怖国家”阵营,是“威胁世界和平”的“邪恶轴心”。“先发制人”打击这些“恐怖国家”就是打击恐怖主义。2叨2年9月20日,布什政府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进一步提出,“恐怖主义与大规模毁伤性武器的结合是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由此,美国的反恐战略发生了变化,开始全力以赴打击世界各地的宗教恐怖主义分子及其组织和支持者,并对“恐怖国家”实施“先发制人”打击,以使其丧失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支持恐怖主义的能力。期间,美国大国霸权心态如故,把自冷战结束后一直被推崇的战争作为反恐的主要手段,先是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后又不顾国际社会反对一意孤行发动伊拉克战争。虽然取得了阿富汗战争的阶段性胜利,也凭借其超强的军事势力以极短的时间结束了在伊拉克境内的主要军事行动,但由于美国的反恐超出了应有的界限,不仅使得美军深陷战争泥潭,也激起了包括伊斯兰世界在内的各国民众普遍的反战浪潮。作为美国开展国际反恐的道义平台国际反恐联盟更由于美国的单边主义,日益四分五裂,离心离德。(二)反恐战略的调整。伴随着伊拉克战争的深人,美国开始意识到“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单独对抗恐怖主义,对这个全球性的威胁必须有全球性的回应,协同行动至关重要”。如果没有其他国家的协同,美国就无法取得反恐胜利的这一现实,使其反恐中“强势进攻”计划开始有所收敛,反恐理念从过去以军事行动为主要形式的“硬反恐”开始向以推行美国民主自由为主要形式的“软反恐”过渡,并开始重视国际合作。期间,布什政府开始大力修复自2(X)1年以来被逐渐损坏的国际同盟关系,并对单纯依靠武力反恐的行为进行检讨。2(X辫年2月初,出台“大中东民主改革计划”,认为只有中东成为自由民主之地,才不会成为恐怖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