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成瘾医学生的父母教养方式对其心理状况影响

作者:贺满云;杨小丽 刊名:中国医学伦理学 上传者:武晶晶

【摘要】目的:了解网络成瘾医学生的父母教养方式对其心理状况的影响,为预防和治疗网络成瘾提供依据。方法:依照随机整体抽样方法,对重庆医科大学的1-4年级本科生进行问卷调查,问卷包括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EMBU)、症状自评量表(SCL-90)和网络成瘾诊断量表。将诊断为网络成瘾的作为网络成瘾组(IAD组),其他的作为非网络成瘾组(非IAD组),进行对照研究。结果:网络成瘾检出率为6.49%;成瘾者的父母情感温暖理解得分低于非成瘾者,而惩罚严厉、拒绝否定得分高于非成瘾者;成瘾者的SCL-90各因子分显著高于非成瘾者;成瘾者父母教养方式对其心理状况有一定影响。结论:网络成瘾医学生的父母对他们缺乏温暖理解,管教严厉,拒绝否定;他们心理健康状况较差;不良教养方式对其正常心理发展有不利影响,父母要重视自己的教养方式。

全文阅读

根据CNNIC发布的第1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1],在网民的职业调查中,学生的比例仍为最高,达到了36.2%。本研究通过对医学生的调查,了解网络成瘾医学生父母教养方式的特点,他们的心理健康状况,以及他们父母教养方式对其心理健康的影响,为预防和治疗网络成瘾提供依据。1对象与方法1.1对象本次调查研究从重庆医科大学1-4年级本科生中,以班为单位随机抽取920人(男生358人,女生520人)进行问卷调查,收回有效问卷878份,将诊断为网络成瘾的作为IAD组,其他的作为非IAD组,进行对照研究。1.2研究方法本次调查研究采用了问卷测查形式,测查使用了症状自评量表(SCL-90)、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EMBU)和网络成瘾诊断量表。对调查员统一培训,以班为单位采取无记名形式进行测查,要求测查对象仔细阅读指导语,并严格按指导语作答,当场收回问卷。调查数据统计和分析采用SAS9.0软件进行处理。2结果与分析2.1基本情况调查有效总人数878人(男358人,女520人),成瘾者57人(男36人,女21人),占总人数的6.49%。网络成瘾者中男性占63.16%,女性占36.84%。IAD组与非IAD组在性别比较中差异有显著性,四个年级网络成瘾率差异无显著性(见表1)。表1两组在性别上的比较[n(%)]IAD(n=57)非IAD(n=821)2P性别男36(63.16)322(39.22)12.6470.0004女21(36.84)499(60.78)年级一年级14(6.39)205(93.61)5.310.150二年级21(9.38)203(90.62)三年级10(4.13)232(95.87)四年级12(6.22)181(93.78)注:n=人数,%=百分率。2.2IAD组与非IAD组父母教养方式比较IAD组父母亲的情感温暖理解得分低于非IAD组,而惩罚严厉、拒绝否定得分高于非IAD组,过分干涉、偏爱差异无显著性(见表2)。表2两组父母教养方式比较(XS)IAD非IADt值P值EF1情感温暖理解45.5810.1849.6710.902.750.006EF2惩罚严厉18.326.3815.614.59-4.190.000EF3过分干涉18.814.2718.893.950.160.873EF4偏爱5.935.976.035.420.140.889EF5拒绝否定9.212.768.142.37-3.270.001EF6过度保护10.793.219.992.69-2.140.032EM1情感温暖理解50.2510.6854.4310.232.980.003EM2过分干涉保护35.267.2033.676.17-1.870.062EM3拒绝否定13.443.8511.703.33-3.780.000EM4惩罚严厉13.884.7511.873.26-4.340.000EM5偏爱被试6.076.216.055.35-0.030.978注:EF指父亲因子,EM指母亲因子(以下相同)。2.3IAD组与非IAD组SCL-90测试结果IAD组在总均分、阳性项目分、躯体化、强迫、人际关系、抑郁、焦虑、敌对、恐怖、偏执、精神病性、其他得分均显著高于非IAD组(见表3)。表3两组SCL-90各因子分比较(XS)IAD非IADt值P值总均分1.830.381.530.40-5.460.000阳性项目分2.500.352.330.39-3.090.002躯体化1.600.461.360.41-4.190.000强迫2.150.491.780.55-5.000.000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