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教育对经济增长贡献率的实证研究

作者:马彦;陈全明 刊名:价格月刊 上传者:王春萍

【摘要】笔者以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为基础,采用湖北省第四次和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对湖北省教育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进行实证,并与全国比较后发现,湖北省教育、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原因主要是湖北教育发展缓慢,最后提出了相应的政策建议。

全文阅读

教育不仅对社会全面发展有着直接的贡献,而且可以通过提高劳动者的素质提高劳动生产率,从而对经济增长作出巨大贡献。湖北是教育大省,尤其是高等教育在全国名列前茅,而湖北省经济水平居全国中游偏上,是典型的穷省办大教育。湖北省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各自对湖北经济的贡献到底有多大,成为摆在大家面前的重大课题,对其研究具有较强的政策意义。一、模型选择1.模型推导美国数学家柯布(C.W.Cobb)和经济学家道格拉斯(D.H.Douglas)在研究美国制造业劳动和资本对产出的作用时得出一个生产函数,即著名的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Y=AKL(1)其中,Y是产出量,A为技术水平常数,K是资本投入量,L是劳动投入量,是资本的产出弹性系数,是劳动的产出弹性系数,而且>0,b>0,+=1。人力资本理论认为教育能提高劳动力的质量,也就等于使初始劳动力投入量成倍增加,因此可以将劳动投入量L细化为初始劳动力L0与教育投入E的乘积,于是公式(1)就转化为:Y=AK(LoE)(2)那么,在某一时间(t)范围内的生产函数即可构造为:Yt=AtKt(LotEt)(3)对公式(3)两边取自然对数后再求时间t的全导数,然后用差分方程近似代替微分方程,得到方程:y=c+K+Lo+e(4)其中,y表示一定时期内经济的年均增长率,c、K、L0分别代表技术进步、资本和初始劳动投入的年均增长率,e为教育投入的年均增长率。因此,估算教育对经济增长率的贡献可表示为:Ce=e/y(5)在实际计算中,教育投入年均增长率e一般以教育综合指数年均增长率Re代替。教育综合指数是指某年某国或某地区劳动者人均受教育程度,它以劳动者受某一级教育为基准,按照一定的劳动简化率(或称劳动折算系数,如工资、生产率、受教育年限、工作年总课时数)折算人均受教育程度。这一指数的年均增长率与教育投入的年均增长率呈较强的正相关,能够反映教育投入的实际效果,因此能够代替计算教育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于是公式(5)变成:Ce=Re/y(6)公式(6)是目前国际广泛采用的计算教育对经济增长贡献率的模型,它表示教育这个要素投入所带来的那部分国民产值的增长率占国民产值总增长率的比率。2.参数确定(1)劳动产出弹性系数的确定关于劳动的产出弹性系数值的确定,目前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因为影响因素复杂多变,而且各个国家的情况也不一样。根据现有的研究成果,学术界流行三类测算方法:一是在市场充分竞争、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前提下,劳动力的工资率等于其边际产品(价值),因此工资总额与国民收入的比率即劳动的产出弹性。此种方法是西方学者普遍使用的方法,它是建立在古典经济学边际生产力分配理论之上,否定劳动剩余价值论,认为工资等于劳动力在生产上所作出的贡献。二是投入量比例法。用劳动投入量占总投入量的比例作为劳动的产出弹性,这种方法简单,但缺乏科学性。三是时间序列回归法。在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基础上,构造回归模型(lnY=lnA+lnK+lnL),分别求出和的值。西方学者丹尼森根据美国的情况采用第一种方法通过实证计算将确定为0.73,麦迪逊系数值是0.7,我国经济部门一般将定为0.70.8。为了增加可比性,笔者采用丹尼森的0.73比较合适,同时它也在我国经济部门确定的范围之内。值得说明的是不管采用何种方法,计算出怎样的弹性值,都是近似值,因为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本身就是建立在多种假设条件上的理论模型,当它被用于实证时,假设条件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以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模型(Y=AKL)为基础推导出的教育对经济贡献率模型(Ce=Re/y)用于实证计算时也只能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