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虎地秦简和张家山汉简中的《金布律》研究——简牍所见战国秦汉时期的经济法规研究之一

作者:朱红林 刊名:社会科学战线 上传者:袁正道

【摘要】《金布律》是秦汉时期有关财政管理的一项重要法规,文献中《金布律》或《金布令》虽涉及到经济制度各方面的内容,但归结起来仍是以财政收入和支出的规定为主。睡虎地秦简和张家山汉简中都有《金布律》,其记载应是秦汉时期《金布律》的主要内容,且二者时代相连,内容相近,有明显的继承关系。睡虎地秦简的记载表明,当时流通领域使用的货币有铜钱、布帛和黄金。而到了汉初,布帛作为法定货币早已退出流通领域,故张家山汉简《钱律》的规定专门针对的就是黄金和铜钱。通过睡虎地秦简《金布律》与张家山汉简《金布律》的比较,我们或许可以作这样推测:在睡虎地秦简存在的时代,还没有出现专门的《钱律》,是以有关货币的法律条款仍旧存在于《金布律》之中。然而在张家山汉简与睡虎地秦简之间这一段历史时期内是否已经出现《钱律》,尚不得而知。

全文阅读

一《金布律》是秦汉时期有关财政管理的一项重要法规,内容主要涉及到国家财政的收入和支出。在秦汉简牍发现之前,文献中已有关于《金布律》和《金布令》的记载。《汉书.高帝纪下》“令士卒从军死者为槥”注引臣瓒说:“《金布令》曰:‘不幸死,死所为椟,传归所居县,赐以衣冠。’”师古曰:“《金布》者,令篇名,若今言《仓库令》也。”《汉书.萧望之传》:“《金布令甲》曰:‘边郡数被兵,离饥寒,夭绝天年,父子相失,令天下共给其费。’”注:“《金布》者,令篇名也,其上有府库金钱布帛之事,因以名篇。令甲者,其篇甲乙之次。”《后汉书.桓帝纪》“嘉禾生大司农帑藏”注引《说文》曰:“帑者,金布所藏之府也。”《后汉书.礼仪志上》“八月饮酎,上陵,礼亦如之”注引丁孚说:“汉律《金布令》曰:‘皇帝宅宿,亲率群臣承祠宗庙,群臣宜分奉请。诸侯、列侯各以民口数,率千口奉金四两,奇不满千口至五百口亦四两,皆会酎,少府受。又大鸿胪食邑九真、交趾、日南者,用犀角长九寸以上若玳瑁甲一,郁林用象牙长三尺以上若翡翠各二十,准以当金。’”《晋书.刑法志》:“《金布律》有毁伤亡失县官财物……《金布律》有罚赎入责以呈黄金为价……”程树德在《九朝律考.汉律考.律名考》中曾认为,文献中“《金布律》”当为“《金布令》”之误。而据现今出土简牍资料来看,程说不确,“实际上汉既有《金“币”与“敝”通。所谓“币余之赋”就是国家处理报废物资所得的收入。在《周礼》一书所规划的国家收入中,“币余之赋”排在第九位,这个位置也是比较合理的。因为前八项收入,基本上属于农业税、商业税、人头税,属于国家正税,其数额之大远在“币余之赋”之上。《周礼》设有“职币”一职,其职责就是负责损坏公物的赔偿及官府报废物资的处理。秦汉简《金布律》关于处理官府报废物资的制度,当与此有渊源关系。五秦、汉简《金布律》还都提到一些关于货币管理的制度。睡虎地秦简《金布律》曰:官府受钱者,千钱一畚,以丞、令印印。不盈千钱者,亦封印之。钱善不善,杂实之。出钱,献封丞、令,乃发用之。百姓市用钱,美恶杂之,毋敢异。布袤八尺,福(幅)广二尺五寸,布恶,其广袤不如式者,不行。钱十一当一布,其出入钱以当金、布,以律。贾市居列者及官府之吏,毋敢择行钱、布;则行钱、布者,列伍长弗告,吏循之不谨,皆有罪。张家山汉简《金布律》曰:官为作务、市及受租、质钱,皆为缿,封以令、丞印而入,与参辨券之,辄入钱缿中,上中辨其廷。质者毋与券。租、质、户赋、园池入钱县道官,勿敢擅用,三月一上见金、钱数二千石官,二千石官上丞相、御史。可以看出,在货币管理方面,秦、汉简《金布律》之间的记载略有不同。睡虎地秦简《金布律》除了记载官府对收入货币的管理之外,更多地记载了有关货币流通的管理。张家山汉简《金布律》则只是详细记载了官府对收入货币的管理。而关于货币流通的有关规定,则被归入《钱律》,其文曰:“钱径十分寸八以上,虽缺铄,文章颇可智(知),而非殊折及铅钱也,皆为行钱。金不青赤者,为行金。敢择不取行钱、金者,罚金四两。”睡虎地秦简的记载表明,当时流通领域使用的货币有铜钱、布帛和黄金。而到了汉初,布帛作为法定货币早已退出流通领域,故张家山汉简《钱律》的规定专门针对的就是黄金和铜钱。有学者认为,睡虎地秦简《金布律》是“我国最早的一部关于货币制度的专门立法”。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但并不确切。睡虎地秦简《金布律》是目前所见我国最早的涉及货币制度的立法,但并非是专门针对货币的立法,其中关于损坏官物按价赔偿及居赀赎债等规定只是涉及到货币而已。张家山汉简《钱律》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关于货币制度的专门立法”。通过睡虎地秦简《金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