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跨文化交际中的面子系统对英语学习者情感的影响

作者:郭颖 刊名:科技信息(学术研究) 上传者:张威武

【摘要】外语教学过程是教师与学生的互动交际过程。在这种交际过程中教师所运用的交际策略会直接影响到教学和学生学习的效果。世界上任何社会或群体的交际行为(包括言语行为)都是由"礼貌"来制约的,由"面子"来维系的,所以本文从面子系统出发谈谈英语教学中教师的教学行为对学生情感的影响。

全文阅读

引言随着中国与国际社会的交往日益频繁和外语教育的普及,培养具有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学生是外语教育所肩负的使命。教师与学生在教学中的交际关系会直接影响到学生的学习态度和对外来文化的接受程度,影响到学习者的学习效果,进而影响到培养学生跨文化交际能力目标的实现。外语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是文化教育,而不同文化之间存在的差异会给交际带来潜在的危险。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看,第二语言的习得是文化适应过程的一部分。社会心理学家舒曼提出的文化适应模式就强调了学习者的语言熟练程度取决于他对目的语文化的接受和认可程度。也就是说学习者与目的语文化在社会距离和心理距离上的大小决定第二语言习得的程度,即面子在外语学习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一、面子的定义“面子”这一概念首先是由中国的人类学家胡先缙在1944年首先介绍到西方的。在语用学的领域,“面子”是个非常重要的概念。重要的代表人物有ErvingGoffman,Brown&Levinson.Brown&Levinson把“面子”定义为“每一个社会成员意欲为自己挣得的那种在公众中的‘个人形象’”(1987)。他们认为每个交际参与者都具有两个矛盾的面子:积极面子和消极面子。积极面子是指希望得到别人的赞同、喜爱、欣赏和尊敬;而消极面子是指不希望别人强加于自己,自己的行为不受别人的干涉、阻碍,有自己选择行动的自由。理想的情况是在交际中每个人都最好要顾忌他人的面子需求。不仅是在语用学领域,面子具有重要意义,在社会语言学跨文化交际的范畴中它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根据RonScollon(RonScollonandSuzanneWongScollon,1995)的理论,“面子是交际事件中交际参与者相互给予并相互协同的公共意象。”它不仅强调交际者所共享的,关于彼此间关系的推想,也强调面子的协同。他们面子的研究中包含两个矛盾对立的方面:“关联”和“独立”。在交际中,“关联”意味着我们需要与其他交际参与者有所关联,并且要向对方表示出我们的关注。其侧重点是“一致性”,也就是交际参与者所具有的共性。当我们在交际中采用关联的礼貌面子策略时,我们会采纳其他交际参与者的意见,或支持他们所持的观点,或是通过各种方式表明自己希望在世界观上与对方产生共识;我们会表明自己与对方同一群体内的成员资格,甚至使用名字或是绰号称谓;我们会对他人给予关注,对他人的事情表现出强烈的兴趣。“独立”强调的是个人的权利至少不完全受其所属群体或群体的价值观念所束缚,并且不受他人的强制。独立性体现出个人在一定程度上的自我行动能力,也(+W或-W)。他把三种系统分别称作:尊敬面子系统(defer-encefacesystem),一致性礼貌系统(solidarityfacesystem),等级礼貌系统(hierarchyfacesystem)。中国教师和学生的各项参数分别为:权势值P+,距离值D+。教师与学生的关系属于第三种,即老师在“向下说话”时常使用关联方略(involvementstrategies)而学生在“向上”说话时,则常常使用独立方略(inde-pendentstrategies)。中国学生与教师的关系固定,在交际前不必对彼此的面子进行推测,但在交际时需要对彼此的面子进行协同。教师作为“传道授业解惑”的权威,他在与学生交流中权势值(power)是+P,正权势,正距离。这就造成学生言听计从,过分重视和依赖教师对自己的评价,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学科学习兴趣与教师紧密相关的局面。一方面容易给学生造成心理压力和交际拘谨。另一方面容易形成以教师为中心的学习方法,认为教师讲,学生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