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联盟企业的认知距离、吸收能力与创新绩效的关系研究

作者:吴先华;郭际;胡汉辉 刊名: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上传者:徐炼

【摘要】对联盟企业之间技术学习和知识创造的研究文献做了一个简单的回顾,认为企业之间的认知距离对创新绩效的影响呈倒U字型。将企业联盟分成探索型联盟(exploratory alliance)和利用型联盟(exploitative alliance)两种类型,就认知距离、技术资本等对企业创新绩效的影响提出了三条假设,通过数学方法进行了推理证明。提出了研究的局限性和进一步的研究方向。

全文阅读

1前言1.1文献概述20世纪80年代以来,企业之间的技术学习和知识创造方面的联盟增长很快。其原因之一是资源之间有相互依赖性和互补性。这种现象与战略管理中最重要的资源观的理论是一致的。这种观点可以追溯到Penrose(1959)的研究,他认为,企业资源的异质性导致了企业绩效的差异,战略技术联盟可以帮助企业获得这种异质型资源。尤其在高技术部门,联盟已经成为许多公司创新战略的基石。大部分的实证研究已经证明了联盟对企业增长、创新速度、组织学习等均具有积极影响。在国内,针对技术战略联盟方面的研究不太多见。如薛澜、沈群红(2001)探讨了战略技术联盟研究中一些基本问题及其进展。张坚(2006)探讨了竞争性企业技术联盟中的知识共享效应。另外,陈浩然、李垣(2007)等研究了组织间知识学习等问题。郭国庆、吴剑峰(2007)采用权变观点分析了企业技术探索广度、知识库特征与创新绩效之间的关系等。从国内外有关资源异质型战略联盟的文献来看,多数研究集中在异质型资源是从哪里来的,如何才能得到这些资源以及公司所拥有的各种机制的影响程度如何等问题。这些研究忽视了两个重要的问题。例如,“这些异质型资源如何影响公司之间的学习过程?公司的创新绩效与异质型资源的关系如何?”等等。尽管Mowery等(1996)已经就技术的重叠问题对公司之间知识转移的影响做了探讨,但本文还要从两个方面对以上研究做一些新的诠释。1.2认知距离(Cognitivedistance)认知距离可用来描述个人或企业组织之间资源的异质型。Nooteboom(1992,2000)认为,人们沿着不同的生命路径和不同的环境,以不同方式解释、理解和评价着这个世界,这是人们之间认知距离概念的基础。在一个组织中,尽管各人有着不同的知识,但人们需要分享一定的基础概念和价值足以将各自的能力和动机结成一体。即需要在分享由组织文化熏陶下得到的基本感知、解释和评价的基础上,拥有所谓的“解释系统”、“分享价值系统”、组织焦点等,而这些正是组织之间认知距离的基础。Nooteboom(1992,1999)还认为,组织的认知距离与创新绩效之间的关系呈现倒U型。在第一个阶段,当认知距离增加时,它对互动学习有积极的影响。当有不同知识和视角的人进行互动时,他们能相互刺激和帮助,扩充他们本文对认知的概念做了抽象,用技术知识(technologicalknowledge)来近似替代认知。的知识,将不同类的知识联结起来。这就是Vygotsky's(1962)提到的“Zoped”(最接近发展区,ZoneofProximalDevelopment)的概念,此处,导师可以帮助人们得到更多的认知。那么,认知距离可为互补资源形成新颖性组合提供机会。然而,在某一个临界点,当认知距离太大时,将阻碍人们相互之间的理解,从而不能更好地利用机会。也就是说,合作需要一定程度的相互理解,熟悉在一定程度上能培育信任,信任也有助于成功的合作。然而,太熟悉反而不利于创新。问题的关键在于合作伙伴之间要有足够的认知距离,这样才有利于创新,但也不能太远,太远反而阻碍了相互之间的理解。Cohen和Levinthal(1990)提出过描述吸收能力的曲线,认为吸收能力将随着认知距离的增加而下降,相互合作之间的新颖性由一条直线表示,新颖性随着认知距离而增加,具体请见图1所示。图1CohenandLevinthal(1990)的最优认知距离图1.3探索(Exploration)与利用(Exploitation)在不同的情形下,倒U字型曲线关系具有不同的适用程度。因此,这里区分了探索与利用两种不同的情形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