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战略形势及中国与世界关系的变化

作者:吕邦安 刊名:现代国际关系 上传者:吴子渊

【摘要】2008北京奥运的完美落幕进一步突出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成就,标志着中国的国力、国势、国运进入新的上升轨道,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再度成为国际热点话题。中国的发展、崛起将引起国际格局、国际体系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在变化中的世界,尤其是在中国发展本身就构成国际变局重要组成部分、国际上"中国威胁论"及"中国责任论"等此起彼伏的情况下,中国又面临着什么样的新任务、需要确立怎样的国家大战略、做出何种新的战略选择?要不要居安思危,继续坚持韬光养晦?对这些问题,不仅精英层在严肃思考,普通民众也极为关切。鉴此,《现代国际关系》杂志社2008年8月31日以"‘奥运后时代’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为题举办研讨会,邀请京津两地20多位相关领域专家、学者就上述问题展开深入讨论。现将会议主要观点辑录如下,以飨读者。

全文阅读

进步 ,在民主、法制、政治文明建设等方面不断进步 , 以满足民众维护自己合法权益、要求民主及当家作 主的合理要求 ,缓解社会矛盾 ,维护社会稳定 ,促进和谐社会的建立。○ 国际战略形势及中国与世界关系的变化吕邦安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   到 2020年的未来 12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是短暂的 ,但在国际战略形势发展、中国与外部世界关系变化中却是十分关键的。国际力量重心东移、国际体系调整、中国与外部世界关系发展变化都处于关键阶段。经过这个关键阶段 ,再有一二十年 ,亚洲的复兴、新的国际体系、中国与外部世界关系的重大调整也许有望完成。 (一 )全球化、信息化向广度和深度加速发展。全球化、信息化是当今世界发展变化的根本动力和革命性力量 ,有人认为其正在并将继续导致“整个时代场景的根本切换 ”。全球化、信息化推动了世界经济大发展 ,当前的世界经济危机改变不了本世纪初以来世界经济较快的增长趋势 ,这场经济危机可能推动更多国家以低碳化、信息化加快或改造自身工业化和现代化 ,走向可持续发展之路。全球化和信息化使地球村加速形成 ,一个以国家为界的世界和一个人流、物流、信息流、意识流和非国家行为体无国界连接的世界并存。全球化和信息化使各国相互依存加深 ,推动着国际政治运行规律和人类的时代观、全球观、国家利益观及国家安全观发展变化 ,重塑着国家、市场和社会之间的关系结构。由于各国自然禀赋不同和对全球化、信息化的态度及参与程度不同 ,全球化、信息化将使 2020年世界经济的三层格局更趋明显 ,即人口 10多亿的发达国家、人口 30多亿的新兴经济体和人口 10多亿的边缘化国家。但全球化中断的风险依然存在 ,作为全球化始作俑者的发达国家受全球化冲击越来越大 ,美次贷危机彰显着经济安全风险的全球化效应 ,反全球化的力量有壮大之势。 (二 )国际战略力量对比基本均衡化。近年来 , 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速是发达国家的一到二倍 ,亚洲 经济增速是欧洲和北美的一到二倍 ,这种增长速度差异未来十几年有望继续保持。到 2020年 ,国际力量对比严重失衡的状况将得到明显改善。一是美国虽仍将保持世界超强地位 ,但已不那么鹤立鸡群 ,占世界 GDP的比例将降至 25%以下 ,对世界的控局能力可能继续呈衰减之势。二是世界经济前 10强、前30强将重新排位 ,中国将跃居世界第二 ,俄罗斯、印度、巴西将挤进世界经济前 10强 ,墨西哥、韩国、印尼、伊朗等国在世界经济前 30强中的位置将继续前移。三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力量对比将发生重要变化 ,发展中国家占世界 GDP的比重可能升至40%以上。四是当前亚洲 (东亚、东南亚和南亚 )、北美、欧盟的 GDP分别为 12万亿、 16万亿和 15万亿美元 , 2020年亚洲可能取代美欧成为经济总量最大的地区。但以人均论 ,亚洲仍是发展中之洲 ,发展程度还难与美欧相比。一个发达的亚洲、先进的亚洲、稳定的亚洲和自主的亚洲的出现仍需要较长时间。此外 ,西方联盟将长期存在 ,新兴大国或发展中国家难以形成联盟。从这个意义上讲 , 2020年的国际战略力量对比仍是不平衡的。 (三 )国际体系调整成为各方合作与竞争的战略制高点。国际战略力量对比变化、全球性挑战增多、俄美矛盾上升将导致国际体系调整走向行动阶段。国际体系调整关系各方的现实与长远战略利益 ,为各方高度关注并尽力施加影响。国际体系调整主要表现为西方国家为换取新兴大国的建设性参与 ,不得不在保持自身主导地位的前提下向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国家让渡部分权力和利益 ,数百年来西方对财富、权力、国际规则和国际话语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