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青形象的嬗变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10MB 文档分类:文学 上传者:商金芳

最多预览10页,更多请下载原文查看

文档信息

【作者】 陈松柏 

【关键词】《水浒传》 浪子燕青 嬗变 

【出版日期】2005-03-30

【摘要】通过至今所见到的“浪子”燕青的有关资料,论述了燕青形象在流传成书过程中的五次改变:《宋江三十六人赞》中燕青赞语的正确理解;借用梁山好汉燕青的名头,元代初期的剧作家编撰了自己想说的故事;《水浒传》中的燕青形象;“燕青能减灶屯兵”质疑;《水浒后传》中的燕青形象。

【刊名】明清小说研究

全文阅读

一、正确理解“平康巷陌,岂知汝名? 太行春色,有一丈青”在龚开(字圣与)根据南宋宫廷画师李嵩所绘宋江等三十六人画像而写的《宋江三十六人赞》中,燕青的地位不低,仅次于宋江、吴学究、卢俊义、关胜、阮小七、刘唐、张清,坐第八把交椅。该赞没有明说燕青有什么特长、本事,标明了赞主是“浪子燕青”,赞词是“平康巷陌,岂知汝名? 太行春色,有一丈青”。在我们至今所能见到的资料里,无论《水浒传》成书前后, 燕青一点都不浪。他那浪子的绰号究竟从何而来呢? 有人说:“在龚圣与画赞中写燕青的话是‘太行春色,有一丈青’,也暗示他有‘浪迹’行为。《水浒传》套用了这个绰号,却改变了燕青的历史和性格,使绰号与人物分离开来,造成了名实不符的现象。”“燕青赞语里有‘太行春色,有一丈青’字样,似乎不是梁山中人,而是一个和燕青有关系的女性。”①龚圣与的燕青赞果然暗示了燕青的“浪迹”行为吗? 恐怕没有,即使从字面上去理解“平康巷陌,岂知汝名”,也只能是:“那种像长安平康坊似的妓女聚居之地,哪里知道你的名字呢?”而且,因为后来《水浒传》中有一个“一丈青扈三娘”是女性,就一定把“一丈青”当成女性的专用名词,似乎也不妥。《宣和遗事》把“一丈青”的绰号派给张横,也极为相谐。王晓家先生认为:“前两句是说燕青出入市井,甚或与当今天子相好的妓女李师师家,但他为求得一纸招安诏书,是改了名的,所以有‘平康巷陌,岂知汝名’的反诘;后两句是说燕青最早落草为寇不是在梁山泊聚义,而是在‘太行山保聚’。”②我以为这种解释有两大不足,前两句坐得太实,见燕青的绰号叫“浪子”,就有了先入之见,判定他非得有行为放荡的历史不可。并且用《水浒传》问世后的燕青与李师师的故事去理解原有的水浒故事,显然是卯榫不合的。后两句并没有对春色、一丈青作出合理的解释。也有人说:“龚圣与赞燕青,就说燕青是‘太行春色,有一丈青’。……燕青的绰号叫‘浪子’,那就不应该再有一个‘一丈青’的绰号。这儿有可能是龚圣与把燕青、一丈青两个‘青’弄混了。”③我以为,燕青有“浪子”、“一丈青”两个绰号并不奇怪,宋江不是有“及时雨”、“呼保义”、“孝义黑三郎”三个绰号吗? 连李逵也有“黑旋风”、“铁牛”、“山儿”三个绰号呢! 这些宋江三十六人故事中的重要人物,故事既多,多个把绰号也属正常。以燕青的两个绰号论,“浪子”着眼于性情,取其放浪形骸,不拘小节。“一丈青”着眼于身材,因其高大魁伟,可是并不矛盾的。我们并不能因为后来《水浒传》中的燕青“清清秀秀”就否认他在南宋流传的故事中的高大威猛。一如《水浒传》中的刀笔吏宋江与早期故事中勇悍狂侠的宋江大不相同一样。也有人以燕青赞为据,认为早期的水浒故事里,一丈青扈三娘的丈夫不是王英,而是浪子燕青。纯属望文生义。须知早期的水浒故事还没有后来的七十二地煞呢!话已说到这一步,我们就不能不对“燕青赞”有所解释了:说他是浪子徒有其名而无其实,他其实从没有去过“平康巷陌”,那些操皮肉生涯的妓女,自然就不知其名了。他在太行山进行抗金、反贪官的斗争,给冷清的山区带来了热闹的气象,到处可见到他那高大的身影。二、以巩固的梁山泊大本营为背景,借用梁山好汉的名头,元代初期的剧作家编撰了自己想说的故事《宣和遗事》中的燕青的地位有了改变,降到了二十八位。该书提要式地介绍了以宋江为首的梁山好汉聚义始末,除了宋江等少数人有点简单的情节,其他大多数人只有一个名字,燕青亦如此,仅仅是随晁盖劫了“生辰纲”八大汉中的最末一位。燕青是元代杂剧作家比较喜爱的人物,从《水浒传资料汇编》④中的元代杂剧目录可知,黑旋风李逵最为当时的作家所钟爱,仅高文秀就有八本黑旋风剧:《黑旋风穷风月》、《黑旋风大闹牡丹园》、《黑旋风乔教学》、《黑旋风诗酒丽春园》⑤、《黑旋风双献头》、《黑旋风借尸还魂》、《黑旋风斗鸡会》、《黑旋风敷演刘耍和》;康进之二本:《黑旋风老收心》、《梁山泊黑旋风负荆》;杨显之一本:《黑旋风乔断案》;红字李二一本:《板踏儿黑旋风》。并且像《黑旋风诗酒丽春园》这样一个看剧目就知表现黑旋风风流儒雅的戏,还有人一再改编,高文秀写过,庾天锡又写。武松第二,有红字李二的《折担儿武松打虎》、《窄袖儿武松》、被马廉《录鬼簿新校注》挂在高文秀名下的《双献头武松大报仇》。燕青排在第三位,有李文蔚二本燕青剧:《燕青射雁》、《报冤台燕青扑鱼》(《同乐院燕青博鱼》)。《报冤台燕青博鱼》⑥是至今仅见的元代杂剧中的燕青剧,剧中的燕青是“宋江手下第十五个头领”,他的表现是让人失望的:“告了一个月假限,去了四十日”,是无信;“脊杖六十”,气瞎双眼,是无量;承“每人一只短金钗”,合起来就是 35支,对于一个寻常百姓,该是好大一笔财富。他却被店家赶了出来:“我这穷骨上衣服破,则今冬少不的冻杀。”食宿无着,乞讨度日,是无能;双目已好,“问人借了些小本钱,贩买了些鲜鱼度日”,却以鱼为赌资,与人赌博,输与燕大,又好说歹说,让燕大还了他鱼,是无赖;亲眼目睹杨衙内和王腊梅的奸情,捉奸不成,让杨衙内溜走,是无智;要杀王腊梅,下手不快,杨衙内带人返回,“拿住这两个杀人的,都下在死囚牢里”,是无勇。元代杂剧里的燕青甚至失去了梁山英雄应有的勇敢与机智,面对宋江“谁敢去十八层水南寨打探事情去”的发问,“来一个燕青将面劈,那一个杨志头低。……问着呵一个个缄口无人言对”(《鲁智深喜赏黄花峪》)。哪里是《水浒传》中那个义勇兼备、聪明伶俐、人见人爱的形象呢?这里我不禁要问:如果当时有一本世所公认的成熟的梁山好汉的故事本,为其他艺术形式的再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元代水浒杂剧就不会那么杂乱。尤其是那些定型的水浒英雄,决不会在他定型的性格之外塑造出另一个类型。看上列李逵剧剧目,之所以五花八门,就是因为还没有一个定型的鲁莽刚直,憨厚纯正,勇于厮杀,手执双板斧,要晁盖做“大宋皇帝”、宋江做“小宋皇帝”的黑旋风。以致还有什么穷风月、诗酒丽春园等与《水浒传》中的李逵不谐甚至截然相反的戏。也不会那么简单,如我们至今所见的 6种水浒故事,无一不纠缠在男女关系上:《黑旋风双献头》中的白衙内与孙孔目之妻郭念儿;《报冤台燕青扑鱼》中的杨衙内与燕大之妻王腊梅;《(都孔目风雨 )还牢末》中的赵令使与李孔目之妻萧娥;《(争报恩)三虎下山》中的丁都管与赵通判之妻王腊梅;《梁山泊黑旋风负荆》中的强人宋刚、鲁智恩 (简单的谐音 )强抢王林老汉之女满堂娇;《(鲁智深大闹)黄花峪》中的蔡衙内强抢秀才刘庆甫之妻李幼奴。这些故事形成一个以男女关系为导火线的梁山好汉与好色之徒的简单的斗争模式。让我豁然开朗的是现存 6种水浒杂剧还有一个共同现象,故事背景全是宋江稳居梁山泊,即是说有一个巩固的梁山泊大本营。都是众好汉离开大本营在地方上打抱不平的故事。这让我们悟出了个中信息:元代初期的剧作家不过借编造梁山英雄的故事,浇自己胸中之块垒,揭露元代初期的社会黑暗,通过梁山好汉的打抱不平及其胜利,渲泻自己对现实的强烈不满,得到精神复仇的快慰。他们因此就很少考虑过题材的借鉴、移植,撇开了已有的水浒故事,撇开了梁山好汉故事的继承、发展与改编,不过是借用梁山好汉的名头,编撰自己想说的内容。因此,这里的梁山好汉也大多脱离了流传在民间、说书人口头、话本中的英雄传奇色彩,接近于现实的人,多了些人的七情六欲,面对灾难的怯懦无能:宋江是每戏必出交代背景,几乎每次退场都要表示自己的清闲与好酒,说一句:“学究哥,无甚事,后山中饮酒去来。”李逵因“误伤人命”被打入大牢,也有了对人世的留恋,说出“若是救了小人性命,我今生今世报答不的你,我转生来世做驴做马,报答孔目哥哥”(《大妇小妻还牢末》)的软话。刘唐甚至公报私仇,对李荣祖落井下石,接受了串通奸夫谋害亲夫的萧娥“两定银子”,便“把李孔目盆吊死了”“丢在乱葬坑里”(同上 )。大刀关胜已经没有了关氏子孙的神圣,“昨日晚间偷了人家一只狗,煮得熟熟的”卖了作回梁山的路费(《争报恩三虎下山》);关胜、徐宁、花荣都在难中接受了弱女子李千娇的帮助,为她的柔情打动,认了这个姐姐(同上)。但是,他们有梁山泊为后盾,有其他梁山好汉的帮助,最终能战胜邪恶,取得胜利。既让普通百姓感到可亲可近,又让他们得到希望与鼓舞。因此,元代杂剧中的水浒故事应该是一个独立的体系,它独立于《水浒传》成书过程之外。元代杂剧中的燕青故事自然是这个独立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三、绰号“浪子”的燕青其实并不“浪”:《水浒传》中的燕青燕青的身份、能力与位次变化大,绰号却只有一个,叫“浪子”。浪子,按照我们平常的理解,指的是“不务正业的游荡子弟”(《辞源》)。宋人著作中,凡冠以“浪子”名号的,无不是迷恋勾栏瓦舍、轻薄无行。《辞源》则以李邦彦为例:“善谐谑,能蹴鞠,用市语为词曲,人争传之,自号李浪子。拜少宰,惟阿顺趋谄,充位而已。都人目为浪子宰相。”《三朝北盟会编》卷二百三十二载:“韩之纯累薄不顾士行之人也,平日以浪子自名,喜嬉游娼家,好为淫媟之语,又刺淫戏于身肤,酒酣则示人,人为之羞而不自羞也。”不管怎么说,这绰号不应该与燕青有关。让我们现在完整地了解燕青的只有一本《水浒传》,但看《水浒传》对他的描写,却是既可爱又可敬的一条好汉。第七十四回有古风一首,是对燕青的总体评价:“凤凰踏碎玉玲珑,孔雀斜穿花错落。一团俊俏真堪夸,万种风流谁可学。锦体社内夺头筹,东岳庙中相赛博。功成身退避嫌疑,心明机巧无差错。”⑦诗后附了几句断语:“他虽是三十六星之末,果然机巧心灵,多见广识,了身达命,都强似那三十五个。”书中从四个方面突出了他的非凡。一是形体美。梁山好汉大多以粗豪赢得听众、读者的喜爱,要说以仪表出众而给人以特别的好感,男性中只有一个燕青,女性中唯有扈三娘。书中对燕青着重描写了两次:在泰安州擂台上,“燕青除了头巾,光光的梳了个角儿,脱下草鞋,赤了双脚,蹲在献台一边,解了腿绷护膝,跳将起来,把布衫脱将下来,吐个架子。则见庙里的看官,如倒海翻江相似,迭头价喝采。众人都呆了任原看了他这花绣急健身材,心里倒有五分怯他。……太守见了他这身花绣,‘一似玉亭柱上铺着软翠’,心中大喜。”足以见其感人之深。再一次是李师师。一代名妓,阅人多矣:上至“徽妙道君皇帝”,下至市井风流少年,还能为谁而动心? 只有燕青。她恳求:“闻知哥哥好身文绣,愿求一观。”“三回五次,定要讨看。燕青只的脱膊下来,李师师看了,十分大喜,把尖尖玉手便摸他身上。”不着一个美字,显尽风流身段。二是有才情。书中赞他:“更兼吹的、弹的、唱的、舞的,拆白道字,顶真续麻,无有不能,无有不会。亦是说的诸路乡谈,省的诸行百艺的市语。”(《水浒传》第 61回 )要说这些技艺精湛的程度,也只有行家才能品鉴,这行家又非李师师莫属。吹一曲箫,让李师师“不住声喝采”;唱的曲“声清韵美,字正腔真”,大获欢心。竟因此被李师师留住,得到了面见赵佶的机会。众所周知,赵佶也是大行家,为讨这位风流天子的好感,燕青又是吹箫,又是拨阮,又是唱曲,“天子甚喜,命叫再唱”。燕青趁机另换一种腔调,婉诉一腔衷情,获得一纸赦书。又乘宋徽宗询问梁山泊时,将真实情况备细申述,完满地完成了艰巨的使命。充分显示了他对游戏百艺的精通和随机应变的才能。三是武艺高。哪怕在高手如云的梁山泊,燕青也是武艺高超,特色突出的一个。所谓高超,即无人能及。所谓特色是己所独有、人所不具。那就是他射得一手好弩,练了一身相扑。“放冷箭燕青救主”第一次让燕青显示了高超的射艺,描写是极其生动的:两个公人,一个放哨,一个动手,要害卢俊义性命,放哨的“只听得一声扑地响”,原以为卢俊义倒了,慌忙赶来一看,倒地的却是薛霸。“却待要叫,只见东北角树上坐着一个人,听的叫声:‘着!’撒手响处,董超脖项上早中了一箭,两脚蹬空,扑地也倒了。”直等到露了这一手,作者才告诉我们:“浪子燕青那把弩弓,三枝快箭,端的是百发百中。”燕青的相扑绝艺是梁山好汉中无人能比的。李逵怕过谁? 却害怕燕青,就因为多次被燕青摔倒过。“智扑擎天柱”更是《水浒传》后半部浓笔重彩着力渲染的,是整个沉闷的后半部少有的精彩场面。被人们称作擎天柱的任原,自诩“相扑天下无敌手”,“真乃有揭谛仪容,金刚貌相。坦开胸脯,显存孝打虎之威;侧坐胡床,有霸王拔山之势。”却被清清秀秀的“小

1 2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