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行政诉讼的价值初探

作者:蒋玮玮 刊名:法制与经济(下半月) 上传者:吕星宇

【摘要】法的价值是法学基础理论中的一个重要课题,本文从行政诉讼方面入手,分析行政诉讼的价值问题。以行政诉讼价值的客观性为角度即主体的社会实践状况考量行政诉讼的价值内容,并对构建我国行政诉讼价值的位价提出一些粗略的看法。

全文阅读

行政诉讼价值问题是行政诉讼基础理论范畴中值得探讨的重大问题之一,长期以来,我国学术界包括诉讼法学界对行政诉讼程序的价值缺乏深入研究,理论基础薄弱。本文立足于法的价值的客观性和层级性,提出我国行政诉讼的价值内容,并对我国行政诉讼的价值位阶的设定提出一些想法。一、法的价值的基础理论考察(一)法的价值的客观性马克思曾经指出:“价值这个普遍的概念是从人们对待满足他们需要的外界物的关系中产生的”[1]它是“人在把成为满足他的需要的资料的外界物……进行估计,赋予他们以价值或使它们具有‘价值’属性的”[2],马克思这一思想表明,价值正是人与外物发生关系时,因外物满足了人的某种需要而产生的。因此,法的价值是以主体的需要为转移的;因而它具有主观的性质。但是主体的需要不是凭空产生的或是从天而降的,而是由主体所在社会关系的地位以及主体的社会实践决定的,从这一方面看,法的价值又是客观的[3]。谈论法的价值时必须坚持法的价值客观性原则,只有这样才能把法的价值立足于具体的社会现实这一牢固的根基之上。(二)法的价值的位阶在特定社会中,法的价值包括多种类型,同时不同的价值追求之间又不是平等的,而是因为重要性的不同呈现为一定的等级序列,这种等级序列我们用法的价值位阶概念来表述[4]。法的不同的位阶目标,之所以呈现为重要性不等的位阶排列是因为,一方面存在价值目标;另一方面,不同的价值在成本、收益方面有所不同,或者说对价值主体的意义有所不同。在法的诸多价值中,价值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即法不可能同时满足多种价值目标的全部要求,很多情况下需要牺牲一种价值目标去实现另一种价值目标。在这种牺牲的过程中,就需要进行权衡和取舍,其权衡和取舍的依据就是不同价值追求的成本、收益以及由此导致的重要性的不同,而这些内容更直观的反映在主体的社会实践情况中。可见法的价值位阶是与法的价值的客观性密切相关的,法的价值位阶是由客观的实践状况所决定的。笔者认为在行政诉讼所包括的多种价值中,也必然存在价值的位阶,其取舍的标准也应从法的价值的客观性即从主体的社会实践所产生的需要来衡量,既要通过社会实践衡量行政诉讼需要什么价值内容,更应该通过对社会实践带来的需要去取舍行政诉讼的价值,认识行政诉讼的价值位阶。二、我国行政诉讼的价值内容谈到法的价值无外乎自由、秩序、公正、效益等内容,行政诉讼具有的价值也离不开这些根本的内容。人们可能要问,行政诉讼的价值与法的价值、民事诉讼的价值、刑事诉讼的价值有什么不同-笔者的回答是法的价值是以法理的角度从各种法律中抽象出来的价值,它指导着行政诉讼法、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的价值。各种具体法律的价值的选择与构建,是依托于法的价值的基础上的,否则,便会是空中楼阁,容易动摇。但是在不同环境中各种价值的位阶表现却可能是不同的,如民事诉讼中涉及的是私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法院应当及时地解决私人之间的权利义务纠纷,否则私人诉诸法律来解决纠纷的愿望将因拖延、耽搁而没有意义。这不是说民事诉讼不要求公正,而是在具体的实践情况中,效率在民事诉讼中更应受关注。而刑事诉讼在于惩罚犯罪,保障公民权利,那么公正对于刑事诉讼的意义更加重要,既要使犯罪的人得到公正的惩治,又要使受害人的权利得到公正的维护,从而使正义得以伸张。那么行政诉讼的价值在具体的环境要求下又是如何的呢-笔者认为我国行政诉讼的价值应该是个人的权利和自由、公正和效率。在这里笔者要强调两个问题,一就是这三种价值之所以被提出是在于这三种价值对我国行政诉讼监督行政权利,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利这一基本目的的实现上起到的重要作用;另一个是这三种价值不是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