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冲突与和谐社会的建构

作者:李后梅 刊名:安徽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施雷

【摘要】价值冲突是人类社会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它通过价值观念冲突和价值实在冲突体现,人类在价值上的主体性以及主体需求的多样性是价值冲突的根源,和谐社会并不否认价值冲突的存在,它需要利用价值冲突的良性功能,使其充满生机活力,当下我们需要坚持在人与外界和谐的思想指导下处理价值冲突,以"两点论"与"重点论"相结合的方式处理现实的价值冲突。

全文阅读

一、价值冲突的含义及根源价值冲突,指的是两种价值的彼此否定和相互竞争。它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价值冲突一般指价值观念冲突,即价值主体肯定一种价值而否定另一种价值或选择一种价值而放弃另一种价值时在观念中产生的冲突;广义的价值冲突包括并体现为“价值实在冲突与价值观念冲突,[”1]价值实在的冲突是指实际生活中产生的具体价值冲突,包括利益与权力等,其中利益冲突是价值冲突的基础,也是其最普遍的外在现实形式,价值观念冲突是价值实在冲突在意识形态中的体现。了解价值冲突,必须把价值冲突与价值差异区别开。价值差异指的是尚未激化为激烈矛盾的有差别的不同的价值,价值冲突指的是已激化为激烈矛盾的相互抵触的价值。价值差异与价值冲突有联系,一般来说,价值冲突是价值差异的激烈化、对立化的结果,而价值差异是价值冲突的前提与基础,没有价值差异,就不会有价值冲突。价值冲突的根源,笔者在《价值冲突的根源及性质[》2]中作过详细分析,概括为:价值冲突是基于价值主体的“为我”性和价值主体的多元化矛盾以及价值主体需求的多维性而产生。首先,价值主体的“为我”性使“凡是有某种价值关系存在的地方,这种关系都是为我而存在”,“为我”意指以价值主体的存在和发展为起点,以价值主体的发展为归宿,而价值主体本身又是多元的,可以分为个体、群体和社会三个层次。每个价值主体都按照“为我”的方式建立主客体价值关系,这三种层次的价值主体以及同一层次不同的价值主体在建构价值的活动中固然可能有一致性,并因此形成价值认同,即“对某事物价值的认可,表现在思想感情上即为欣赏与肯定”,[3]难免会因各自活动的“为我”性而产生冲突,在社会价值客体有限的情况下,表现为个人与群体及社会间的冲突。其次,各价值主体自身需要的多维性带来的价值异质性也会带来价值冲突。所谓价值需要,指的是主体对于客体的欲望与要求。任何一个层次的价值主体尽管对外都表现为一定的整体,但其内部的结构与规定性又是复杂的,可能会形成多维的价值需要。就个体作为价值主体而言,他本身的物质和精神结构包涵生存物质的需要、获得尊重的需要、汲取知识的需要等等,而在特定条件下主体价值需要的满足具有一维性,从而形成价值冲突。例如作为个人,有爱情与婚姻、家庭与事业、物质与精神、权利与义务等价值需要,现实中他就得有所舍弃,或为家庭放弃事业,或为物质放弃精神等等,这必然形成价值冲突;作为价值主体的国家在发展中也会遇到功利价值与伦理价值、公平与效益等矛盾,这些都是价值冲突的表现。二、价值冲突与和谐社会价值冲突在人类文明史上始终存在,某种程度上它是人类前进的动力与源泉,每一次重大的战争、经济危机、乃至文化上的争论之后定会出现该领域内的和平与繁荣。近代中国经历了无数次内外冲突浩劫,渴望和谐,新中国的建立为和谐社会的诞生提供了政治前提,党的几代领导人都在探索和谐社会的构建中做出过重要的贡献,党的十六大和十六届三中、四中全会都提出把构建和谐社会、提高构建和谐社会的能力作为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重要内容。实践的发展需要在理论上弄清和谐社会的涵义以及价值冲突与和谐社会的关系。首先,和谐社会的涵义。中国历史上,在儒家、道家的言论中,早有和谐思想的萌芽,如孔子认为“君子和而不同”;孟子的“天人合一”,尽管出发点与孔子不同,但“合”是其核心思想。西方思想史上毕达哥拉斯认为“整个天是一个和谐”,文艺复兴后的笛卡尔、莱布尼茨、黑格尔等人都把和谐视为重要的哲学范畴,如莱布尼茨认为“宇宙是一个有数学和逻辑原则所统率的和谐的整体”。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及他与恩格斯合著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