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视流动儿童学校的合理性和合法化——基于社会公平的视角

作者:曾守锤 刊名:山东教育学院学报 上传者:陈军超

【摘要】从社会公平的角度对流动儿童学校的合理性和合法化主张进行了反思和批判,认为流动儿童学校在促进社会公平和教育平等的同时却又制造了新的不平等,流动儿童学校的存在类似于美国1954年前实行的种族隔离教育。流动儿童学校更有利于流动儿童发展的观点更是缺乏证据。所以,在当前我国政府主张流动儿童的义务教育要以"公立中小学为主"的政策性背景下,对流动儿童学校的合理性和合法化主张更应持警醒的态度。

全文阅读

在移民的家庭化现象初显端倪之时,由于众所周知的政策原因,当流动儿童(农民工子女)离开户籍地来到城市时,其受教育权受到严重的威胁:一方面,许多公立学校由于接纳能力有限,拒绝接受流动儿童入学;另一方面,有些公立学校有吸纳流动儿童入学的条件,但流动儿童的家庭需要向这些学校交纳高额的借读费或赞助费,这对于经济收入不高且非常注重生活成本的农民工来说显然是难以接受的。这在客观上造成了流动儿童的义务教育出现了严重的缺口,形成了巨大的市场需求。在这种形势下,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因陋就简的流动儿童学校应运而生[1](45)。在此后的十几年中,流动儿童学校经历了从简单的取缔到规范办学的政策文本演化过程。这一政策文本的演化过程反映在实践上,就是流动儿童学校争取合法地位的历程。在流动儿童学校历经取缔和规范的过程中,有些研究者从学理上探讨了流动儿童学校的合理性问题,认为流动儿童学校的存在是合理的,呼吁要对流动儿童学校的存在合法化[2](69-73)[3](54)[4](70-75)。本文试图从社会公平和社会发展的长远视角来质疑流动儿童学校的合理性及其合法化,从而揭示我国城市化进程中流动儿童义务教育的平等问题。一、关于流动儿童学校合理性和合法化的两种观点从当前研究者对流动儿童学校合理性和合法化的提倡来看,可以将这些观点分为两种:一种为无条件支持派[5](70-75),另一种为有条件支持派[6](69-73)[7](54)[8](4-8)。第一种观点认为,流动儿童学校满足了流动儿童基本的受教育权,因此,所有的流动儿童学校都是合理的,应该合法化。这一观点在广大市民(包括流动儿童的家长和流动儿童学校的举办者)中也很有市场,也就是他们通常所说的,“流动儿童学校虽然不合法,但合理。[”9](14)持第二种观点的研究者考虑到流动儿童学校在校舍安全、教学质量和管理、师资等方面的参差不齐,提倡将条件好的流动儿童学校合法化。二、流动儿童学校的合理性理由及其悖论当前研究者对流动儿童学校合理性和合法化的论证主要基于以下四个理由(采用简单加和的方法):(1)流动儿童学校满足了流动儿童的受教育权,适应了市场的需求[10](70-75)[11](54)[12](70-75);(2)由于各研究者在指称流动儿童学校时使用了不同的名称,所以本文中的引用可能会出现农民工子女简易学校、简易学校、打工子弟学校等多种名称共存的情况。流动儿童学校更有利于流动儿童的成长[13](71)[14](54);(3)流动儿童学校促进了社会公平和教育平等[15](70)[16](53)[17](71);(4)教育体制和户籍制度不会在短期内发生根本性改变,流动儿童学校的存在有其必然性[18](69-73)。下面,本文试对以上四点逐一批驳。(一)流动儿童学校满足了流动儿童的受教育权,适应了市场的需求不可否认,相较于流动儿童失学而言,流动儿童学校的存在确实满足了流动儿童基本的受教育权,避免了大量的流动儿童因没有学校入学而失学的困境,对普及义务教育起到了非常必要的补充作用。但正如许多研究者注意到的,仅仅只停留于让流动儿童有地方上学而对教育质量甚至连流动儿童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无法保证的所谓的“受教育权”,是一种潜伏着巨大危险的权利。事实上,研究者已经关注到流动儿童学校在保障流动儿童的生命权方面存在巨大的隐患[19](22)。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非常反对流动儿童学校的无条件合理性和合法化。从更深层次的角度来分析,所谓流动儿童学校满足了流动儿童的受教育权,适应了市场需求的提法体现的是一种短视的眼光。从短期来看,流动儿童学校在一定程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