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我国短期自由刑的存与废

作者:吉宇飞 刊名:太原大学学报 上传者:陶志伟

【摘要】短期自由刑的存废一直都是国际刑法学界争论不止的问题。作为自由刑的一种,其弊端已经在实践中日益凸显。但是,据此将短期自由刑彻底否定也有失偏颇,应根据国情改革完善,易科罚金,易利社会服务,改善拘役执行制度不失为扬长避短的好方法。

全文阅读

一、短期自由刑概述自由刑,在人类进入资本主义社会时成为了刑罚体系的中心,替代了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以生命刑与身体刑为刑罚体系中心的地位。自由刑中受批判最多、争议最大的就是短期自由刑。所谓短期自由刑就是短期剥夺犯人人身自由的刑罚。在研究短期自由刑之前,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必需明确:“短”到什么程度才算是“短期”?这在理论界尚未达成共识,有的主张是三个月说、六个月说与一年说,此外还有一周说、两周说、六周说、四个月说、九个月说等等,最极端的主张是短期自由刑最下限应为6小时或12小时。“短期”问题是以多长刑期有弊害、多长刑期对受刑者的改善、教育不起作用为基准的,即多长刑期以下对受刑者的教育改善不起作用,就被认为是符合这个“短期”量的要求。因此,反过来说,短期自由刑的最下限应以改善受刑者所必需的最低期限为依据,但是对于这一概念的界定还没有定论。在我国,因为刑法规定的缓刑制度的适用对象就是“被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是拘役的犯罪分子”,所以从理论立法和司法实践的综合的角度来看其上限应该是3年,下限则为15日,也就是说我国刑法中的3年以下有期徒刑和拘役都应该算短期自由刑的范畴[。1]拘役刑应该算是我国短期自由刑的代表。我国在1997年修订刑法时,仍将拘役作为主刑适用,在刑法分则中规定了可以使用拘役的条文有265条,占分则刑罚条文的82%以上,涉及334个罪名。从条文来看,绝大多数规定了适用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都同时规定了拘役作为选择刑,在数量上仅次于有期徒刑。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却出现另外一种现象,据最高人民法院统计,1998年我国实际执行拘役的犯罪分子人数是31251人,占全部被判处人犯的5.9%,其他年份的比例也大都在5%左右浮动[。2]由此可见,短期自由刑在司法实践中属于被冷落者,只因其本身弊端较多。二、短期自由刑的弊端短期自由刑问题,刑法理论界争论较多,多数认为其是弊多利少,被认为主要存在以下弊端:第一,对于服刑人员的教育和改造需要一定的时间,但短期自由刑的刑期是有限的,这样便形成服刑人员改造期与服刑期之间的矛盾,服刑人员服刑期不能满足改造的时间需要,以致无法达到改造效果。现代刑事政策上的自由刑所预期的刑罚效果,有赖于刑事矫治机构对受刑人的再教育与矫治。因此,自由刑所预期积极的刑罚效果,就成为不可能。第二,由于受狱内存在的监狱亚文化影响,罪犯入狱后可能不但没有悔过自新,反而受监狱亚文化侵蚀,强化了犯罪意志,习得新的犯罪技巧,巩固了犯罪心理结构。短期自由刑可能使罪犯受到犯罪思想与犯罪恶习的交叉感染与深度感染[。3]所以短期自由刑的时间,对改善犯罪人虽然过短,但很不幸,使其败坏则足足有余。第三,短期刑犯人大多为初犯、过失犯或犯罪情节轻微的犯罪人。这些人主观恶性小,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有羞耻之心,愿意悔过自新,重新成为一名守法公民。但是一旦对其判处短期刑,给其贴上“罪犯”标签,只会使他们感到羞愧、绝望,使他们感觉在社会上难以做人,降低了自尊心,自暴自弃,因而无法重返社会。同时,使他们丧失对拘押的恐惧感,或者产生反社会情绪,很容易成为累犯,使刑罚的特殊预防效果大打折扣。第四,短期自由刑执行中和执行后的“后遗症”多。如罪犯可能因受刑而失业、失学、婚姻家庭破裂,子女的教育培养、家庭的经济生活等也将受到不良影响。罪犯服刑期满,无论是否得到改造,都会在升学、就业、婚恋等方面受到歧视和阻碍,从而对前途失去信心,复归社会困难。此外,对受刑人家属来说,因受刑人的关押而导致的物质和精神上的伤害也是不小的。最后,短期自由刑不但让受刑人感觉不到其严厉性,而且很难让那些悬崖勒马想以身试法的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