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萨满教印象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858.00KB 文档分类:哲学、宗教 上传者:安娜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孟慧英 

【出版日期】2005-03-20

【刊名】当代韩国

全文阅读

  在国际萨满教研究界, 韩国的萨满教现象一直是被特别关注的热点, 国际上几乎所有资深的萨满教学者, 都参与过关于它的讨论和研究, 前往韩国调查的学者始终不断。这种状况显然是同韩国学者多年的学术努力分不开的, 同时它也与韩国萨满教表现的独特性有关。由于有幸到韩国访学, 笔者获得了集中了解、研究调查韩国萨满教的机会。在访问中, 笔者在汉城大学、汉阳大学等五所院校, 就中国萨满教研究情况和中国学者的学术见解同韩国专家进行了五个专题的讨论。同时, 在韩国萨满教学会以及几位重要学者的帮助下, 笔者阅读了韩国几部重要的研究著作, 倾听了韩国萨满教专家的讲课。此外, 在韩国萨满教学会会长及学会各位教授的安排、陪同下,先后进行了多次田野调查。通过如此的学术交流,笔者获得了关于韩国萨满教的初步印象和看法。一 韩国萨满教起源与历史记载韩国萨满教是何时发生的, 在韩国学者中, 有来自不同方面的探讨。从宗教人类学的宗教起源方面探讨萨满教的韩国学者一般认为, 萨满教是韩国人民的原生性宗教, 起源于原始时代的万物有灵信仰, 随着历史发展, 进入不同的历史时期。从历史推断角度探讨萨满教的学者则提出, 萨满教起源于新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的韩国人相信万物有灵,那时人类的灵魂被认为是永恒的, 我们可以在死者的埋葬风俗中看到这种特殊的意识。比如在尸体周围摆放石头以防恶灵的侵害, 用死者生前使用的物品陪葬, 尸体的头部向着太阳升起的东方, 这些都是灵魂永恒观念的证明。也有的学者认为, 韩国萨满教最早可以追溯到青铜器时代, 因为这个时期的考古和历史记载都提供了与萨满教相关的证据。根据古籍, 韩国古代出现了祭政一体制度, 全国民众信仰萨满教。收获季节的节日宗教表现最充分, 像高句丽的东盟, 这是在阴历 10月举行的宗教活动。在这样重要的节日中, 人们聚集起来, 举宴、饮酒, 唱歌、跳舞, 要持续几天。檀君神话最早记录在和尚一然 (Iryon, 1208 ~1289 ) 编辑的《三国遗事》中的古朝鲜一章中, 流传至今。韩国学者认为, 檀君既是韩民族的祖先, 也是历史上第一个萨满巫师。他在韩国历史上第一个成为神人或仙人,有时叫做檀君神, 有时称为檀君仙。他的祖先——桓雄和桓因, 也存在于神谱中。檀君的子孙控制着宗教和国家, 后来这些后代移到山区, 专门从事宗教事务或神圣的工作。韩国的三国时期是指高句丽、新罗、百济时代。由于受中国道教、儒教、佛教的影响, 此时的祭政逐渐分离, 萨满教地位降低, 萨满处在王的权威之下。当时虽然一些佛教、道教的东西传播炽盛, 但萨满教仍旧是基本的信仰。根据记载, 那时王室里萨满很多。新罗崔致远写了一部《风流道》, 他认为韩国有自己的风流道, 风流道包括佛、道、儒教内容, 但主要是自己古老的信仰传统, 其性质是萨满教的。《高丽图经》 (南宋) 也有关于萨满教的东西记载。在韩国其他的历史书籍、风土记中, 也有些萨满教情况介绍, 但记载者多持儒家观点, 他们把萨满教看做迷信, 认为是低级老百姓的信仰。上述所有这些情况都说明韩国萨满教历史绵长, 基础深广。二 韩国萨满教研究在韩国, 真正开始研究萨满教的人是李能和,1927年他梳理了萨满教的历史情况, 编著了《朝鲜巫俗考》, 其观点属于儒家。后来日本学者秋叶隆和赤松智城合著《韩国巫俗的研究》 (1938年), 村山知顺著《韩国的鬼神》, 这些日本学者也认为萨满教是迷信。在李能和之前, 有些西方基督教传教士也写了些关于萨满教的东西, 如《韩国恶鬼与萨满教》, 基本上把它看做基督教之外的邪教。韩国解放以后的 20世纪 50年代, 由于朝鲜战争, 对萨满教没有特别的研究。1960年代以后, 有些韩国学者, 特别是国文学、民俗学者比较集中地研究了萨满教。由于受西方文化和日本学者的影响,他们对萨满教评价很低。这些学者的成果主要发表在 1970年代, 最突出的代表人物是金泰坤 (已经去世) 和崔吉城 (现在日本 )。罗马尼亚裔法国学者埃利亚德 (Eliade) 的《萨满教——古老的昏迷方术》对他们影响很大, 但埃利亚德没有进行过萨满教实地考察, 他的书中关于韩国萨满教的介绍很多是不准确的。柳东植的《韩国巫教的历史与结果》(1975年) —书, 较早地明确使用“巫教”这个词,因此提出了萨满教是宗教的观点, 而在这以前学者们多使用“巫俗”指代萨满教。20世纪 80年代以后, 韩国逐渐形成新的萨满教研究群体, 以前的研究者集中在国文学、民俗学领域, 1980年代以后宗教学、文化人类学的学者纷纷加入。他们普遍采用了萨满教是一种宗教的观点。1980年代以后的研究更全面, 更专门化。萨满教的各个方面, 如音乐、舞蹈、戏剧等都有专门的研究者。萨满教各个部分的专门研究经过 1990年代, 一直持续到现在。由于 1970年代的学者大部分是从事国文学的, 所以比较集中地研究了萨满教的神歌。1990年代以后, 这种文本的研究深入到神话、神灵。现在研究萨满教的学者主要分布在宗教学、民俗学、国文学、人类学四个领域。宗教学者比较集中研究萨满教观念的理论问题, 民俗学者主要进行民俗志调查, 人类学者则偏重于综合性的整体研究。比如赵兴胤教授 1983年出版的《韩国的巫》, 1999年出版的《韩国的萨满教》, 就是人类学领域的重要作品。三 韩国巫的分类金泰坤先生的《韩国萨满教—巫教》对巫的分类是: 一类是降神巫, 一类是世袭巫, 其中还有些小类别。这些小类别的存在, 一方面是由于同一类巫中包含不同种类, 另一方面是因为在韩国不同地区, 巫的具体表现和名称也有区别。在一些韩国学者看来, 以世袭和降神作为萨满区别标准是没有必要的, 因为这两类巫中都包含着世袭和降神现象。世袭巫中也有神灵附体。比如江陵端午节祭祀中表演的巫就是所谓世袭巫, 但仪式中的萨满 (巫) 师傅就有附体表演。跳神中, 她穿着将军神服, 浑身抖动, 用嘴叼起立在场地正中的神架, 这就是将军神附体的地道表演。这种巫同样有神秘的宗教体验, 有与神灵联系的方式, 比如经常出现幻视、幻听或与神灵在梦中相遇。至于降神巫, 在韩国东海岸也有世袭的。可见世袭巫和降神巫界限并不明显。在韩国社会生活中, 巫的地位很低, 世袭巫自然越来越少, 所以降神巫是萨满教的基本类型。济洲岛的仙帮 (shimbang) 被金泰坤认为是世袭巫的一个种类, 但有学者认为, 它有世袭现象, 也有降神现象。总的看来, 降神巫的地理分布是全国性的。金泰坤提出世袭巫和降神巫的几点区别包括:世袭巫仪式场地树立神杆, 服装较少 (只有二三件), 男性居多; 仪式音乐吹奏乐器多, 节奏缓慢。降神巫仪式服装多 (有 12至 20件), 女性多, 多有神病 (萨满领神时出现病态); 仪式里打击乐多, 节奏快等。汉城大学学者崔峻认为, 世袭巫和降神巫大部分都有神杆。神杆是萨满教的标志, 一般立在萨满家里, 上面挂着白色的旗帜。至于音乐的区别, 它主要和地方音乐艺术传统有关, 这些传统反映到萨满教仪式中, 形成萨满仪式中的不同地方风格。说到世袭巫男性居多的现象, 这主要与韩国社会结构有关, 男性中心主义是韩国悠久的文化传统, 它是与继承制度有关的东西, 在世袭继承方面, 男性具有优势。另外, 韩国巫世袭情况的形成很可能受到朝鲜时代文化背景的影响。那个时候儒教是国教, 士大夫阶层对巫教是极其反对的, 主张取消或消灭, 巫的地位越来越低, 成为贱民。处于社会底层的巫之间只能互相缔结姻缘。由于部落时代延续下来的传统, 每个家庭的堂古尔 (Tangol) 都有自己的“场”, 这个场就是巫的势力范围。堂古尔只能在自己“场”的范围做仪式。如果巫的家庭之间缔结婚姻, 他们的“场”就可以连接起来, 从而加强巫之间的联系, 增加自己在社会生存中的力量。这种情况对巫的世袭制度有所推动。韩国存在不同类型的巫, 对于他们, 韩国的文化习惯自然形成了传统分别, 这些都体现在巫的名称方面。比如:堂古尔 (Tangol), 这个词汇有两个意义: 一是指巫, 但这个意思现在几乎不用了。一是指信仰巫的人。每个巫都有围绕他的信仰者, 他们是普通人,他们因各种原因要请巫做仪式。他们和巫之间形成的这种关系被称作“堂古尔”。比如某人请巫为自己家人里做仪式, 这个人就叫做堂古尔。现在堂古尔的这个意义是其基本的意思。而在金泰坤著作中,主要用的是“堂古尔”第一个意思——巫。男性降神巫叫巴克素 (Paksu), 可能与巴克西(paksi) 有关, 巴克西是突厥语族、蒙古语族萨满的一种类型。塔埃尤 (Taeiu), 主要是被夭折儿童的灵魂附体的人, 这种巫地位低, 能力低。塔克荣 (Takkyong), 是念经的巫。塔克荣有两种意思, 一是盲人, 现在这个意思已经没有了; 一是念经的巫, 忠清道一般说是法师, 其特点是“设位说经”, 它受道教方面的影响比较多。菩萨 (Posal), 这是从佛教信仰衍生出来的一种巫。韩国佛教的女信徒也叫菩萨。总体上看, 韩国不同地区巫的表现确有区别,这些区别与当地的地方文化有关。地方文化的特点表现在巫文化里, 就出现了不同的表演风格。北部的巫是充满活力的, 表演风格激烈有力; 中部地区巫的表演比较温和、安定、文雅, 这与首都地区文化有关; 南部地区巫的表演富于艺术性, 演唱和舞蹈内容丰富, 艺术性较高。四 韩国巫的仪式萨满教的祭祀仪式是萨满各种才能的综合表现形式, 因为除了祭祀仪式过程外, 它还包含神歌、舞蹈、音乐、神服等许多文化因素。在 20世纪 80年代以前的传统祭祀中, 韩国萨满的各种才能完美精湛, 而现在有些东西失去了、变化了, 非常传统的东西十分罕见。韩国巫的仪式称作固特 (Gut), 主要有三类:国家仪式: 国家请巫跳神, 如祈雨祭祀、山神祭祀。主持这种祭祀的巫叫国巫, 朝鲜时代以后,这种巫和活动都没有了。以村庄为单位的仪式: 这种仪式一般每年两次,偶尔也有两年一次的。在汉城还有这种祭祀, 主要祭祀山神、龙王等。一般来说, 村庄后面的山叫堂山, 人们在农历一月、农历十月举行祭祀。韩国各地村庄祭祀的种类很多, 它们代表古老的文化传统,这些也是巫的主要仪式活动。日本人统治时期, 他们不希望村里人经常聚会, 同时也认为此类仪式是迷信, 于是就给韩国萨满施加压力。比如在村里祭祀时, 他们常常闯进来, 砸东西、驱赶人群。于是巫就减少祭祀时间, 比如仪式要做三天就改成一天;巫也改变一些仪式习惯, 如过去黑夜跳神, 现在白天跳神。这种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现在也有人认为请萨满跳神程序太麻烦, 时间太长, 希望萨满跳神越短越好, 所以仪式越发简化。萨满仪式还包括个人仪式。个人的仪式还分为萨满自己的仪式和堂古尔的仪式。萨满自己的仪式也有很多名目, 比如萨满成巫的降神仪式。这种仪式起先有两种, 一是虚主仪式。比如某人得病, 他的病是否就是神病, 真假难以确定, 于是先做虚主仪式。仪式过后才判断是巫病还是一般精神病, 或者是被某些鬼“抓”了。如果是神病, 才再做降神仪式 (NaerimGut)。现在虚主仪式没有了, 有的病人被断为是被鬼“抓”了, 但也可能因此做了萨满。还有神灵祈祷者 (即萨满 ) 的仪式。萨满跳神供养自己的神, 就像生日聚会一样, 萨满定期举行自己的派对 (party), 以便感谢神灵的关照。这时萨满请朋友萨满一起跳神, 也请神灵“父母” (萨满老师) 来跳神。私人的仪式即堂古尔仪式, 主要有:Jaesugut(财数, 好运气) 跳神, 这是最常见的仪式。Byonggutgut, 这是为得病的人跳神, 以便治疗疾病。Chosunggut, 即亡者荐度。Chosung在韩语里的意思是“那边”和Yisung(这边) 相对。在萨满教最初的观念里, 死后世界和现在世界是一样的, 后来受佛教、道教影响, 才有天堂、地狱观念。妈妈拜送仪式, 即跳麻疹神, 这个神来时用裙子遮盖住脸, 她是个老年妇女神。现在麻疹没有了,这个仪式还保留在某些萨满的大型仪式里, 是大仪式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五 韩国萨满仪式程式韩国各地萨满教仪式程式几乎一样, 内容差不多

1 2 3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