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科院校大学生心理亚健康现状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作者:陈登毅;李跃平;汪雪莲;梁栋 刊名:中国社会医学杂志 上传者:苏文亮

【摘要】目的探讨医科院校大学生心理健康现状及其影响因素,提出相应的健康管理策略,为改善该人群的心理状况提供相关依据。方法采用自编问卷结合相关量表进行调查,运用Epidata 3.0、SPSS 11.5对数据进行录入、统计分析。结果医科院校大学生心理亚健康检出率为6.20%,其中强迫症、人际关系敏感、精神病性突出;单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共19个变量进入回归方程;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不同地区来源、是否独生子女、人际关系因子、学习压力因子、人际关系困扰得分分级、父亲偏爱被试进入回归方程,这些为医科院校大学生心理亚健康影响因素。结论医科院校大学生心理亚健康现状良好,但强迫症、人际关系敏感、精神病性突出,需有针对性地对待,为学生创造一个健康和谐的环境。

全文阅读

心理亚健康是指介于心理健康和心理疾病之间的中间状态[1],同时是很多严重心理问题的早期表现,若能及时发现大学生心理亚健康问题,对于改善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将起到防微杜渐的积极作用。医科院校大学生作为大学生中的一个特殊群体,传播健康知识与理念是其未来工作的主要职责之一,故其心理健康水平的高低将直接影响服务对象的身心健康。本研究以福建医科大学在校学生为研究对象,通过横断面调查,了解该医科院校大学生心理亚健康现状,分析其危险因素,提出相应干预方法和策略,为相关院校和部门开展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预防保健工作提供参考和依据。1对象与方法1.1调查对象本研究对象为福建医科大学在校大学生。1.2调查指标对研究对象通过问卷调查采集资料,问卷分为自编问卷与量表两部分。1.2.1自编问卷问卷主要包括调查对象的基本信息,如年级、专业、性别、来自地区、是否独生子女等。1.2.2量表以SCL-90量表为基础,针对青少年生活事件、人际关系、社会支持及家庭教养方式等因素进行分析。1症状自评量表(SCL-90):含90个项目,评价指标包含躯体化、强迫、人际关系敏感、抑郁、焦虑、敌对、恐怖、偏执、精神病性及其他,共10个心理症状因子。采用1~5级评分制(1无、2轻度、3中度、4相当重、5严重)。2青少年自评生活事件量表(ASLEC):含27个项目,评价指标包含人际关系、学习压力、受惩罚、丧失、健康适应和其他因子。根据事件发生时的心理感受采用0~5级评分制(0未发生、1无影响、2轻度、3中度、4重度和5极重;事件未发生按无影响统计)。3人际关系诊断量表(CSIRS):含28个项目,采用两级计分制(1是、0否)。评分采取各项得分累计,总分在0~8分为良好、9~14分为一般、15~28分为困扰。针对3个分数段,采取1,2,3级诊断标准。4领悟社会支持量表(PASS):含12个项目,采用1~7级计分制(1极不同意、2很不同意、3稍不同意、4中立、5稍同意、6很同意、7极同意)。评分采取各项累计得分,总分在0~32分表示社会支持系统存在严重问题,33~50分表示存在问题、51分表示不存在问题。针对3个分数段,采取1,2,3级诊断标准。5家庭教养方式量表(EMBU):父母双方含132个项目,评价指标包含父亲(情感温暖、理解,惩罚、严厉,过分干涉,偏爱被试,拒绝否认,过度保护)、母亲(情感温暖、理解,过分干涉、过分保护,拒绝、否认,惩罚、严厉,偏爱被试)共11个因子。采用1~4级评分制(1从不、2偶尔、3经常、4总是)。1.3研究方法1.3.1抽样方法将研究对象根据文理分科,采取立意结合分层整群抽样的方法,选取临床医学与公共事业管理两个专业2009~2011级(根据入学年份,2011级为一年级、2010级为二年级、2009级为三年级)在校学生进行抽样调查。1.3.2现场调查方法采用现场匿名自填式集体问卷调查。调查员统一培训,深入现场指导填写,在调查员说明研究目的及注意事项后,由受试者对问卷作出判定;所有问卷当场回收,同步检查,对有遗漏或不符合要求的,立即返回补充或修改;调查后对数据进行整理、分类、编码。1.3.3统计方法采用Epidata3.0建立数据库,并用SPSS11.5对主要指标进行统计分析。2结果2.1基本情况共发出问卷836份,回收803份,其中有效问卷756份,问卷回收率为96.05%,有效率为94.15%。有效调查的756人中,一年级260人(34.4%)、二年级245人(32.4%)、三年级251人(33.2%);临床专业451人(59.7%)、公管专业304人(40.2%);男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