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独一味有关问题的商榷

作者:苗彦霞;胡锡琴;卫培峰 刊名:现代中医药 上传者:万飞

【摘要】目的确定独一味较为合理的药性、功效及用量用法。方法通过对有关独一味的古今文献查阅、梳理,并进行分析研究。结果入药部位有根及根茎、全草与地上部分三种情况;药味记载有苦、甘涩、苦辛、甘苦之不同;四气有温、微寒、寒、平之异;毒性有标小毒与未标两种情况;用量记载散剂3~6 g,入煎剂有10~15 g、6~12 g、2~3 g等不同。结论独一味入药部位以全草为宜,药性当为辛、苦、涩,平,归肝经;应补充祛风除湿之功效,用量入煎剂以6~9 g为宜,浸酒或入散剂为3~6 g。

全文阅读

独一味作为藏药在临床应用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由于民间使用疗效显著,近30多年来受到人们的关注及重视,对其认识进一步深入,已被2005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作为药材收录,2010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载:“本品系藏族习用药材。为唇形科植物独一味Lamiophlomisrotata(Bc-nth.)Kudo的干燥地上部分”,药性“甘、苦,平。归肝经。”功用“活血止血,祛风止痛。用于跌打损伤,外伤出血,风湿痹痛,黄水病”[1]。但关于该药的入药部位、性味、功效等,仍有许多值得商榷之处。1独一味的性味及毒性独一味的性味及毒性,古今医家记载差异甚大。清《晶珠本草》中载:“《图鉴》:山生甘、苦,川生和沼泽生性温、燥。”《四川中药志》谓:“味苦,性微寒,有小毒。入肝经”[2]。《青藏高原药物图鉴》谓其“苦,温”[3];《西藏常用中草药》谓其“性温,味甘涩”[4];《甘肃中草药手册》载其“苦、辛,微寒”[5];《藏药标准》谓其“甘、涩,平”[6]。上述四种著作均无归经记载。徐治国主编《中药学》载:“辛、苦,微寒。有小毒。归肝经”[7]。黄兆胜主编《中药学》中谓:“苦,微寒;有小毒。归肝、脾经”[8]。《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谓其:“甘、苦,平。归肝经”[1]。中药五味的确认,一般是依据药物本身的滋味,以及五味效应理论结合药物的功效综合考虑的结果。根据独一味微苦、微涩的滋味,结合其活血、止血、祛风除湿的功效,以及五味辛散、涩收、苦燥的理论,可以推论本品药性以辛、苦、涩味为宜。由于甘味能补、能缓、能和的作用,与目前人们对独一味功效及主治病证的认识不太相符,故不予考虑。在四性方面,依据文献,独一味有“微寒”与“性温”的不同记载,说明此药寒热偏性不大,可考虑定为平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定此为性平,可能缘于此。在毒性方面,《四川中药志》最早提出独一味“有小毒”,现代临床发现过服独一味可致胃肠道一些反应,如恶心、呕吐、腹泻等症状,至今除发现有1例服用独一味片剂致过敏反应外[9],未发现其他严重的反应。药理实验表明,小鼠一次口服独一味浸膏的LD50为13.5g/kg。浸膏1.5g/kg给麻醉家兔肠内注入,无中毒表现。浸膏以0.1g/kg、0.5g/kg给犬灌服,连续21d,对动物活动、一般状态、血象、肝及肾功无明显影响。病理组织切片各脏器大部分未见异常,偶见血管扩张充血和肝组织坏死[10]。说明独一味毒性较小,临床用药比较安全,故可考虑不标注“有小毒”为宜。2独一味的功效2.1祛风除湿本品最早见于清藏族医籍《晶珠本草》,谓“独一味固精,引流黄水。”《青藏高原药物图鉴》谓其:“补髓;治浮肿后流黄水,关节积黄水,骨松质发炎。”[3]《藏药标准》载其“功能与主治:接骨、干黄水。用于骨折挫伤,筋骨疼痛,黄水病。”[6]徐治国主编的《中药学》首次提出独一味具有“祛风除湿”功效,用以治疗“风湿痹痛、肢体麻木、关节肿胀”病症[7]。但2005版及2010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谓:此药“活血止血,祛风止痛。用于跌打损伤,外伤出血,风湿痹痛,黄水病。”均未涉及祛风除湿的功效。藏医所说黄水,原意不完全是指一般皮肤湿疹、疥疮、疔疖等病变的渗出物。它所说的黄水相当于中医的湿或湿热。黄水为病在皮肤导致荨麻疹,在关节可引起关节炎或关节积液,在内脏可引起内脏脓疡等。在藏医学术语中有“干黄水”一词,其意就是除湿或燥湿的意思。而荨麻疹,中医认为感受风邪所致,关节炎相当中医的风湿痹证,独一味用于治疗上述风邪或风湿为患的病证,表明此药具有祛风除湿的功效。由于此药治疗湿邪为患的病证较多,如临床用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