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克思治学之方——以《资本论》创作为例

作者:李国昌 刊名:前沿 上传者:王田元

【摘要】马克思是如何创作《资本论》的,对于今天学人有怎样的启示?笔者以为,有比较突出的四个方面:(1)深入"市民社会",破解时代问题;(2)充分地占有材料,苛刻地自我批判;(3)遵循历史唯物主义,运用唯物辩证法;(4)为人类谋福利——信仰的力量。做社会科学研究,此四个方面不可或缺,而信仰方面更需重视,这应是当今时代学问方面缺乏"真正伟大的人物"的深层原因。

全文阅读

《资本论》为马克思一生巅峰之作、撼世巨著、千古流芳。值得追问的是,马克思是如何成就此无人能望其项背的杰作的呢?其学问之道、治学之方是什么,会给现今学人怎样的启示呢?一、深入“市民社会”,破解时代问题马克思所置身的时代,资本主义初长成,其典型形态是英国。资本主义社会固有矛盾凸显,开始爆发周期性经济危机,工人阶级运动由自发到自觉,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对抗激烈,革命运动风起云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矛盾及其规律亟待揭示,工人阶级解放运动急需一科学的理论来指导。“问题却是公开的、无所顾忌的、支配一切个人的时代之声。问题是时代的格言,是表现时代自己内心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1]203马克思能准确捕捉这一时代呼声。因为,马克思长期居于这个时代的“深水区”。“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家。……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最早的《莱茵报》(1842年),巴黎的《前进报》(1844年),《德意志-布鲁塞尔报》(1847年),《新莱茵报》(1848-1849年),《纽约每日论坛报》(1852-1861年),……最后,作为全部活动的顶峰,创立伟大的国际工人协会”[2]602。由于长期置身社会运动、斗争一线,现实问题不可阻挡扑面而来。“18421843年间,我作为《莱茵报》的编辑,第一次遇到要对所谓物质利益发表意见的难事。……是促使我去研究经济问题的最初动因。”[3]588面对利益问题,黑格尔哲学所主张的理性原则变得苍白无力。通过对黑格尔法哲学的批判,马克思发现“法的关系正像国家的形式一样,……根源于物质的生活关系,这种物质的社会关系的总和,……为‘市民社会’,而对市民社会的解剖应该到政治经济学中去寻求。”[3]591自此马克思便开始了其持续终生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国民经济学从私有财产的事实出发。它没有给我们说明这个事实。……就是说,它把应当加以阐明的东西当做前提。”[4]155这等于默认且变相论证了资本主义的永恒存在,而马克思认为这正是问题所在。《资本论》要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5]8以揭示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明确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实质是追逐剩余价值,其发展的最大限制在资本本身,所以这是其自身无法克服的矛盾,其命运必然是为社会主义所扬弃,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如此无产阶级解放运动便有了根据并方向。这里马克思启示我们:做学问务必有强烈的问题意识,而真正的问题就源于现实。所以,做社会科学研究的不能疏离社会,相反要深入“市民社会”。学术的生命在于创新,学者总苦于创新之难。其实,破解重大的现实的时代问题即是创新之旅。因为时代问题一定是有待解决的大问题,有待解决就表明有待探索,暂无好的方法,此即是学意地去创立什么体系,或者说他就是反体系的,其研究总是针对现实问题,当时摆在他面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穿透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为无产阶级解放运动提供理论支撑。其理论是对时代的呼应,因此他反对一切脱离历史现实的思辨哲学、空洞说教、盲目行动。也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认为只有一门科学即历史科学。当问题已出现,接下即是如何攻克的问题。二、充分地占有材料,苛刻地自我批判“研究必须充分地占有材料,分析它的各种发展形式,探寻这些形式的内在联系。”[5]21起步阶段恩格斯的《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对马克思的经济学研究起了引领和推动作用。1850年马克思得以进入不列颠博物馆图书馆。首先他读了许多期著名的《经济学家》杂志,跟着又读了大量经济学著作。仅在1850年9月底之后读过的书里,就有:“穆勒的《政治经济学原理》、富拉顿的《论通货的调整》、托伦斯的《罗皮尔爵士法案原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