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优势话语权的重建

作者:欧祝平 刊名:求索 上传者:安力刚

【摘要】意识形态工作是我们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意识形态的探讨不能离开"话语权"概念。当前,我国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面临被削弱的挑战,存在着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不能很好地满足新形势的发展需要;面临外来意识形态的冲击;我国传统文化未能实现现代转换等。重建我国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优势话语权,应该坚持正确的价值取向,着力为政治稳定提供合法性论证,坚持与时俱进和中国特色。我们应该致力于实现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建设更具包容性和亲和力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

全文阅读

意识形态工作是我们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意识形态的探讨不能离开“话语权”概念。可以说,人类所有知识都是通过话语而获取的,世界上不存在脱离话语的事物和现象。历史昭示我们,哪个国家、民族、阶级、政党掌握了意识形态的优势话语权,就将控制整个社会的舆论走向,实现对整个社会的有效控制和整合,统领和规范整个社会的发展前景。意识形态也总是力图寻求与现存国家权力的结合以成为该社会文化发展的主导力量,实现对整个社会的统治和管理。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实社会中的话语权之争实质上是该社会的意识形态话语权之争。一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被削弱的主要原因1.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不能很好地满足新形势的发展需要我国经济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同时也衍生出一个非常紧迫的问题,即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并未能积极主动适应尚不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及其衍生出的各种社会变化。有人提出这样的观点:“我国传统思想文化的根基早已在整个20世纪的中国革命和历次政治运动中被彻底打倒,并被冠以封建糟粕的恶名。原有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意识形态已然被民众淡化,而新的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意识形态的建设却迟迟没有找到方向,整个社会陷入了信仰危机之中。在市场经济的改革实践中我们提倡个人主义行为,因为改革本身就意味着个人的解放,但在意识形态领域中我们仍坚持使用计划经济时代的集体主义话语约束人们的行为。”[1]显然,这种分析显得有些简单化,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些真实情况。在市场经济体制尙不健全完善的情况下,实际上起着凝聚人心的是简单、实用的致富思想。这种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思想,表面上显得坚实有效,但很难起到长久凝聚社会力量的作用,更难激发起国民对体制正义性的崇高信仰。任何成功的意识形态,都要求其对社会、政治、人生作出本质性规定,形成一套核心思想观念和价值理念。完全靠现实利益指引,只能是短暂的效果,因为单个个体以至某些群体都不可能在所有时候都能保持绝对理性,主动顾全大多数群体间的长远利益。但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对新4形势的适应明显不足,一是内容滞后,缺乏对现实生活中新生事物的深刻认识与及时解释,比如对虚拟网络的阐释没能及时跟上,这样就会被外来的更“时尚”的思想观念占据思想领域阵地。二是理论与实践在一定程度上有错位现象,比如,如何调节集体主义理念与市场经济条件下强调个人关系的冲突?三是话语不够灵活,革命战争年代中的那种“革命性”或“运动性”的话语形式仍没有完全被更换,需要在话语的活泼性、生动性和易懂性方面做出探索,以适应新形势的需要。2.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面临外来意识形态的冲击历史和现实表明:经济硬实力和文化软实力成正比,经济和科技的强势必然会带来文化和价值观念的强势。在意识形态优势话语权的国际竞争和抢夺中,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凭借着自身在经济和科技上的优势,不惜一切代价,操纵国内所有媒体和国际互联网,提高自己的意识形态声音,掩盖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声音。这种极端险恶的用心一旦成功,就很可能“彻底摧毁第三世界人民的民族独立,国家主权的意识和历史创造主动精神,实现灵魂的奴隶化和附庸化。”[2]对我国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构成威胁的主要有“非意识形态化思潮”,如以色列学者德伯纳德萨瑟把意识形态说成是“一个吵吵闹闹,蹒跚学步的孩子”[3]将成为“被它的哲学亲属和政治亲属所抛弃”[3]的孤儿。加缪提出“意识形态已经走向了自我毁灭”[3]。D贝尔认为社会发展已把意识形态扫进了历史博物馆,宣称“曾经是通向行动之路的意识形态已变成了一条死路”[3]。除此以外,新自由主义、“普世价值”等观念也不容小觑。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这种文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