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国早–中侏罗世含煤盆地分布及构造背景和地层

作者:吴根耀 刊名:煤田地质与勘探 上传者:李承秋

【摘要】蒙古国早–中侏罗世的主控构造是蒙古–鄂霍次克洋的消减闭合,其北地区发育弧后张裂盆地,其南的拼合大陆内的古缝合线被该消减造山运动激活而发生陆内造山。内蒙的3个陆内造山的磨拉石盆地均延入蒙古境内,故蒙古东部磨拉石盆地的发育与内蒙有相似的几何学和运动学特征。概述了各盆地的代表性地层,尽管其岩性和含煤性有明显差别,但因受制于同一个造山作用,沉积记录都以砾岩开始,都为向上变细的序列,且煤层均赋存于地层柱的中部,据此可把盆地演化分为成煤前、成煤和成煤后3个阶段。成煤阶段大煤田的形成受构造(堆积空间)和气候(成煤物质供应)的双重控制。

全文阅读

蒙古是个内陆国家,尽管国土面积不算很大(略大于我国的内蒙古自治区和黑龙江省的面积之和),煤炭资源却十分丰富。蒙古煤炭资源主要赋存于上石炭统、上二叠统、下中侏罗统和下白垩统4个层位中。其中,下中侏罗统尽管煤炭资源量最小,却广布于除南戈壁地区外的蒙古全境[1](图1),兼之它已遭受多期改造(我国内蒙古自治区的侏罗纪煤田亦同[23]),故迄今所见的研究均未恢复出蒙古国早中侏罗世原始盆地的面貌,对盆地发育的构造背景也存在着挤压和拉张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1,4],这严重制约了对煤层赋存规律和煤田保存特点的分析总结。笔者首次重塑了早中侏罗世和晚侏罗世原生沉积盆地的分布范围[4],并提出了下列认识。a.早中生代蒙古及相邻俄罗斯地区的主控构造是蒙古鄂霍次克洋的演化,它在早侏罗世末到中侏罗世初消减闭合[5],据之可把蒙古国侏罗纪盆地的演化分为两大阶段:早中侏罗世的盆地发育与造山作用有关,晚侏罗世的盆地则指示了蒙古鄂霍次克造山带WM西蒙成煤省;EM东蒙成煤省;南杭爱盆地;大博格多盆地;翁金河盆地;南戈壁盆地;鄂尔浑色楞格含煤区图1蒙古国主要含煤地层的时代、煤牌号、资源量和分布[1]Fig.1Ages,ranks,totalresourcesanddistributionofmaincoalbearingstratainMongolia的坍塌[4]。b.由于该洋盆总体上是向北消减的[5],洋盆以北地区(鄂尔浑色楞格盆地)处于弧后拉张的应力状态[1,4]。c.该洋盆以南的地区是由多个克拉通和地块在印支运动时最终拼合形成的中国东南亚次大陆[6],复合大陆内部的古缝合线因大陆外侧的板间造山运动而被激活,发生陆内(板内)造山运动[78]。d.在内蒙和黑龙江有4条古缝合线,因蒙古鄂霍次克洋的消减而活化,形成4条燕山期的陆内造山带(褶皱冲断带),并控制了4个陆内造山的磨拉石盆地发育[911];其中,除最北的漠河盆地北延入俄罗斯[12]外,其他3个盆地(自北向南依次为海拉尔、二连和阴山燕山盆地)均延入蒙古国境内[4]。在上述认识基础上,本文将进一步探讨蒙古国早中侏罗世含煤盆地的有关煤田地质特征。1盆地分布和构造背景1.1弧后张裂盆地弧后张裂盆地见于蒙古北部即蒙古鄂霍次克洋以北地区。洋盆闭合后留下的蒙古鄂霍次克缝合线的位置是:靠近蒙古的俄罗斯境内位于石勒喀(Shilka)河一线和鄂嫰(Onon)河西北,入蒙古后大致在肯特(Khentey)山脉以东,向南西延伸至阿达察格(Adaatsag)后转为近北西向进入杭爱山[5]。现有的地学文献对该缝合线位置的认识基本一致,也普遍接受它在蒙古境内可分为两段,东段近北东向,西段近北西向。对西段为什么呈近北西向和延伸不远等问题,前人并未讨论。本文作者在另文中已提出:近北西向构造是与近北东向构造相伴的剪切变换构造带(transferzone),因杭爱山地长期隆升,浅部的地质记录已被剥蚀掉,故缝合线的西段(阿达察格段)西延不远即消失[13]。因蒙古鄂霍次克洋的洋壳总体上向北消减[5],蒙古北部处于弧后地区,发育弧后张裂盆地,Erdenetsogt等曾称鄂尔浑色楞格含煤区[1],本文称鄂尔浑色楞格盆地。尽管该盆地覆盖了蒙古北部并可延入俄罗斯,但含煤的下中侏罗统只充填于约20个散布的、互不连通的小地堑中[1]。这些小地堑内未见海相沉积,很可能是蒙古鄂霍次克洋消减早期在一个类似于今日安第斯山弧的弧后地区发育的1组地堑;之后,随伸展的持续,它们被1个统一的断(坳)陷盆地上叠[4]。本文进一步强调以下认识。a.下中侏罗统的北界自木伦(库苏古尔省的省会)向东经图内勒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