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动机对公外学生英语水平磨蚀的影响

作者:叶譞 刊名:商洛学院学报 上传者:陶岑洁

【摘要】以文秋芳制作的学习动机量表和两次四级成绩为测量工具,通过问卷调查、访谈的方式,研究了学习动机对公外学生英语水平磨蚀的影响。配对样本T检验发现:全体受试对象、高分组受试对象英语水平有显著提高,低分组有显著磨蚀。高、低分组大多数表层动机强度相似,但努力程度和元认知策略影响他们英语水平是否磨蚀。低分组学生由于对英语学习持悲观态度且认为英语学习没有价值,在通过四级后不会继续学习,加之不会将英语作为交流工具及用于学术研究而造成深层动机强度较低,从而磨蚀英语水平。

全文阅读

外语学习动机是指学习者学习外语的愿望和推动力[1],动机在语言学习所有个体因素中最有能动性,是决定语言学习成败的最重要因素[2]。自从上世纪中期开始,国外学者就将动机理论引入第二语言学习中进行研究,并对其归类。一般而言,最有影响力的动机分类当属Gardener和Lambert[3]以及Decision[4]。前者将动机分为融合型动机和工具型动机,后者将动机分为内在动机和外在动机。自20世纪80年代起,我国学者对外语学习动机进行了大量研究。大致可归为如下几个方面.:一是介绍国外动机研究理论或是评价国内动机研究的不足[5-7]。二是对学习动机类型进行重新分类[8-10]。三是研究动机与其他SLA影响因素之间关系以及动机对学业成绩的影响,如动机类型与自我认同之间关系[11-12]、与焦虑之间关系[13-14]、与自我效能、归因及自主学习之间关系[15]、与学习策略间相关性[16]以及对外语成绩的影响[17-18]。四是提出学习动机对外语磨蚀有一定影响[19-20]。总结国内对外语学习动机研究可以发现如下特点:一是研究内容全面。既有思辨性、理论性研究,也有以实证方式的定量研究,更有部分学者建立了外语学习动机模型。二是研究广度和深度不断发展。研究视角从社会心理学拓展到应用语言学、心理语言学等领域。三是研究对象涉及广泛。既包括非英语专业本科生,又包括英语专业本科生,还包括非英语专业研究生及中学生。四是研究方法与手段不断更新。从早期简单的描述性统计方法到因子分析、T检验、相关/回归分析等复杂统计方法的运用。然而,动机作为对外语磨蚀影响因素之一,虽然在国外早有研究[21],但在我国比较冷清,实证研究仅一项,且仅涉及词汇磨蚀[20]。语言磨蚀是“语言习得的逆过程,指双语或者多语学习者由于某种语言使用停止或减少,其语言能力随时间推移而逐渐减退”[22]。国内对外语磨蚀研究主要集中在影响外语磨蚀的因素、外语技能磨蚀等方面[20]。影响外语磨蚀因素一般认为有七到八种[22-23]。其中,已有研究证实中国英语学习者外语磨蚀程度与磨蚀前外语水平呈负相关[24]。为此,有学者提出了防止磨蚀的策略[25]。此外,由于语言磨蚀“与遗忘一样,均为大脑的认知机制”[26],因此心理学遗忘理论能一定程度解释外语磨蚀[27]。对于语言技能的磨蚀,一般认为:输入性技能没有产出性技能耐磨蚀[28]。这方面研究主要集中在词汇与句法上。就词汇而言,磨蚀前外语水平与词汇磨蚀程度成负相关,且低频词比高频词更易磨蚀;学习动机越强的学习者其词汇越耐磨蚀,反之亦然[20]。就句法磨蚀而言,目前有研究基于雅克布逊假说检验了中国英语学习者否定句磨蚀顺序[26],也有研究证实公外新生在大学第一年里,多数否定倒装结构和被动语态有显著磨蚀,且低分组尤为明显[28-29]。总结我国目前外语磨蚀研究现状可以发现:大多数研究要么在综述或介绍国外研究,要么只进行思辨性分析,实证研究数量较少,“仍处于‘多转述’‘偏理论’‘少原创’的起步阶段”[26]。为数不多的实证研究多以已经结束正式英语学习人为研究对象。然而根据倪传斌的定义[22],外语磨蚀不仅发生在停止使用外语的学习者身上,减少使用外语也有可能产生磨蚀。中国非英语专业大学生在大学阶段,由于英语课时量及课外英语学习时间较之高中大为减少[28],且部分高校不将四级成绩作为是否授予学士学位条件,学生工具型动机可能大幅下降,进而减少英语接触时间,极可能造成即使在大学英语学习阶段,学习者英语水平也会出现磨蚀。综上所述,本研究旨在解决下列问题:学习大学英语一年半之后,不同水平非英语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