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生态视阈下移动终端新闻类APP的媒介倾向性分析

作者:陆倩云 刊名:西北成人教育学院学报 上传者:蔡礼

【摘要】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针对各种移动终端如手机、平板电脑等设备上涌现出了数量庞大的APP,其中新闻类APP已成为人们日常获取新闻的重要渠道。但作为一种新兴媒介,与报纸、电视一样,它也通过自身的媒介特点表现着不同的媒介偏好。本文将采用定性分析法对新闻类APP的媒介特点进行解析,通过案例探究这种新闻类新媒体在媒介语境上具有什么样的倾向性,分析受众在这种媒介生态下所受到的影响。

全文阅读

一、媒介并不是中性的新闻媒介的倾向性早在上世纪60年代,媒介生态学的奠基人马歇尔麦克卢汉提出“媒介即讯息”的观点,他断言:任何一种新型媒介都对人类事务的尺度、进度和标准产生影响,从而强有力地改变了人类感觉的比例和感知的图式。[1]1450年,西德美音兹工匠谷登堡发明了欧式印刷术,紧接着在1457年,第一张新闻纸在纽伦堡被印刷出来,到17世纪,世界上第一份印刷报纸在欧洲诞生。印刷媒介的特性决定了读者在阅读新闻报纸时应具备相当的认知水平和集中的注意力,并且强调自主阅读的方式。不得不承认的是,印刷新闻媒介的普及推动了欧洲的法制、文明进步,在中世纪欧洲社会迈入理性时代的进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人们很容易将这样的进步归功于印刷在报刊上的内容,故而难以发现导致变革的决定性因素是印刷媒介自身的隐喻自我控制、理解内容和判断力。距“谷登堡革命”500年后,1936年11月2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正式播送电视节目,这天被公认为电视新闻诞生之日,标志着电视新闻时代的到来。近80年后的今天,电视已走进千家万户,每个家庭都拥有至少1台电视机。电视自身的媒介特点决定了其新闻节目播放的画面转瞬即逝并且每条新闻之间在意义上毫无关联性和逻辑性,观众来不及关注播出的画面有什么意义也没有时间去了解新闻的相关背景信息,因为下一条新闻已经迫不及待地跳进了观众的视线。电视的这种媒介特性导致观众没有时间思考,也不需要思考。电视新闻的蒸蒸日上使得新闻报刊的价值观逐渐瓦解,对比林肯与奥巴马两个不同时期的美国总统选举采用的大众传播方式就是最好的例证,人们逐渐接受了电视告诉我们的价值观娱乐价值观。尼尔M波兹曼在其著述《娱乐至死》中认为,将媒介视为中性的想法是愚蠢的,媒介的形式偏好某些特殊的内容,从而能最终控制文化。[2]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变迁?绝不是某个报业出版人或电视新闻节目制作人故意为之,而是媒介自身的倾向性使然。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新的媒介技术不断涌现。越来越多的新媒体进入了我们的生活,尤其是与我们形影不离的移动终端如手机、平板电脑等,已经成为了大众进行社交活动、了解公共事务和进行娱乐的主要工具。但我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它们有着什么样的媒介倾向性,以及这样的倾向正在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二、移动终端新闻类APP的发展现状要研究移动终端新闻类APP的媒介倾向性,就先要了解何为APP以及新闻类APP在国内的发展现状。APP即英文Application的简称,是指基于智能手机的第三方应用程序。新闻类APP就是以苹果IOS、Android等平台为服务方的提供新闻信息和服务的移动应用程序。智能移动终端和无线网络的普及以及3G网络性能的提升共同推动了移动互联网井喷式的发展。2014年初,赛诺市场研究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新闻类应用渗透率非常高,超过68.5%的智能手机用户通过新闻客户端获取新闻资讯。移动终端新闻APP依靠其更强的便捷性与时效性将人们的注意力从报纸和电视上吸引到了手机上,移动新闻阅读也逐渐成为一种基础性服务并已经成为了日常人们获知新闻的主要途径。以苹果应用商店(APPStore)为例,截止2013年1月22日,“新闻”分类中的应用程序已达9604个。[3]通过对比分析发现目前国内的新闻类APP根据设置内容的对象的不同分为三种类型:一类是以用户产生内容为主的新闻客户端,如Flipboard、鲜果等;另一类是以专业人士产生内容为主的客户端,这也是目前国内大部分新闻类客户端诸如网易新闻、南方周末等的采取的内容设置方式;还有一类是依靠算法产生内容的新闻客户端,如今日头条。虽然三类新闻客户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