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合作经济思想的当代价值及历史超越

作者:刘利 刊名:社会科学战线 上传者:李隽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业生产一直采用农户承包经营、村集体统一服务的双层经营制度。这种制度安排面对农业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高与实现规模经济的内在需要,越来越暴露出其在农村经济社会生活中的种种困局与不适应。纵观国外农业制度的演进与创新,加快农民合作组织发展,建立新型农业双层经营制度是一种必然选择,但问题在于我们又不能照搬照抄西方合作经济理论。因此,挖掘马克思恩格斯合作经济思想的合理内核与实现历史超越就显得尤为重要与迫切

全文阅读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业生产一直采用农户承包经营、村集体统一服务的双层经营制度。这种制度安排面对农业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高与实现规模经济的内在需要,越来越暴露出其在农村经济社会生活中的种种困局与不适应。纵观国外农业制度的演进与创新,加快农民合作组织发展,建立新型农业双层经营制度是一种必然选择,但问题在于我们又不能照搬照抄西方合作经济理论。因此,挖掘马克思恩格斯合作经济思想的合理内核与实现历史超越就显得尤为重要与迫切櫨毦毦毦毦。1马克思恩格斯合作经济思想提出至今已有150多年,其具体理论、措施和原则仍具有普遍指导与借鉴作用。1.创新农业经营制度,实施农民合作生产为新农村建设提供保障马克思恩格斯在批判资本主义农业“不合理性”的同时,也否定了以手工劳动为基础、分散的传统小农经济的合理性。在马克思看来,这种小农生产方式不仅排斥社会资本积累,也限制劳动的社会形式,因而也束缚劳动生产力的发展。如果遇到生产资料昂贵,生产条件与社会环境日趋恶化,小农将更加贫困;恩格斯也提出:“我们的小农,同过了时的生产方式的任何残余一样,在不可挽回地走向灭亡。他们是未来的无产者。”在对小农生产方式的认识与理解上,马克思与恩格斯都认为小农生产方式是一种过时的生产方式,是注定要走向衰退的。我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作为一种制度安排,虽曾极大地增强了劳动者积极性,提高了农业劳动生产率,但它毕竟是与落后生产力相适应的小农经营方式,这种家庭分散经营的实施不仅不利于农业机械化和现代化管理,同时针对目前农业市场化要求农业经营者具备规模效益、谈判地位和营销渠道显得极不适应。因此,解决目前农业发展缓慢、农民增收困难等问题,就必须破解农业制度这一瓶颈。改造小农经济,走合作化道路,建设现代农业,让高度分散、力量弱小的小农顺利融入现代市场经济的大循环中,为新农村建设提供根本保障。2.发展农民合作经济组织要坚持自由平等、民主互利与国家帮助原则马克思恩格斯合作经济思想虽然没有详细阐述如何对农民合作社进行合理、有效管理,但他们的许多著作都折射这样一种主张,既在实践中探索合作化运动,在合作社内部坚持自由平等、民主互利与国家帮助原则。我国无论是在20世纪20年代末建立的以“犁牛合作”和“劳动互助”为主要形式的乡村合作,还是在新中国成立后所建立的“初级社”以及合作化运动都得到了广大农民的热情拥护与支持,而且对当时经济全面恢复以及生产力发展产生了极大促进作用。但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当我国通过强制性手段剥夺农民,实现向高度集体化转变时,迅速引起了各地农民的极力反抗与抵制。中国新型农民专业合作组织要想持续发展,就要秉承马克思恩格斯合作经济思想中自愿互利原则,不仅入社自愿,退社自由,而且在处理合作社中一切重大问题时,如生产资料作价、经营内容、资金筹集与分红、劳动报酬等都要遵循民主决策机制,确保决策能广泛吸取各方意见。同时,政府不仅要加强立法工作,还要从财政、信贷、税收、保险和防范干预等方面创造宽松外部环境。3.发展农民合作经济组织要因地制宜,各具特色马克思恩格斯历来反对把理论当做固定模式,当做可以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对未来究竟采取什么样的合作制更是持十分谨慎的态度。他们根据不同地区农民的不同情况,指出英国、法国与德国应该有所不同,乃至易北河东面各地的农民情形也理应有所差异。并想象在具有差别的场合下,实行不同的农业合作生产。西方合作经济理论普遍认为合作制产生的基础是作为契约主体的独立人格的存在,特别是商品生产者经济理性的觉醒与自由个性的成熟。由于我国各地区自然资源与社会经济条件不同、文化发展水平不均衡等,新型农民合作经济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