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发表在世当事人珍贵回忆——铁血光荣 从芷江到南京:受降日军亲历记(下)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83MB 文档分类:历史、地理 上传者:王昱娟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王楚英 

【出版日期】2005-04-15

【摘要】<正>南京设立前进指挥所及受降准备我随"中国陆总"前进指挥所飞赴南京,凭空俯瞰, 在日军铁蹄的蹂躏下,昔日繁华的南京已是景物凋零,满目疮痍……8月25日晚,何应钦在芷江总部接到冈村宁次电报:"今井总参谋副长一行及贵军将校三人已于8月23日午后20 时抵宁;贵总司令交来的第一至第四号备忘录业已确收,将遵照实施。贵总司令南京前进指挥所,望尽可能迅速前来,其飞行时间、高度、路线、机种和架数希预为告知,俾对冷欣中将阁下一行妥为保护,期无遗憾。至于他们抵达南京之住宿和办公地点、交通工具、安

【刊名】军事历史

全文阅读

;率扛 ★南京设立前进指挥所 及受降准备 全保护等事宜,本官已作出妥善之安 排,可保无虞。’南京机场仍甚完好,可 供贵军飞机使用。日前抵宁之贵军将校 孙桐岗阁下已亲自检查,有所布置,并 已与芷江贵军机场建 立了无线电联络,今 晨飞抵南京之贵伞兵 一营,现由孙桐岗上 8月2,日晚,何应钦在芷江总部接 到冈村宁次电报:“今井总参谋副长一 行及贵军将校三人已于名月23日午后20 时抵杀贵总司令交来的第一至第四号 备忘录业已确收,将遵照实施。贵总司 令南京前进指挥所,望尽可能迅速前 来,其飞行时间、高度、路线、机种和 架数希预为告知,俘对冷欣中将阁下一 行妥为保护,期无遗憾。至于他们抵达 南京之住宿和办公地点、交通工具、安 校指挥部署在大校场机场内外。” 8月26日晚,“中国陆总”前进指 挥所官兵159人及新6军前进指挥所官 兵52人。齐集芷江总部,由何应钦训话, 并决定于27日飞赴南京。 27日上午9时20分,我们分乘7架 飞机由芷江机场起飞。14时,飞机在南 京大校场机场陆续着陆。当我乘坐的飞 机在南京上空盘旋时,我凭机窗俯瞰南 京全城,山河虽然依旧,景物却甚调敝。 不尽的长江依然滚滚东流,却看不见悬 挂中国旗帜的船舰中山先生的陵墓仍 然雄踞钟山之阳,但显得十分冷落。我 目击眼前的中国首都,在日军铁蹄践踏 下已是景物调零,满目疮疾,不禁思潮 汹涌、感慨万千。幸好孙桐岗上校已在 机场塔楼上升起了国旗,正在迎风飘 扬,使我们顿觉亲切自豪。在机场附近 田间耕作的农民和居民,一见到阔别了 八年的中国飞机和子弟兵,他们便欣喜 若狂,一齐涌向机场的外壕边,挥舞草 帽头巾,向已着陆下机的人们致意。我 们看到这些动人的情景,一种不是亲人 胜似亲人的民族情感,猛然地从内心升 起,使我们象见到久别重逢的亲骨肉一 样,下机后便和乡亲们隔着壕沟亲热地 叙谈起来。 14时40分,冷欣乘坐的第7架飞机 最后降落。今井等日方军官,列队走近 飞机,在机门下恭候。冷欣在机场集合 随同全体官兵,作简短讲话后,随即驱 车赴中山陵,晋渴孙中山先生陵寝,并 献花致敬。祭陵归来后,我随陆总前进 所进驻中山北路原华侨招待所(其对面 即是冈村宁次的总部)。17时许,今井 带着桥岛、前川两参谋及译员本村,到 华侨招待所拜会冷欣,报告何应钦一至 四号备忘录之实施情况。冷欣又面交今 井三件备忘录,请其签收并认真执行。 今井回答:谨遵办理。 27日17时又有5架中国飞机到达南 京,运来吉普车和陆总的其他人员,还有 空军指挥所官兵,并带来何应钦致冈村 宁次的备忘录六件(第八号至十三号), 28日上午,冈村宁次在今井武夫和 中校参谋小笠原清陪同下,来到孙公馆 拜会冷欣。陈悼和邵毓麟陪同冷欣接见 冈村并参加会谈。冷欣说:先后向贵官 送交何总司令备忘录7件,其实施程度 如何,请提出书面报告。冈村答称:此 事已责成今井少将负责,将由该员向贵 官及何应钦将军提出书面详报。冷欣当 面向冈村宁次又交付备忘录,经冈村逐 一阅后并签收,同时表示将一一遵办。 冈村还向冷欣通报说,他已接到苏北新 四军指挥部的通蝶,命令他派代表前往 天长接受投降的指示,他已断然拒绝。 冈村又说,在华北、华中和山东地区也 有类似情况发生。他还讲到苏军、蒙军 在边境的攻击行动,要求设法制止。他 同时请求派出优良的国军迅速进驻华北 和平汉、津浦两路北段。冷欣表示将立 即向何应钦报告,但要求冈村命令所属 部队坚守岗位,继续维持当地治安、冈 村说,鉴于天皇已下达诏书,战争业已 结束,虽然尚未签降,而日军投降实际 上业已形成,因此不宜过久地担负同中 共接触地区的防守任务,希望尽快派素 质优良部队来南京接防。冷欣说,何总 司令已决定新6军从8月30日开始向南 京空运。 当天下午14时,冷欣在华侨招待所 召集前进指挥所负责人开会,介绍了他 同冈村会谈情况,并提示了何应钦给冈 村八至十三号备忘录的内容,要求大家 做好新6军空运南京及预定于9月9日举 行签降之准备,并为此分别向有关人员 布置工作任务。会议结束,舒适存和我 被冷欣留下,继续研究新6军到达南京 后的部署方案,初步决定:新6军军部 和第14师驻南京,由第14师派一个团{ 驻浦口,该团应派一个加强营推进到六 另派一个团驻守南京到马鞍山之 新22师驻镇江、常州、扬州地区 合线 当晚遂由冷欣向何应钦、舒适存向廖耀 湘分别电告。新6军遂于8月30日开始, 以第14师第40团为第一梯队,陆续向 南京空运。到9月5日基本运完‘廖耀 湘也在9月5日午后1时飞抵南京,同机 到达的还有龙天武、梁直平、梁铁豹、邓 锡光、向华超、费立浦、安德森、费尔 德等。 新6军到达南京后,军部驻原黄 埔路,军直属部队分驻马标和炮标内。 第14师师部先驻炮标,旋移江苏路, 复移中山北路华侨招待所对面;第40 团驻岔路口,派一个营驻马鞍山;第 41团驻守南京城,以一个营推进到燕 子矾;第42团驻浦口,以一个营推进 到六合;新22师驻镇江,以一个团控 制栖霞山到镇江间铁路沿线;另向扬 州、常州派出必要的防守部队。 廖耀湘亲赴各部队驻地视察,并派 出谍报人员潜赴新四军活动地区进行侦 察,同时加强城内的戒备。另经何应钦 报蒋介石批准成立南京警备司令部 第14师师长龙天武兼司令,专任南京的 警备(没有另设警备司令部,一切工作 由第14师司令部兼办,指挥南京的军宪 警特负责维护南京的治安)及接受日本 投降者工作。 可应钦作为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 石接受日军投降的总代表,于1945年9 月8日正午12时,在蔡文治、钮先铭 廷盂和陈桂华的陪同下,由芷江飞抵南 「刁机到达的还有谷正纲、李惟果、丁 卜、贺衷寒、葛敬恩等。美军作战训 练司令部少将司令麦克鲁,准将参谋长 柏德尔等也相继飞抵南京。先期到达南 京的萧毅肃、冷欣、汤恩伯、王慰功、李 明扬、郑洞国、廖耀湘、彭孟缉、白雨 生、牟廷芳、舒适存、龙天武、李涛以 及其也高级军政官员和各界代表百余人, 齐聚明故宫场机场迎候,并由两名女孩 向何应钦敬献鲜花。随后由冷欣陪同何 应钦赴励志社休息用膳。14时30分,何 应钦在励志社召集高级军政官员开会, 听取冷欣等人关于受降谁备工作和 月九日签降盛典”准备情况的汇报。 “九 汤 恩伯汇报了上海地区的情况和受降准备 的进翟;王憋功、马超俊分别汇报了江 苏、南京的接收晴况厕i祝同谈了第3战 区接收准备和部队推进情况;廖耀湘汇 报了南京治安情况和日伪军状况以及新 四军在苏北的活动等;陈容泰和孙桐岗 分别汇报了日本在南京海、空军有关情 况及接收准备;邵毓麟、顾毓秀分别汇 报了伪组织及日本经营的工商业和财政 金融机构的现状;最后由舒适存汇报了 “九月九日签降典礼”的程序和有关问 题。.何应钦听完后即席讲话,他首先阐 明蒋介石对日本实行以德报怨的宽容政 策的目的和必要性,要求大家晓喻所属, 务须严格执行;其次重申接受日军投降 和处置伪军、伪组织应遵守的纪律,对 军械物资要点庐收妥,加强保管,注意 防止日方破坏和转移,严防盗窃损毁,严 禁私自处理或侵吞,违者定予严惩不贷 再次要求各部队入城后,务必提高警觉, 加强教育。严格军容风纪,保持机动性, “千万注意,不要以为日军业已投降,天 下就会太平无事,可以高枕无忧,可以 刀枪人库,马放南山了。”何应钦强调地 告诫大家:不要以为美国给过我们几十 个师的武器装备,就轻视日本人缴交的 军械装备和各种物资,而不加爱护和保 管。他指出:今后美国将不可能像抗战 期间那样源源不断地供给我们所需要的 军械装备,我们自己也不可能在短期内 恢复并发展国防生产*因此,必须认真 地接收保管好日军缴交的一切装备和资 料,以备将来之用。 同日晚,何应钦在励志社举行中外 记者招待会,说明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 瑟将军于9月2日已在泊于东京港的密 苏里号战舰上举行签降仪式,中国战区 将于9月9日在黄埔军校礼堂接受冈村 宁次签降。 ★何应钦在南京主持 “九。九”签降盛典 1945年9月9日上午9时,中国战 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原中央军校 大礼堂内隆重举行,这天南京城到处呈 现着一片欢乐的景象,街头巷尾,人人 喜形于色,流露出对胜利和平的欢欣, 当时,由中山东路原黄埔路口到中央军 校礼堂门前,沿着柏油路两旁,每隔50 公尺树立一根漆着蓝白红三色条纹的旗 杆,上悬联合国旗。旗杆旁边,并排站 着新6军的武装士兵和宪兵,他们头戴 钢盔,脚穿皮鞋,身着哗叽呢服,戴着 白色手套,手持冲锋枪,庄严地挺立着。 黄埔路口有一座用松柏枝叶扎成的高大 牌楼,上缀“胜利和平,,四个金色大字。 中央军校大门的上方挂着一块横额,蓝 底之上楷书“中国陆军总司令部”8个 白色大字。在门外的牌坊顶端嵌着一个 巨大的红色“V,,字,以示胜利之意。一其 下方悬挂一块红布横幅,上面贴着“中 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会场”14个闪 闪发光的金字。 大礼堂的四周,也彩饰一新,正门 和其他出人口都有新6军的战士和宪兵 守卫,警戒森严,气氛十分严肃而且热 烈。大礼堂的正门上,悬挂着中、美、英、 苏的国旗。礼堂内的圆柱和廊柱上,都 绕以蓝白红三色布条,并环插中、美、 英、苏的小型国旗和联合国旗。面对正 门的壁上挂着孙中山先生遗像和国民党 的党旗、国旗泞七堂正中为签降的所在, 用淡蓝色的布拦围成叮二一一口‘,的形 状,在中山先生像的一方置一长条桌, 上铺白布,为受降席,备有五把靠椅; 其对面也置一长条桌,上铺白布,另置 坐椅7只,为投降席。受降席中间主座 桌上置一漆盘,内有墨、砚、毛笔、印 盒等物,还有一个麦克风。大厅上方悬 挂着4盏巨型吊灯,光照全场,更显辉 煌。在受降席和投降席之后方,各站立 8名新6军武装战士,肃然挺立,警卫 着会场。 在受降席的右侧为中国和盟国军官 的观礼席,左侧为记者席,楼上为其他 官员观礼席。正门人口处设有签到处, 上午8时50分,场内已座无虚席。在受 降席右侧观礼席上就座的有汤恩伯、王 慰功、李明扬、郑洞国、冷欣、蔡文治、 钮先铭、彭孟缉、马崇六、白雨生、卢 致德、金壁奎、宫其光、廖耀湘、舒适 存、龙天武、李涛、陈悼、牟廷芳、谷 正纲、李惟果、丁惟汾、葛敬恩、顾毓 秀、邵毓麟、卓衡之、马超俊、孙天放、 赵思尧、刁作谦、陈行等中国军政官员, 还有美国的陆军少将麦克鲁、准将柏德 尔、海军少将迈斯、柏勒列,英国的海 斯中将和布诺金,法国的福尔上校和菲 内利。此外还有加拿大、苏联、荷兰、澳 大利亚等国军官10余人。楼上还有中国 和盟国的观礼官员百余人。总计参加大 会的有中国陆军将级军官99人,海、空 军军官35人,盟军代表7人。国民党文 职官员51人,国民党其他军官85人,中 国记者52人,外国记者36人,共405人。 8时52分,悬挂在受降席和投降席 上方的4个大型水银 灯突然放光,何应钦 在全场瞩目之下,由 礼台后方休息室走 进会场,全场迅即肃 立致敬,摄影记者纷 纷抢着拍照,大厅里 顿时活跃起来。紧跟 何应钦人场的是海 军总司令陈绍宽、第 3战区长官顾祝同, 中国陆总参谋长萧 毅肃、空军第一路司 令张廷孟。 8时58分,由军Ull 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 日本投降代表驻华日 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 次大将及小林浅三郎 等7人,自大礼堂正门 步人会场,摄影记者 纷纷对着他们拍照, 冈村宁次等在王 俊中将引导下成纵队 走进布栏后排成横 队,冈村居中,齐向 何应钦脱帽鞠躬致 敬,何应钦欠身示答,令冈村等人人坐 后,由记者自由摄影。 9时04分,何应钦命冈村呈验签降 代表证件。冈村令参谋长小林浅三郎中 将呈送。小林恭敬地走近何应钦面前, 肃立鞠躬,双手向何应钦捧呈日本大本 营授予冈村宁次代表签降的全权证书和 相关文件。何应钦一一检视后将其留 下,小林遂退回原位。 何应钦遂将日本投降书中日文本各 一份,交萧毅肃持交冈村宁次。冈村肃 立用双手捧接,低头展阅。小林则在一 侧代其置砚磨墨,冈村阅毕,取笔蘸墨, 恭书“冈村宁次”四字,随手从其上衣 右上方口袋内取出小型方章,轻蘸红色 印泥后,盖于名下。此时是1945年9月 9日9时7分。冈村发现他的印章有点 歪,顿时面部微露难色,又无可

1 2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