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科学内涵与实践要求  

作者:张忠华 刊名:《党政干部学刊》 上传者:马志伟

【摘要】全面从严治党是"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重要方面和根本保证,习近平总书记全面从严治党思想体系完整,内涵丰富,思想深刻,理论性实践性强,是对马克思主义治党思想的继承与发展,是新时期党建理论的最新成果。坚持全面从严治党,必须深刻领会和准确把握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实践要求,主动适应党的建设新形势,不断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把党和人民各项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全文阅读

2014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江苏考察时指出:“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推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迈上新台阶。”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强调:“坚持全面从严治党、依规治党,……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坚强政治保证。”[1]十八届六中全会进一步对全面从严治党进行了全面部署。面对新形势新任务,充分认识习近平总书记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提出背景和理论基础,深刻理解其科学内涵,准确把握实践要求,对于我们更好地开创治党管党工作新局面,为党和人民各项事业发展提供坚强政治保证,意义重大。一、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理论基础与科学内涵“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2]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植根于马克思主义党建理论的深厚土壤,又来源于对新时期党建工作经验教训的深刻总结,内容科学,体系完整,思想深刻,是党的建设理论的最新成果。1.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理论基础。回顾历史,从严治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建党原则,贯穿于无产阶级政党发展的全过程,对党员高标准严要求体现在党的建设各个领域。无产阶级政党第一个纲领性文件《共产党宣言》的发表,就是同各种宗派主义斗争的结果。针对无政府主义的危害,马克思特别强调:“我们现在必须绝对保持党的纪律,否则一事无成。”[3]列宁高度重视思想建党和组织建党,批判和澄清了当时俄国社会民主党人的思想混乱,并在同孟什维克机会主义的斗争中确立了统一的组织原则。斯大林进一步巩固和发展了列宁党建理论,并把纪律建设作为社会主义建设的必要条件之一。在长期革命和建设实践中,毛泽东同志将马列主义党建理论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通过阐述一系列党建思想和延安整风运动等实践,实现了马克思主义党建思想中国化。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同志在深刻总结“文革”教训的基础上提出制度建党,使党内生活制度化和规范化迈出重要一步。党的十四大提出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将从严治党写入党章总纲,标志着从严治党成为党的建设根本原则。进入新世纪尤其是十八大以来,中央以作风建设为突破口,大力惩治腐败,党风廉政建设取得显著成效,党建工作踏上了科学化新征程。2.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提出背景及过程。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提出,既是党的性质宗旨和总体任务决定的,又着眼于党的建设状况的现实需要,同时还源自苏东剧变的惨痛教训。它的提出经历了一段酝酿的过程。十八大正式提出全面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的目标和“一条主线、两个坚持”的党建方针,其中就包括“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4]开启了以作风建设为重点的治党历程。对此,习近平告诫:“工作作风的问题绝对不是小事,如果不坚决纠正不良作风,任其发展下去,就会像一座无形的墙把我们党和人民群众隔开,我们党就会失去根基、失去血脉、失去力量。”[5]2013年2月,他提出了“五位一体”从严治党的架构,是对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思想的深化和发展。2014年10月,他再次强调“加强党的作风建设,全面推进从严治党”并提出“八点要求”。2014年12月,总书记考察江苏时在“从严治党”前面加了“全面”二字,标志着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正式提出。对此,全党上下一致认为,“全面”二字加得非常关键,也很必要,不是可有可无,而是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6]3.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主要内容。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强调以制度为保障,从转作风入手,通过反腐败发力,用信仰塑灵魂,以小见大、由外到内,固本培元、标本兼治,为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供坚强政治保证,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治党思想的内在逻辑。在此逻辑基础上,全面从严治党思想具有丰富的内涵。全面从严治党,“全面”是基础,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