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的相互促进和协调发展研究

作者:李金河;王江燕 刊名:中共浙江省委党校学报 上传者:王立文

【摘要】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是两个高度关联、彼此相依的具有明显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实践形式。明确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的联系和区别,可以有效避免两者因协商内容和过程交叉重叠而造成的政治资源浪费和效率低下,满足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的现实需要。政党协商的高层性、前置性、战略性,奠定了政协协商的基本原则、政治生态和发展方向,直接促进了政协协商的政治活力和政治效率。政协协商在政党、国家、社会、个体间的交流与互动,为政党协商提供了持续动力支持和深厚资源支撑。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的互动是一个政党能力互相促进的过程。实现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的协调发展,要强化执政党协调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的政治责任,要通过明确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的不同侧重点以实现两种协商方式在国家治理中的协调运用,要完善党委统战部门与人民政协的联系和沟通机制。

全文阅读

中共十八大以来,我国研究和发展协商民主的氛围日渐浓郁,无论是理论深度还是实践广度都实现了前所未有的拓展和推进,这无疑与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深化政治体制改革的理念密切相关。十八大报告对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地位、性质、基本制度、参与主体、协商领域、协商要求和发展趋势等重点要素进行了全面阐述,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协商民主的性质、地位、功能和途径作出了更加全面、深入和清晰的论述。2015年年初颁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明确了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在创新国家治理和提升民主品质方面的制度优势和各自重点,直接促进了这两种协商方式的进一步细化和分工。同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先后印发了《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的实施意见》和《关于加强政党协商的实施意见》,为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建设奠定了框架和基础。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是两个高度关联、彼此相依的具有明显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实践形式。长期以来,理论界对此研究相对薄弱,尤其是对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关系的认识和研究一直是笼统、抽象和模糊的,经常将二者混为一谈,甚至在专门的研究著作中也会出现将人民政协当作“中国基本政治制度”,将政治协商理解为在“人民政协组织框架下的协商”的常识性错误1。近几年这方面研究有了较大进展,但现有文献还大多停留在价值判断和理论演绎的层面,由于缺乏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以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具体历史和现实操作的了解,研究往往容易陷入经院式的抽象讨论,经验性、实证性研究相对缺乏,理论与实践的“两张皮”现象比较突出。《意见》的颁布实施,一方面为相关理论研究和实践发展提供了重要机遇,但同时也迫切需要理论研究和实践经验的支撑。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要在协商民主体系中发挥价值引领与制度示范作用,必须首先解决自身存在的矛盾和问题,以透彻的理论解释来指导实践的发展。一、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的联系和区别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同属政治协商,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重要内容,是我国协商民主的典型表现形式,在协商民主体系中处于中枢地位2。政党协商是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基于共同的政治目标,就党和国家重大方针政策和重要事务,在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直接进行协商的重要民主形式。政协协商是参加人民政协的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人士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职能,围绕改革发展稳定重大问题和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在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广泛协商、凝聚共识的重要民主形式。这两种协商方式都是中国共产党实现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的重要环节和提高执政能力的重要途径,两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在协商主体、协商内容等方面有相同、相似或者交叉的部分,但两种协商方式并不互相包含,更不能互相替代。搞清楚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的关系,对于我们深入理解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以及中国的协商民主具有重要意义。1.协商组织形式。政党协商是中国共产党主要领导人与民主党派主要领导人之间的高层次的、面对面的直接协商,是由中共党委或者党委统战部具体负责组织、安排、协调,执政党、参政党领导人以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形式参加。政协协商是依托人民政协这一专门协商机构进行的协商,主要是由人民政协来组织和协调。2.协商主体。政党协商的参加主体包括中国共产党、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工商联则作为具有统战性的人民团体和商会组织参加政党协商。人民政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各党派、各团体、各民族、各阶层大团结大联合的组织,目前由34个界别组成,包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