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拉科夫斯基对马克思思想的理论来源与文化动机的考察

作者:胡蕊 刊名:学术交流 上传者:刘德华

【摘要】与传统的马克思思想的三大来源不同,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代表人物科拉科夫斯基认为,马克思思想及其发展是其思想中包含的三重文化动机决定的,即浪漫主义动机、普罗米修斯的救世主义动机和启蒙理性主义的决定论动机,这三重文化动机主要来自于浪漫主义、自我意识哲学和历史进步主义的影响。通过马克思思想的三重文化动机的考察,将马克思的思想定位为整个欧洲思想史发展的逻辑结果和一个新的阶段。

全文阅读

一、关于马克思思想来源的通常理解通常认为,马克思主义有三个组成部分,即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相应的三个组成部分的来源分别是德国古典哲学、英国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空想社会主义。正如列宁在《马克思主义的三大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和《卡尔马克思》这两篇文章中所指出的:“马克思学说是人类在19世纪所创造的优秀成果德国的哲学、英国的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的社会主义的当然继承者。”[1]309-310列宁由此向我们指出,马克思的学说是德国哲学、英国的政治经济学和法国的社会主义理论的直接继续。列宁关于马克思主义的来源的这种说法得到了众多马克思主义者的认同,在20世纪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界中占据着主导地位。实际上,真正首次明确地将马克思主义的学说由三个部分构成的是恩格斯的《反杜林论》。这部著作第一次把马克思主义的三个部分即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连贯起来作综合性的全面系统论述,恩格斯明确地说:“本书所阐述的世界观,绝大部分是由马克思确立和阐发的,而只有极小的部分是属于我的。”[2]347恩格斯的整个《反杜林论》,与其说是对杜林个人学说的批判,不如说是马克思思想体系的三大部分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的核心观点的系统阐明。它通过对杜林思想体系的批判,正面论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内容,指出科学社会主义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的核心地位,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是科学社会主义的两个理论基石,说明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特别是唯物辩证法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的特殊重要地位。至此,马克思十分关注并在其写作中有意无意间构成其思想来源的组成部分,事实上似乎也完整而直接地告诉了世人。马克思也曾多次谈到自己的理论来源。1852年3月5日,他在致魏德迈的信中就写道:“至于讲到我,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就已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3]509因此可以说,马克思是在继承和发展了资产阶级的历史科学和政治经济学的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思想。1873年1月,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中马克思用赞同的语调写道:“1871年,基辅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尼季别尔先生在他的《李嘉图的价值和资本的理论》一书中已经证明,我的价值、货币和资本的理论就其要点来说是斯密李嘉图学说的必然发展。”[4]109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这部饱含着未来哲学思想的萌芽的天才著作中,马克思对大卫李嘉图和斯密的经济学理论以及詹姆斯穆勒的《政治经济学原理》等经济学著作都有过深刻的研究和论述。也正是在这篇跋中,马克思批评德国知识界把黑格尔当做一条“死狗”来对待的怪现象:“将近30年以前,当黑格尔辩证法还很流行的时候,我就批判过黑格尔辩证法的神秘方面。但是,正当我写《资本论》第一卷时,愤懑的、自负的、平庸的模仿者们,却已高兴地像莱辛时代大胆的莫泽斯门德尔松对待斯宾诺莎那样对待黑格尔,即把他当作一条‘死狗’了”。他公开宣称:“因此,我公开承认我是这位伟大思想家的学生。”[4]1121873年1月,马克思在《政治冷淡主义》一文中说:“第一批社会主义者(傅立叶、欧文、圣西门等人)由于当时的社会关系还没有发展到足以使工人阶级组织成为一个战斗的阶级,所以他们只好限于幻想未来的模范社会和谴责工人阶级的一切旨在稍稍改善他们的状况的企图,例如罢工、同盟和政治发动。既然我们不应该否弃这些社会主义的鼻祖,正如现代化学家不能否弃他们的祖先炼金术土一样,那我们就应该努力无论如何不再重犯他们的错误,因为我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