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阳县大连山出土两件西周铜甬钟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256.00KB 文档分类:历史、地理 上传者:叶龙

文档信息

【作者】 刘三宝 

【出版日期】1998-02-15

【刊名】江汉考古

全文阅读

1997年8月20日,崇阳县肖岭乡大连村大连山采石场民工胡武高,在取土施工中于地下约!米深处发现了两件铜甫钟,当时二钟均保存完好,他随即取出拿回家,后来在清洗时,不慎将其中一件钟前把折断,另一件,则于9月2日送到了我祖,经初步鉴定为西周时期青铜甫钟。我馆即按照文物保护法之有关规定予以征收,同时又于当天组织专业人员赴大连山采石场进行实地调查,并到胡武高家征收了另一件而钟,目前大连山出土的两件青铜甫钟均已征集我馆收藏。大连山是崇阳县西南境洪冲山的支脉,北距县城约30公里,是座南北走向的高山,山表层是3米左右厚的夹砂红土,底下是石灰岩石,采石厂位于东面山坡,上距山顶仅1、余米。该而钟原是理存于山顶上土层中,后因采石场经常采石放炮,才使其随土崩塌而垮至采石场中,故被采石场民工在取土施_l:时所发现。据采石场民工介绍,两件而钟是分开卧置于央砂红土之中,出土时未见有其它伴随物,现经实地调查,其周围也没有发现任何遗迹遗物,由此可见,该甫钟不算似出土于墓葬,也不象似出土于窖勤,而可能是与山川家把有关。大连山出土的两件均钟均以青铜铸造,形制完全相同,但大小稍有区别,其大者通高29厘米,甫长!0厘米,铣长!9厘米,铣间15.5厘米,舞修12.8厘米,舞广9.5厘米,重2.85公斤;小者通高27厘米,甫残长8厘米,铣长19厘米,铣间145厘米,舞修11.8厘米,舞广”8.8厘米,重2.4公斤;二钟钟体颇长,甫较短,呈圆锥柱状,中空与腹腔相通,用的中下部有凸校干,干上有纽索状旋,钟体正背面以或间为界,分三排四组共饰有36颗枚,钮间、篆间有小轧钉状的连珠纹镶边,柬部及钮间无纹饰,舞部、鼓部和篆间饰云霞纹,其大钟的鼓部及篆间饰细阳线云霞纹,舞部饰粗明线云霞纹(图一),小钟则均饰粗阴线云霄纹(图二)。二钟的枚、篆均占钟面积的绝大部分,此钟形制和纹饰具有西周青铜市钟特征,与陈梦家在《两周铜器断代》中:“西周中期的钟有干、旋、枚者,推而仍中空与内腔相通,鼓处平且有花纹,开始有长方形税问,未见有铭文”卜;所说相符:将它们与N62年江西省萍乡市彭家河所出上的两件西周中期青铜市钟12湘比,不仅影制完全一致,且大小也基本相同,由此推断,该革钟年代应为西周中期。大连山出土的两件而钟,是目前崇阳地区发现的最早两周铜雨钟,是自!977年大市汪家咀出土最早铜鼓之后又一次重要发现,是探讨崇阳地区青铜古乐器历史源流的珍贵实物资料。关于先秦时期的青铜乐器,在崇阳各地均有发现。早在清道光末年(!850年),肖岭台山就出土过一件春秋战国时期的铸钟13。近十年来也出土过较多种西周及春战时期的青铜乐器,如1982年金沙镇板坑村出土了一件战国铜或种,1992年白霓镇大市村出土一件春秋时期的句梁,1996年天城镇白泉村亦出土了一件西周晚期铜甫钟,由此可见崇阳地区出土的先秦时代青铜乐器不仅年代早,而且种类多,实可称古青铜乐器之乡。此次西周青铜雨钟的再次出士更好能证明这一点,如此将定会引起音乐考古界专家的关注和重视。大连山雨钟出土后,承蒙省博物馆研究员、副馆长冯光生,省博物馆音乐文物研究室主任张翔等专家亲临我馆进行考察测音及提供其音乐性能数据,谨此深表感谢!崇阳县大连山出土两件西周铜甬钟@刘三宝[1]陈梦家《西周铜器断代(五)》,《考古学报》 1956年第3期. [2]薛尧《江西出土几件青铜器》,《考古》1963年第8期. [3]参见清同治版《崇阳县志·古迹》.

1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