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创新农业产业化经营模式

作者:黄祖辉 刊名:湖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谢名财

【摘要】当前,农民专业合作社已成为中国农业经营组织体制创新的一个新亮点。基于此,本刊特邀国内权威专家张晓山、温铁军、苑鹏、黄祖辉教授就农民专业合作社展开笔谈。张晓山教授认为,农民专业合作社存在经营实力弱、承担风险能力差、不规范等突出问题,呈现异质性、多样性的特点。因此,政府政策的着力点是强化对政府扶持资金使用和收益分配的监管,保障扶持资金最大可能地让广大普通农户受益;引导农民社员通过入股和扩股向农产品销售、加工和流通环节发展,逐渐获取更多的合作社资产所有权、控制决策权和剩余索取权,分享初级农产品进入二三产业的增值收益。温铁军教授认为,当下多数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在农户分化、部门和资本"下乡"的格局下由强势主体"利益共谋"形成的,"大农吃小农"的合作社越来越多。只有向综合性农民专业合作社转型,才能真正成为承接财政"普惠制"投入的主要载体。同时,业务范围涉及生产、加工、流通、金融、保险以及文化建设等众多领域的农民专业合作社通过多样化的业务节约交易费用,并强化农村双层经营体制"统"的功能;增强合作社自身的实力和吸引力,进而推动新型农民培育和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苑鹏教授指出,《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在实践中暴露出一些问题和缺陷,应在立法目的、调整对象及适用范围、联合社问题、政府与合作社关系等四个方面深刻反思和完善。立法目的应当突出合作社的农户目标导向,强调合作社作为维护广大农户生产经营者的经济权益、提升农户市场竞争力的组织载体,是农户自我互助、为农户所利用的组织属性;在坚持已有法律名称的前提下,扩大法律的调整范围;明确合作社联合社的法人地位视同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人,将联合社的金融服务功能严格限定在中介服务和成员内部资金融通;增加政府监督的法律条款,重点监管获得财政扶持资金、金融优惠服务和税收优惠的合作社。黄祖辉教授认为,传统的"公司+农户"的农业产业化经营模式存在交易成本高、公司与农户关系脆弱、产业链不对称等局限性。为此,应当"嵌入"农民专业合作社这一新型主体,形成"公司+合作社+农户(基地)"的新模式,以降低市场交易成本,扩大公司(企业)和农户连接空间,形成"生产在户、服务在社"、"生产小规模、服务规模化"的新型农业规模经营形态和新型农业双层经营体制。

全文阅读

8 湖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3 年 8 月 资格,因而无法代表合作社利益直接参与经营活动。因此,只有为实体性联合社提供法律地位,才为合作社所需要。因此,完善《农民专业合作社登记管理条例》势在必行。 第四,政府与合作社关系。法律第九条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应当组织农业行政主管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及有关组织,依照本法规定,依据各自职责,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建设和发展给予指导、扶持和服务”。该规定吸取了人民公社体制的经验教训,重点集中在加强政府的服务功能上。但是运行中暴露出两大问题,一是由于缺乏政府的专门监管,很多的合作社扶持资金、税收优惠被冒名合作社所占用,影响了合作社的健康发展,抑制了真正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二是由于政府指导部门不明确,在一些地方出现相关利益部门互争指导权,增加了行政成本。 综上,从未来完善法律的方面看,《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立法目的应当向着少目标、单一目标转型,突出合作社的农户目标导向,强调合作社作为维护广大农户生产经营者的经济权益,提升农户的市场竞争力的组织载体,是农户自我互助、为农户所利用的组织属性。 在法律调整范围方面,在坚持已有法律名称的前提下,扩大法律的调整范围,不仅包括第一产业的经营,而且包括二、三产业。但是鉴于金融业务的独特性,如果合作社开展融资,应当仅限于成员内部。并且资金的使用用途应当限定在合作社的经营业务范围内。同时成员可以从合作社中获得的互助资金总量需要与个人的入股金总额挂钩,以便有效控制风险。 关于合作社联合社,首先应明确联合社的法人地位视同农民专业合作社法人。并参照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相关设立制度进行登记注册,其注册资金、最低成员数量应当有明确规定,成员以合作社法人为基本成员;其次在业务范围上,鉴于中国共产党十七届三中全会明确鼓励有条件的农民专业合作社开展信用合作,可以允许联社的业务范围拓展到金融服务,但是为防止利用联社从事民间高利贷,联社的服务功能应严格限定在中介服务和成员内部资金融通,不能开展直接的金融活动;最后,应 当明确联合社与成员社的关系。成员社以其入社股金为限,对联合社承担有限责任。联合社以成员社的入股金总额为限,对外承担有限法律责任。成员社的入股金额应当与其在联社中的交易额挂钩。 在政府与合作社关系上,应当考虑增加政府行政监督的法律条款。行政监督的重点是对获得政府财政扶持资金、金融优惠服务和税收优惠的合作社,发挥政府的监管职能,重点是合作社的成员账户建立、“三会”会议记录以及年终财务报表等,促进合作社健康发展。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 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 创新农业产业化经营模式 黄祖辉 在推进农业产业化经营的过程中,应当通过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创新农业产业化经营模式,尤其要鼓励“公司+合作社+农户(基地)”的农业产业化经营模式发展。 一、“公司(龙头企业)+农户”的局限性 20 世纪 90 年代,我国的农业产业化经营开始被政府提到重要议事日程。在实践中,出现了多种形式的农业产业化经营模式,其中影响较大、具有主导性的模式是“公司(龙头企业)+农户”模式。“公司(龙头企业)+农户”模式在当时成为我国农业产业化经营的主导模式具有必然性。这是因为:从总体上来看,我国农业产业组织的发展进程与农业产业化的发展要求很不协调,主要表现为农业产业组织的发展明显滞后于农业产业化发展的要求。具体地说,当市场竞争迫切需要农业朝产业化经营的方向发展时,我国的农业产业组织体系,或者说农业经营体系并不完备。主要原因是,改革开放以后,我国村集体经济普遍弱化与虚化。与此同时,农民专业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