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学术品位与关注现实生活的统一——喜读于全有新著《语言理论与应用研究》

作者:张永芳 刊名:鞍山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王育杰

全文阅读

我是学习文学的,也忝称作家,而众所周知,文学是语言的艺术,但我本人对语言学不太感兴趣,觉得它太枯燥,太理念化,既不好懂,也无大用。因此,多年来只是在需要敲门砖时不得不读一些《语言学概论》、《现代汉语》、《修辞学概论》之类粗浅的语言学著作。不过,对于于全有教授本人还有些了解,这不仅因为他与我是同事,更因为我的搞文秘工作的儿子,听过他的课,说课讲得生动活泼,连原先根本不爱学语法修辞之类课程的学员,都听得津津有味。这自然引起我的兴趣,心想其中定有奥妙。因而,当于教授的新著《语言理论与应用研究》一问世,我破例怀着渴望的心情,认认真真阅读了这本语言学专著。读后,我确实感到未负所望,觉得其所以成功,就在于既坚持了学术品位,能够深入进行语法与修辞的理论探讨;又注重社会现实生活,关心语言的实际应用及其社会文化意义,书名即鲜明地揭示了其写作意图。全书分为上下两编,上编为“结构篇”,也就是探讨语言结构问题,属于理论的范畴;下编为“功能篇”,也就是研究语言的实际运用,属于实践的范畴。这两方面决定了本书既有理论深度又能引发普通读者阅读兴趣的双重价值。理论问题,做为非内行读者,既兴趣不大,也难以准确评价,不妨引用于教授读研究生时的老师伍铁平先生的评论:“如本书上编‘结构篇’中的《中介现象与汉语语法分类的指导思想》一文,是运用语言的模糊梯度理论分析汉语语法问题的最早的文章之一……《‘动+补+宾’结构的表现形式及其语义关系》与《‘动+补+宾’结构的组合层次及其规律》两文,则系统地分析、描写了汉语‘动+补+宾’结构的分布形式与所表达的语义关系间的对应规律及汉语‘动+补+宾’结构的表现形式与组合层次间的对应规律,并对吕叔湘先生对本问题的观点进行了具体化的分析、补充与发挥。其它诸如对‘收启’这一新修辞格的发现与提出,对修辞内涵的文化意蕴的揭示等,也都富有新意。尤其是《文化修辞学的学科构建及其理论体系》一文,更富有开拓意义。”(见《语言理论与应用研究序》)由此不难看出,作者的造诣极深,本书的理论价值也很高。同行的认可,尤其是内行的褒奖,自有强大的说服力,这就不用我这外行置喙了。我最感兴趣的是下编,也就是有关语言的实际应用及其所蕴涵的文化意义的探讨。比如《“广平兄”称谓的文化语言学阐释》指出,鲁迅先生当年称许广平女士为“兄”,并非自我创格,而是沿用下来的例子,是一种与语言学中的“标志理论”相合的、带有共性特征的普通语言现象。概括地说,就是对男性的称谓可涵盖女性,对女性的称呼则仅指女性。“从这个意义上说,鲁迅先生笔下的‘女性名称+兄’形式‘广平兄’的出现,自有其理论上的合理性与普遍性及其民族语言文化上的积淀。”再如《书信称谓语的规范化与社会文化心理》,回答了人们一个疑问,就是在信封上写明对收信人的称谓是否合适。文章不仅作了理论探讨,即“语言的规范化必须要依据民族语言文化的实际,与一定的社会文化心理及活生生的语言事实相适应”;而且向邮递人员和许多普通写信人、收信人作了调查,得出结论“不论从理论上还是从实践上看,书信称谓语都应允许亲属称谓语(或官衔称谓语)在信封上的合理存在”。这一探讨本身,便是学术性与现实性的结合,得出了语言规范化必须“根据已经发展变化了的语言现实而对原有的规范标准适时采取顺应现实、重新定位”的做法。又如《文化差异与言语交际的合作原则》,则探讨了在信息交流与人员来往日益国际化的现代社会,因为具有不同文化背景、操有不同民族语言的实际需要,人们在语言交际中所应遵循的规则和所应注意的问题,颇有新意,也很有价值。另外,在全书的下编,实际还有一类文章,就是对当前学术界争议问题的评述与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