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艰辛勇攀科学高峰──记重庆大学高电压专业实验室

作者:赵修渝 刊名:中国高等教育 上传者:尉冬冬

全文阅读

干和 高校该学科带头 人 , 为国家高 电压事业做出贡献 。 常言道 , 创业难 , 守业更难 。 专业要办出质量 , 显 出水平 , 更上一层楼 , 就要靠科研唱重头戏 。 学科新建之初 , 课题少 , 经费不足是可想而知的 , 有时 为拿到 一个几千元的课题也要竭尽全力 。 然而 , 他 们顶着困难上 , 是变压力为动力的硬骨头 。 他们首先统一指导思想 课题无论大小 全力 以赴 经费无论多 少 , 充分利 用 不跟在别 人后面 走 搞出特色 。 他们选定以 “ 电力 系统污秽绝缘 ” 这个国内投资少 、 出成果难的题 目为主攻方 向 , 全力投资。 年 , 高压教研室集中人力物力 , 开始对 “ 提高绝缘子的耐污 闪络 电压 ”的项 目进行研究 , 并在较乒的时间内就获得成功 , 该成果提高耐污闪络电压 以上 , 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并申请了国家专利 。 由于 电力系统最讲安全可靠 , 万无一失 , 很难试用新产品 , 该成果也就未引起 电力 系统的重视 。 直到 年 , 华北地 区 包括 北京 电力系统发生震惊全 国的污 秽大闪络 , 在全国召开紧急防污会议期 间 , 专家们才发现重庆大学的相关成果早已登记在国家专利册上 。 此后 , 该成果在电力系统得以广泛运用 。 在成果未推广的几年中 , 高压专业的教师并不因该成果没有及时被推广而有半点沮丧和松懈 , 他们懂得科研需要 机遇 , 机遇 只属于有准 备的头 脑 。 他们有意识地对当时成果运用的事实轻描淡写 , 而更看重“ 零 的突破 ” 、实力的显示 , 为的就是增强信心 , 主动寻找机遇 。 随着成果的推广运 用 , 也就有 了资金来源 。 如何使 用资金 下一步怎 么走 他 们以放眼前瞻的眼光 , 作出 了轻索取飞重发展 的选择 , 把获得的 经 费做 为发展科研 的起动资金 , 以该项成果研究 为龙头 , 对科研进行 “ 再投入 ” 。 说到 “ 投入 ” , 对高压专业的教师来说 , 意 味着没有索取 , 只有付出 , 付出的不仅是经 费还有汗水 、 心血 、 精力 、 时间 。 别的不说 , 就说在 “ 出国潮 ” 的冲击中 , 有些人 为了拿到护 照 , 千方百计拉关 系走后 门 , 而在高压专业工作的青年知识分子 , 却是不用说服 、 不 用阻拦 , 一个个 、一 次次放弃了公派去国外 留学的机会 , 留在学校 , 奋战在科研基地 。 高压实验室 的工作往往是在两种极 限温度条件下进行的 , 一种是在 的高温下作雾闪实验 , 对蒸气高温喷雾作测 定 , 即使是赤膊上 阵 , 也是 只呆上几分钟就大汗淋漓 一种是在零下 的条 件下做覆冰 实验 , 即使穿上棉衣也会冻得直打哆嗦 。 这恐怕与国外的科研条件相 比是夭壤之 别 。 他们作这种选择图什么 为哪桩他们 自己的 回答倒很朴实 眼前项 目这 么忙 , 哪能安心攻 , 国 内科研有干头 , 何苦 出国为别人 。 在市场经济中 , 下海经商 、 办公司 、 炒股票是许多人看好的致富之路 , 要论高压实验室年轻 人的专业知识 , 技术水平 , 组织能力 , 不少 人会是市场竞争中的一把好手 。 然而 , 他们面对经商赚钱的诱惑 , 硬是没一 人离走 。 高电压实验室的教师们也要走出校 门 , 但不是 “ 下海 ” , 而是 “ 上 山 ” — 为了作野外实验 、 实地观测 , 他们在高 山峻岭风餐露宿 , 在 人烟稀少的变 电站一呆就是 月余 , 即使突然生病 , 也 只有等当地 交通车来才能进县城治疗 。 方便面是家常便饭 ,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