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中国小提琴音乐作品中的民族元素

作者:袁泉 刊名:长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薄明明

【摘要】20世纪中国作曲家将小提琴表演艺术与中华民族元素相结合,成功走出了西洋乐器中国化的道路,让小提琴成为中国百姓熟悉的乐器,创作出了大量中国人民喜爱的作品。20世纪中国小提琴音乐作品中的民族元素主要体现在小提琴作品的题材民族化、风格民族化、演奏技巧民族化三方面。

全文阅读

整个20世纪,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在汲取外来技巧的基础上,将丰富深邃的中华文化、中国民族特色融入其中,创作出一大批为中国人民所喜爱的音乐作品,至今仍影响深远。一、题材民族化中国的小提琴音乐作品创作之初就与中华民族有着特有的联系,有的作品即以某一民族的风貌为创作内容,如马思聪以台湾高山族为背景创作的《高山组曲》,司徒华城以蒙族为背景创作的《嘎达梅林》,陈钢以塔吉克族为背景创作的《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赵薇、孙亦林以维吾尔族为背景创作的《天山组曲》,胡海林以侗族为背景创作的协奏曲《侗乡情》,金在清创作的表现朝鲜族民族特色的作品《土风舞曲》等。相较于这些表现某一民族风貌的小提琴作品,更多的小提琴作品借鉴了某地区民间音乐或具有地域风格的民族音调,如马思聪的《绥远组曲》,以内蒙地区民间音乐常用的音阶、调式为基础,乐章中采用了康定情歌《跑马溜溜的山上》,以及内蒙古民歌《城墙上跑马》、《彩虹妹妹》的音调进行创作。李自立的《第四学生协奏曲云中风情》三个乐章《十大姐》、《傣族舞》、《阿细跳月》分别采用了云南地区的歌舞乐、傣族芦笙乐、彝族民歌等音乐素材,再现了云南多民族风土人情。司徒华城改编自李焕之的《春节序曲》,以山西秧歌调、唢呐曲谱创作而成,曲调一开始就以欢快鲜明的音乐形式展现春节的欢乐气氛。这一系列民间民族音乐元素在作品中的运用,使中国小提琴音乐作品表现出独特的地域文化特征和独特的民族特质。二、风格民族化古今中外艺术史上,每个民族的艺术都具有该民族鲜明的风格特征。中国传统民间音乐作品多注重节奏的抑扬顿挫,讲究弹性,注重中华民族独有的意境之美,而西方传统乐器在演奏时则更注重节奏的严谨性、一致性和逻辑性。小提琴作为一种外来乐器,从它进入中国起,便受到包括古代歌曲、民歌、民族音乐歌舞、戏曲、曲艺和民族器乐的影响,有了鲜明的中华民族特征。这些小提琴作品从风格上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利用古曲改编的小提琴曲,如张洪岛根据传统曲牌《汉宫秋月》改编的《古曲》等。第二类是以中国民间器乐曲移植改编的小提琴曲,如黎国荃由原古筝曲改编的《渔舟唱晚》,杨宝智由原竹笛曲改编的《喜相逢》,丁芷诺、何占豪由原二胡曲改编的《二泉映月》等。以《二泉映月》为例,小提琴改编曲与原作相比,虽然在篇幅、音域、音区上发生了变化,但保留了原作中哀婉的意境,特别是高潮段落部分,在速度、力度和揉弦上大幅度增加了原作品中的悲愤情绪,首次在小提琴演奏中探索使用了各种滑音、滑指、抹音、颤弓等中国民间音乐演奏手法,使音乐有了更强的活力。[1]这首小提琴改编曲是西方音乐先进的创作技法与中国民间音乐丰富多彩的旋律特性一次成功的结合,彰显了中国民族风格小提琴音乐作品的独有魅力。第三类是根据我国民歌或民间音乐的音调素材创作的小提琴曲,如马思聪《摇篮曲》,开头的旋律引用了海丰民歌《白字调》的音调,骨干调性为五声性的e小调,在布局上类似中国传统的起承转合式结构。从音乐表现上看,该曲的和声设计、旋律发展、结构布局都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内涵。杨善乐的《夏夜》作为我国第一首专为小提琴创作的民族化独奏曲,被音乐界理论人士评价为真正的“一首富于民族风格的小提琴独奏曲”。该曲汲取了大量汉族民歌元素,将民间乐器大筒的演奏特征移植到小提琴上,大量运用了富有民族音乐韵味的装饰音和民间器乐曲的旋律发展手法。茅沅《新春乐》化用河北民歌《卖扁食》原型,采用闹年锣鼓的节奏,乐曲音调朴素明朗,主题欢快活泼,具有浓郁的地方风格。[2]还有一类小提琴音乐作品虽然没有引用任何传统曲调或民歌素材,但整首乐曲从音调旋法到音乐表现无不充斥着深刻的民族内涵。中国的小提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