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产业发展过程中政府角色定位研究

作者:曹如中;付永萍 刊名:科技管理研究 上传者:武胜东

【摘要】市场在创意产业发展初期很难真正发挥对创意资源的有效配置功能,使得政府在创意产业发展中的"市场替代"行为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我国创意产业发展特色不突出,政策支持不到位,产业链上游断裂,产业战略联盟不完善。政府必须成为创意产业发展的火车头,规划师,服务者,加强对创意产业发展的扶持与协调。

全文阅读

创意产业作为现代服务业的核心产业形态,正处于迅速成长与壮大的关键时期,谁先发展谁就能确立下一轮世界经济发展优先位置,因此,如何培育和促进这一战略型新兴产业的发展,成为全球化背景下各国政府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产业发展理论以及各国实践经验表明,推进创意产业发展并取得预期成效离不开各方面的配套措施,而政府在推动创意产业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发达国家创意产业发展的历程证明,政府的宏观引导与产业规划是促进创意产业健康发展的根本保证。由于我国创意产业尚处于发展初期,未来创意产业的发展必须发挥政府的强势作用,由政府整合优势资源,规划产业发展战略,协调产业发展过程中各方的利益分歧,有力促进创意产业发展。1创意产业发展过程中政府的“市场替代”行为及其合理性分析从理论上来分析,政府与市场都是配置资源、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两种重要力量。一般而言,市场主要发挥对资源的基础配置作用,而政府主要承担弥补市场缺失、提供公共物品和维护社会秩序的职责[1]。按照市场经济运行规律,政府必须尽可能少地介入微观经济领域干预市场主体自由运行,然而,这种理想状态的经济理论并不意味着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应将市场这一“无形的手”置于政府这一“有形之手”之上,也并不否认政府在必要的时候介入和干预微观经济领域的合理性和必要性[2]。演化经济理论证明,政府和市场在经济领域的调节是处于一种相互演替和此消彼长的关系状态[3]。根据交易成本理论可知,政府干预和市场调节机制都具有一定的收益但也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产业调节过程中的最优策略可以根据政府和市场的成本及收益曲线来确定。选择政府进行宏观调控意味着放弃了市场调节机制,虽然可以节约市场交易成本,但同时也将增加政府成本;选择市场对资源的基础配置作用机制,意味着放弃部分政府管控职能,虽然可以节约政府成本,但同时也将增加市场交易成本[4]。因此,政府成本与市场交易成本是否均衡,成为产业调节中决定政府与市场相互替代的有效边界。从现实来看,我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来,市场对产业发展的作用已有所显现。在经历了长期的计划经济的困挠后,我国在思想意识上开始接受西方市场经济理论,在经济实践中形成了收缩政府职能、强化市场机制的行为习惯,并将其作为指导和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基本原则[5]。然而,在充分肯定这一原则对于推动中国区域经济迅速发展的巨大成就的前提下,必须清楚地看到,由于市场经济是效益经济和趋利经济,当某一产业在市场上有利可图时,就会吸引社会上其他资本向本产业转移[6]。但是,市场经济又具有信息不对称以及投资效益滞后性等特点,很容易造成资源在相互转移过程中的盲目性和无序性,市场的不足必须由政府的宏观调控来加以弥补[7]。改革开放初期,我国政府放任部分产业按市场经济规律自由发展,造成了产业无序发展的不良状态。近年来,在产业发展过程中,我国政府运用强力,部分替代因客观条件限制而无法完全有效地发挥作用的市场机制,以介入微观经济运行的方式实现新兴产业的超常发展,从而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和区域经济有效运行的“市场替代”行为发挥着重要作用。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已经形成了一条独特的发展路径,即政府往往在产业发展初期发挥着巨大的主导作用,待产业成熟后政府逐步退出,再由市场发挥基础配置作用。尽管政府主导经济发展模式存在不少弊端,但在当前国内外政治经济形势依然复杂的情况下,借助政府这一“有形之手”来培育和发展我国创意产业,仍不失为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与路径选择。从创意产业发展的现实情况来看,由于目前我国创意产业尚处于发展初期,产品缺乏市场竞争力,市场很难真正发挥对创意资源的有效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