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我国刑事简易程序——以修改后《刑事诉讼法》为视角

作者:张馨 刊名:辽宁公安司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上传者:田凤玉

【摘要】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对简易程序的规定仍存有诸多待商榷之处,如何在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基础上构建我国刑事简易程序是本文论述的重点所在。

全文阅读

所谓刑事简易程序,与普通程序相比,就是将普通程序予以简化,以达到快速审结、判决案件的刑事诉讼程序。其功能在于节约诉讼成本,使司法资源进行有效配置,最终促进司法公正的实现。公正和效率永远是司法追求的最终价值,刑事诉讼的改革体现了浪潮最初是由庭审方式的逐渐改变引起的,而简易程序制度的改革是以庭审方式的改变为基础,以日益增长的刑事案件数量为动力来运行的。随着司法改革的进行,我国庭审方式不断从传统的以审讯式为主的经济型模式向以对抗式为主的非经济型模式进行转化,目前单一的简易程序制度已不能满足不断增长的刑事案件数量。一、新旧《刑事诉讼法》简易程序之比较(一)原《刑事诉讼法》对简易程序的规定相比于国外的简易程序制度,我国简易程序制度的发展较晚。直到1996年《刑事诉讼法》的修改,才正式确立了刑事案件简易程序,规定了对以下三类案件可适用简易程序:一是可能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单处罚金的公式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经人民检察院建议或同意的;二是自诉案件;三是被害人起诉的有证据证明的轻微刑事案件。对于适用简易程序的案件,可以由一名法官独任审判,人民检察院可不派员出席法庭,庭审过程可相对简化,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在受理后20日内审结。该规定的缺陷是:第一,各部门对《刑事诉讼法》进行的解释相互矛盾,比如:1999年最高人民检察院修正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和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公诉案件的若干意见》对刑事案件简易程序的适用范围规定不统一导致实践中适用法律的混乱。第二,启动方式造成了被告人诉讼地位的缺失,刑事简易程序的是由检察院建议、人民法院同意启动的,刑事诉讼程序的选择是由单方决定的,被告人及辩护人无选择权及异议救济途径。第三,检察院不派员出席法庭有违控审分离之嫌,亦使被告方法庭辩护权无充分行使。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出台了《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中又增加了一种特殊的审理程序,对被告人自愿认罪的刑事案件试行普通程序简化审理的方式,对被告人可酌情从轻处罚,被称之为“普通程序简化审”,有学者认为这是一种新型的简易程序,笔者对此持不同观点,这是在普通程序基础上的庭审过程的简化,也是辩诉交易在我国刑事诉讼法中的体现。这种庭审方式无疑节约了诉讼资源,突出了庭审重点,加快了审结速度,但该程序也有不足之处:其造成审判程序的混乱,适用范围过宽给滥用审判权提供了滋生的土壤。(二)修改后《刑事诉讼法》刑事简易程序的变化2012年3月1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决定中第80条至86条对现行刑事简易程序进行了修改。其进步意义体现在:第一,扩大适用范围。取消了原先“有可能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案件才可适用简易程序的条件。无论重罪或轻罪,凡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被告人认罪,对指控犯罪事实无异议、对适用简易程序无异议的刑事案件,均可适用简易程序办理。第二,适用条件重心的转移。由原先的轻罪案件转变为被告人认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案件。解决了适用简易程序的轻罪争议案件折返诉讼程序、浪费诉讼资源的困境,并能更好地化解社会矛盾。第三,完善了启动程序。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将被告人认罪、被告人对适用简易程序无异议作为适用简易程序的条件,是简易程序对刑事诉讼主体的进一步完善,赋予了被告人的异议权。且规定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应告知被告人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规定,确认其是否同意适用简易程序,完善了被告人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