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法视野下对我国刑事简易程序的思考

作者:耿慧茹 刊名:人民司法 上传者:曹煜霞

【摘要】一提到简易程序的立法意图,我们总会想到提高诉讼效率、繁简分流机制等涉及效率价值体系的字眼,而在比较法视野下探寻其深层意义,我们会得到不同的答案。同时,研寻其他国家简易程序的产生和运行机制,也将有益于我国刑事简易程序的改革和完善。

全文阅读

一提到简易程序的立法意图,我们总会想到提高诉讼效率、繁简分流机制等涉及效率价值体系的字眼,而在比较法视野下探寻其深层意义,我们会得到不同的答案。同时,研寻其他国家简易程序的产生和运行机制,也将有益于我国刑事简易程序的改革和完善。简易程序,是各国刑事诉讼法律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简易程序的涵义,可以从广义和狭义的两个方面理解。广义的理解是指在整个刑事诉讼中,既包括审判阶段也包括审前阶段和审后阶段的简易程序。狭义理解仅限于审判阶段中的简易程序,即指审判程序的简化。英美法系国家的辩诉交易主要集中在审前阶段。大陆法系国家如德国的刑事协商制度,是在审前阶段和审判阶段均有体现,因此在国际范围内简易程序的涵义宜作广义理解。比较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简易程序产生的方式和背景,有益于全面理解简易程序,进而择其优处进行良好的适用。目前,在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各种不同形式的简易程序在刑事司法实践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据统计,英国由治安法官按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占全部刑事案件的97%;在美国,按辩诉交易处理的案件约占全部刑事案件的90%。一、英美法系的简易程序英美法系诉讼分流的机制有很多,以美国为例,有处罚令程序等等,但最主要的机制就是辩诉交易。辩诉交易(PleaBargaining),是指在开庭审判之前,检察官和辩护律师对于被告人的定罪和量刑进行协商,检察官通过降低指控罪名或向法官提出减少量刑的建议,来换取被告人作有罪答辩的诉讼活动。辩诉交易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在Brandyv.UnitedStates一案中被明确肯定其合法性,后在20世纪中后期广泛发展并逐步成为一种解决刑事案件的主要形式。据统计,美国依靠辩诉交易审结的案子占所有案件的比例在90%以上,它们是没有由陪审团经过审判认定有罪,而是通过被告人的有罪答辩认罪的。通过辩诉交易处理的案件数量非常巨大,有统计显示,如果简易程序的适用减少10%,则司法资源的占用要增加1倍;如果减少20%,司法资源的占用将要再增加一翻。这无疑是美国司法资源无法承受的。也因此,辩诉交易的价值虽然饱受争议,但依然成为解决美国社会刑事诉讼主要矛盾的有力武器,它的存在使得美国可以节省出更多的司法资源用于疑难复杂案件的审理。辩诉交易的宪法性指导性标准要求:第一,辩诉交易的达成必须在被告人对有罪答辩的后果及放弃的权利充分知情并自愿的情况下进行。第二,由于辩诉交易的过程使得被告人放弃了沉默权、对质权和陪审团或法庭审判的权利以及可能判处无罪的权利等,可能会严重侵犯被告人的基本权利,这就要求被告人有一个有能力且尽职的辩护律师在辩诉交易中充分地为被告人的利益考虑。如果已经达成辩诉交易,在法庭传讯时告知法官,法庭辩诉协议考虑是否接受。如果接受,便按照协议的内容处理。如果拒绝,法官告知被告人可以撤回有罪答辩,曾经的有罪答辩不得作为不利于被告人的证据。对于辩诉交易的适用,最大的争议来自于它对程序正义的简化甚至是否定。美国的正当法律程序规则,被宪法修正案第14条明确规定,并随着“程序正义革命”的兴起,在实践中将之进行了扩大适用,逐步建立完善了众多保障程序正义实现的规则,如逮捕、搜查和扣押规则、防御侦查陷阱规则、获得律师帮助规则、警察讯问、被告人供述规则(米兰达规则)、辨认、秘密监听规则、传票调查、审前释放规则、审查起诉规则、证据应用13.2012MirjanDamaska.NegotiatedJusticeInInternationalCriminalCourts[J].J.Int’ICrim.Just.2004,(2):1018开示规则、陪审团审判规则、一事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