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中的民族之花

作者:陈习 刊名:龙岩学院学报 上传者:库尔班·乌布力

【摘要】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在近一个世纪以来,不断在外来技巧上力求深知透解、恰当发扬的同时,从未停止过对民族音乐文化传承的探索与追求。通过对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史的简略回顾及对近一个世纪音乐创作中民族特色的简要梳理,让我们深切地感受并体会到:中国小提琴音乐独有的美,是其不可替代的民族神韵与精神气质。

全文阅读

20世纪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中的民族之花 陈 习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福州 350108) 摘要: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在近一个世纪以来,不断在外来技巧上力求深知透解、恰当发扬的同时,从未停止过对民族音乐文化传承的探索与追求。通过对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史的简略回顾及对近一个世纪音乐创作中民族特色的简要梳理,让我们深切地感受并体会到:中国小提琴音乐独有的美,是其不可替代的民族神韵与精神气质。 关键词: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民族 中图分类号:J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4629(2012)01-0119-05 收稿日期:2011-09-16 作者简介:陈习,女,福建福州人,讲师,文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中国音乐史及小提琴艺术研究。 项目基金:福建省教育厅 B 类项目《20 世纪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发展研究》(编号:JBS10072)。 龙 岩 学 院 学 报 JOURNAL OF LONGYAN UNIVERSITY2012年 2 月 第 30 卷 第 1 期 February 2012 Vol.30 No.1 音乐·美术 我国的音乐以五千年文化为背景,有着自己独特的民族气质。这种气质是几千年历史形成的精神、文化、性格、传统等本质特性,具有很大的稳定性、延续性和多样性。大凡经受了时间考验的中国音乐作品,都从某一点上抓住了特定的民族气质,从而获得了久远的艺术生命力。 中国小提琴音乐,作为我国传统音乐在外来乐器上发展的形态[1]63,外来技巧与民族传统是其不可或缺的两大支柱。构筑中国小提琴音乐创作,不仅要在外来技巧上力求深知透解、恰当发扬,更重要的是必须熟谙民族传统,从深远的源泉中吸取民族音乐美的养分。 综观 20 世纪我国小提琴创作史,每一个阶段的发展都与中国民族音乐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音调、节奏、演奏技巧的运用到腔调、韵味……可以说,无不绽放着各民族如花的音乐之美。一、历史回顾 (一)第一个阶段———1938 年之前 小提琴一踏上中国大地,就在孕育着中国小提琴曲的诞生。我们的先辈司徒梦岩、杨宝忠等人首先在小提琴上唱响了广东音乐,那些似模似样的改编曲经特殊风格的演奏传播后,得到了快速的流行。还有相当部分灌制了唱片,如《潇湘琴怨》、《夜深沉》、《梅花三弄》、《金山寺》等。这些作品,从根本上来说,尚未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小提琴曲,对外来技巧的把握,尚处于学习、模仿甚至硬搬的阶段。但重要的是,它们大胆地跨出了第一步,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中西两种音乐元素的融合。 值得注意的是,此时及稍后的不少小提琴作品,已经展露出鲜明的中国民族音乐思维的特点。如马思聪的几部作品,《摇篮曲》、《第一回旋曲》和《绥远组曲》,都运用了最能体现民族音乐传统和审美习惯的民歌进行创作。他首先挖掘其中的音调特性(即“解释起声”),以此为据发展音乐思维;其次在曲式结构、和声织体等方面,突破西乐模式的桎梏,以所用民歌为基调谨慎选择或重新创造,使乐曲具 119 有独特的中国民族魅力。 总之,在这个创作的起步阶段中,中国小提琴音乐既有以广东音乐或昆曲为蓝本的简单尝试,也有马思聪挖掘汉民族等各地民间 音乐之特性,塑造独特民族气质的创作探索。 (二)第二个阶段———1938—1955 年 在这个时期里,小提琴音乐真正在较大的范围内开始了“民族化的探索”,以马思聪为代表,冼星海、廖胜京、张洪岛、茅沅等一大批作曲家相继在小提琴创作中力求表现中国民族民间音乐的特点。《西藏音诗》(马思聪曲)采用西藏民间音乐为创作素材,在旋律发展上,采取自由变奏、“连环扣”和“换头”等民间曲调展开手法;在和声应用上,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