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塘盆地晚三叠世含煤岩系沉积体系与层序地层学特征

作者:仙麦龙;王辉;马君龙;苟甲有;王少飞 刊名:中国煤炭地质 上传者:王瑞

【摘要】利用地层剖面岩相组合、沉积构造序列,结合粒度分布特征等分析了研究区晚三叠世沉积体系与沉积环境演化,建立了含煤岩系层序地层格架,讨论了含煤岩系层序地层学特征和煤层在层序格架下的位置、聚煤特征及空间分布规律。研究表明,晚三叠世含煤岩系沉积体系有浅海碎屑陆棚沉积体系、滨岸沉积体系及三角洲沉积体系,其中三角洲沉积体系的三角洲平原是区内最主要的成煤地带,煤层均位于SQ1层序的高位体系域内,分布于盆地中央隆起带内,向南、北两侧,由于水体加深而脱离沼泽沉积环境,不利于煤层的形成。中央隆起带是羌塘盆地今后重要的找煤方向。

全文阅读

0引言西藏自治区是我国煤炭资源严重缺乏的省区之一,具有含煤时代较多,含煤性总体较差的特征。羌塘盆地是青藏高原腹地最大、也是最具煤炭资源潜力的中生代盆地,长期受到地质和矿产学者的关注。目前,对羌塘盆地层序地层学研究的目标层主要集中在侏罗系,且多侧重于油气藏研究、预测及远景评价[1-2],而对晚三叠世含煤岩系沉积体系和层序地层学特征研究较少,有必要进行这方面的探讨,以期对研究区煤炭资源潜力评价提供依据。1区域地质背景羌塘盆地在构造空间上,围限于拉竹龙-金沙江缝合带和班公错-怒江缝合带之间。盆地内部以龙木错-澜沧江缝合带为界,南、北部分别由南羌塘-保山地块、北羌塘-昌都地块构成(图1)。盆地南、北两侧边界构造带的形成与演化控制了盆地形成的地球动力学环境,二者不同的构造环境和演化阶段,决定了羌塘盆地的属性及其演化历程[3-4]。研究表明,该盆地系不同时期、不同类型盆地叠置而成的多旋回叠合盆地。成煤期羌北、羌南盆地均具被动陆缘盆地性质,成煤期后因边界构造带性质转换,进入羌北前陆盆地和羌南被动陆缘裂陷-坳陷盆地演化阶段[5]。与中国大陆大型稳定克拉通盆地相比[6],责任编辑:唐锦秀羌塘盆地具较强的活动性,这一点与盆地南北边界构造带的活动强度及盆地基底刚性程度关系密切。晚三叠世卡尼期-诺利期时,由于南羌塘-保山地块、北羌塘-昌都地块处于伸展-拉张环境,二者发生坳陷作用,在其中部发生岩石圈挠曲变形,中央隆起开始形成[1]。安多县双湖乡以西主要表现为剥蚀型隆起带,地表出露了大量前泥盆系变质岩;双湖乡以东则沉积型隆起带,以大范围发育上三叠统为特征。卡尼期为一套碳酸盐岩建造,诺利期表现为低平洼地,沉积了一套含煤碎屑岩建造。正是由于中央隆起带的形成,将羌塘盆地分割为羌南、羌北两个盆地,在两个盆地的相邻的海陆交互过渡地带,为盆地边缘相沉积,客观上为区内泥炭沼泽发育提供了良好的古地理环境,并在此基础上发育了一套含煤岩系。2含煤岩系及煤层特征2.1含煤岩系特征羌塘盆地含煤岩系为上三叠统阿堵拉组(T3a),主要发育羌南、羌北两个盆地交接过渡部位。含煤岩系沉积期后,羌塘盆地受印支末期、燕山期及喜马拉雅构造期等多期构造作用的强烈改造,长期受控于近SN-NNE向弧形挤压-右行走滑的动力学机制。含煤岩系表现为呈近EW-NNW向北突出的弧形复式线状褶皱。不同规模的断裂也非常发育,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煤层的连续性(图2)。阿堵拉组呈条带状出露于羌塘盆地中部的中央隆起带内,地层走向为北西西向。按照其岩性特征与含煤性,将该组进一步划分为上、下两段。下段(T3a1)(不含煤段)。主要岩性为灰黑色薄层状泥岩、粉砂质泥岩、灰黑色中-薄层状钙质粉砂岩、灰白色、青灰色中厚层状石英细砂岩,厚度762m;上段(T3a2)(含煤段)。主要岩性有灰色、灰白、灰绿色中厚层状中粒砂岩、灰色、褐灰色石英细砂岩、深灰色薄-中层状粉砂岩、泥质粉砂岩及灰色、灰黑色砂质泥岩及煤层(线),厚度2291m(图2)。该组与下伏波里拉组(T3b)灰岩呈整合接触关系,局部地段为假整合接触关系,与上覆夺盖拉组(T3a)砂岩呈整合接触关系。粒度细、沉积厚度大是羌塘盆地含煤岩性的主要特征,反映了含煤岩系沉积期构造活动相对较强,沉降速率和沉降幅度大,覆水环境总体较深的构造-沉积特征。沿含煤岩系向南、北两侧覆水加深,沉积环境由海陆交互相逐渐过渡为稳定浅海相。北羌塘地层区为碎屑岩、碳酸盐岩与泥质岩类组合;南羌塘地区则以碳酸盐岩为主,夹泥岩、粉砂岩。2.2煤层发育特征上三叠统阿堵拉组(T3a)含煤层(线)多达68层,其中可采煤层7层(煤11、煤18、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